馮侖:在新加坡讀書那一年我學會了什麼?
2018年06月14日08:12

  馮侖:在新加坡讀書那一年我學會了什麼?

  來源:馮侖風馬牛(ID:fengluntalk)

封面題圖 | 《中國合夥人》
封面題圖 | 《中國合夥人》

  文|馮侖 (微信公眾號:馮侖風馬牛)

  2012 年,我在新加坡有一段愉快的學習經曆,除了收穫很多知識,更重要的是收穫到了很多好同學。這是我人生當中一段相對放鬆的時光,在這個過程中,感覺到作為一個自然人的生命狀態是很快樂的,能夠與繁忙的日常事務隔絕一段時光,它顯得那麼珍貴、美好。

  黑天鵝一家

  從我的宿舍到上課的地方,每天要走 15 分鍾,途中會穿過一個植物園,這個植物園在新加坡很出名,在植物園的這段路很短,但恰好旁邊有個靜謐的水塘,每次走到那兒我都忍不住多停留一會兒。

  有一天,我正要穿過植物園去上課,忽然發現有一隻大黑天鵝在水面怡然自得地遊弋,它優雅的樣子很有氣勢。接下來的幾天,幾乎每天都能看見它,我每次走到那都像見到老朋友一樣,好奇地觀察一會兒。

  有一天下課回宿舍,我又來到湖邊,那隻黑天鵝正在往一個方向遊著,於是我跟著它走,一直走到一堆水草叢的後面,發現還有另外一隻黑天鵝,原來在外面轉遊的可能是爸爸,裡面那隻是媽媽,媽媽在照顧很多的蛋寶寶,她一直蹲坐在那兒一動不動。這時,旁邊有植物園的工人在鋸樹、修整園林,他們提醒我不要打攪黑天鵝媽媽,於是我離開了。

  但自從那以後我就每天想著這事兒,尤其是孵化這個過程。有一天偶爾看到一個資料,說這種卵生動物孵化的時候最大的挑戰是不能動。因為孵化需要很長時間,而且要保持溫度穩定,稍微有一個姿勢改變,比如起身溜躂一會兒,再回來,蛋就孵不出來了。

▲幾個月不見,黑天鵝從兩口子變成了一家子
▲幾個月不見,黑天鵝從兩口子變成了一家子

  於是我似乎有了牽掛,經常會惦記著這黑天鵝一家。突然有陣子好長時間沒有下雨,水塘的水不斷被蒸發,幾乎都能見底了,我開始有點不安,那幾天也看不見那隻黑天鵝爸爸,我琢磨會不會因為溫度太高把蛋曬熟了?這麼熱,天鵝媽媽呆在那兒一動不動能行麼?這麼高的溫度,她似乎應該動一下的,又或者這些困難它們是能克服的?雖然這麼一直惦記著,但是因為老出差最後也總沒能去看它們。

  就這樣斷斷續續又過了幾個月。突然一陣子新加坡變得雨特別多,天天下雨,湖里的水越來越多,似乎都要漫過岸了。我正琢磨黑天鵝一家的安危,擔心那些蛋會不會被大水衝走,忽然看見遠處水草叢邊呼呼啦啦一群灰色的‘小鴨子’,跟在一隻大黑天鵝後面遊了出來。當時我一下子驚呆了,然後變得好興奮,心情特別好,這些毛茸茸的小東西特別惹人喜愛,不多久就吸引了很多小朋友跑過來跟它們逗著玩兒。

  看著天鵝寶寶,我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感動黑天鵝父母創造生命的過程,那是一個需要毅力的過程。小黑天鵝剛出生羽毛是淺灰色的,等到它們長大了,身上的顏色多了,才真正會變成黑天鵝,然後它又要去守望,開始創造新的生命,開始新一輪的堅韌、等待和創造。

▲《黑天鵝》| 唯有勇敢經曆磨礪
▲《黑天鵝》| 唯有勇敢經曆磨礪

  最終才能蛻變成美麗的天鵝

  其實人也是如此。我一直在折騰,折騰的過程中也給自己塗了很多的顏色。這些顏色究竟哪些會讓你變成一個純粹的黑天鵝,哪些會變成一隻其它顏色的天鵝,或者突然變異成別的什麼物種,過程中都很難預料,唯有堅持內心的夢想,勇敢地去經曆風雨磨礪,最終才可能變成一隻美麗、純粹的黑天鵝。

  ‘饑’與‘困’

  在新加坡上學時,因為工作需要,我經常北京、新加坡兩邊跑。大部分時間我都面臨兩個問題:一是‘饑’,二是‘困’。因為總在趕航班,總錯過一些吃飯的時間,尤其是錯過了晚餐,就特別餓也沒得吃,只能將就睡了。困自然不用說,因為經常是紅眼航班,夜裡起飛,到了新加坡就正好早上要上課了,也沒時間睡覺。

  這時候,我不得不提及我那兩位可愛的同學室友,一個山東人,一個山西人,他們知道我的情況,於是早上他們就會敲我的門,叫我一起吃早餐。他們比較規律,早起去鍛鍊,鍛鍊回來就做早餐,早餐還變著花樣,有時候熬粥,有時候吃麵條。由於常常剛下飛機,困得不行,吃完他們不讓我刷碗,我接著眯會兒就一起上課去。被兩個大老爺們如此地照顧,讓我非常感動,每次也特別不好意思。這麼多年在外邊跑,我都是一個人出差,一直是自己照顧自己,偶爾會在家,大部分時間在外面沒人照顧。所以這時候被人照顧一下特別感動。

▲《一起用餐吧》| 和朋友一起吃飯,簡單又快樂
▲《一起用餐吧》| 和朋友一起吃飯,簡單又快樂

  說到‘困’,它也是我的好朋友,我經常是夜航,從上海、北京都是零點飛,有時候是一點飛,飛過去就是六點多,困得不行,然後就聽課。聽課時手支著脖子就睡著了,開始同學還沒發現,後來發現了老笑我。後來教授看著我也不吱聲,教授一直也沒有責怪我,我也覺得非常感動。

  當時陳抗教授面試我的時候,就問我能不能堅持?不要報個名又不去上課。我跟他說我一定會堅持,我說到做到。所以我會花很多的時間,我寧願夜航,在飛機上睡,但也要出現在課堂上,出現在考場上。這個過程中非常感謝大家,被照顧,被體諒,讓我覺得很溫暖。

▲《至暗時刻》| 偉大是熬出來的,成功是孤獨的過程
▲《至暗時刻》| 偉大是熬出來的,成功是孤獨的過程

  我折騰了 20 多年,一直扮演著照顧別人的角色,照顧很多人,特別是到春節的時候,我有次給一個企業家朋友打電話,問他幹嘛?他說在辦公室,我說在辦公室幹嘛?他說過年人都走了,就是自己。我說我也在公司的書房,把該發的獎金,該做的事都做完了,沒人給我們發獎金,就自個兒待在公司。長期以來每天殫精竭慮想的事情,都是公司的事,社會的事,項目的事,別人的事,自己總是在最後。

  資本主義的方法

  社會主義的目標

  以往看到新加坡總覺得挺好的,挺乾淨的,挺放心的,對它的很多方面只是一些概念化的東西。通過這次學習,真正體會到新加坡的法製,以及它的整個公共政策、社會政策如何體現‘資本主義的方法,社會主義的目標’。我覺得在中國,我們有很多政策是相反的,用的手段是社會主義的,但卻企圖達成市場經濟的效率,結果必然南轅北轍。實際上應該用市場經濟的效率手段來實現社會主義的公平目標。在新加坡我學到的一個最明確的知識,就是知道怎麼用市場經濟的辦法追求社會主義相對公平的目標。

 ▲新加坡地方小,能量大
 ▲新加坡地方小,能量大

  比如說在新加坡,今天還有賭場,還有妓院,西方社會有的東西基本上都有。另外,又有強大而有效率的包括保護僱主利益的法律。比如最簡單的,作為僱員,退休、養老、社保、最低工資什麼都沒有,但是它保證充分的就業,讓人在創造財富的過程中有生活的能力。同時給一個公積金賬戶,這個公積金賬戶是社會主義的,每個人都有自己了公積金賬戶,大概相當於自己的收入的 35% 被強製性扣存入這個公積金賬戶,這 35% 中有 25% 是從工資中扣的(僱主給),剩下 10% 全部是社會補貼(政府給)。

  等老了以後,可以用公積金賬戶的錢買一套房子(新加坡組屋)。另外還給一點國企的股票和現金。等老的時候,一輩子辛苦的結果就是社會主義,很公平。有一套房,有點現金,還有點別的財產。但過程中的二三十年必須得努力勞動,如果你不上班,公積金賬戶就沒有存款。

▲老有所依,幼有所養
▲老有所依,幼有所養

  這個政策就逼著大家使勁上班,加快效率。結果大家是公平的,都差不多,有房,生活也不愁,看病基本不花錢,教育也免費,這就是社會主義。在這個過程中,比如說最近市場的工資比較低,僱主也不願意給出更多的錢,假定說僱主給僱員一千塊錢,但是生活沒有兩千塊錢活不了,那怎麼辦?按照咱們包括很多歐洲國家,政策會把錢補貼給工人,哪怕他不幹活兒坐著吃低保也要給。歐洲就是不斷給工人最低的保障,結果把國家經濟壓跨了。

  而新加坡政府把錢給僱主(補貼僱主),還是那個例子,政府把這一千塊錢補貼給僱主,讓僱主去僱人,確保充分就業的崗位不減少,讓所有人有活兒干,這樣就保證了整個社會的效率和公平能夠兼顧,也就是我說的‘資本主義的方法,社會主義的目標’。在新加坡讀書的這段時間,加上對新加坡社會的觀察,得到很多的啟發,這對觀察國內的一些經濟政策、勞動政策很有幫助。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學生生活短暫但永遠難忘

  在新加坡讀書的時光很快就結束了,點點滴滴在心頭,回頭一想很感念這段有趣的生活,它使我的經曆更加豐富,特別是在聽教授講授和跟同學在討論中,對新加坡社會的法律和公共政策有了更多的瞭解。短暫的學生生活,的確讓我感覺到人生其實除了金錢、商場,實際上也還有很多讓人輕鬆開懷的事情。感謝學校,感謝老師,感謝同學,感謝你們,感謝這一切。

  8 月 5 日,馮叔將帶著國內 30 餘位企業家重返母校――新加坡國立大學,走進‘亞洲房地產智庫’之稱的房地產學院,學習新加坡成熟的房地產金融創新、社區商業運營模式,再圍繞中國市場深度探索國內房企的未來掘金之旅。加入新加坡房地產特訓營,在後開發時代,也許你就是下一個‘萬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