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市場升級為知乎大學 知識付費內容趨向綜合化
2018年06月13日07:20

  本報記者 白楊 北京報導

  近日,知乎將去年5月推出的“知乎市場”業務正式升級為“知乎大學”。這也是知乎在知識付費領域摸索了兩年多後,最為重要的一次調整。

  知乎副總裁、知乎大學事業部負責人張榮樂在6月11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以往知乎市場是在做“市場”,它打造的是消費者和生產者的連接,在內容方面可能質量不統一。而知乎大學要強調的則是“服務”,知乎會和講者一起打磨內容,並更好的傳達給消費者。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自2016年開始試水知識付費至今,知乎已擁有知識服務生產者約5000名,提供超過15000個知識服務產品,付費用戶人次達600萬。

  張榮樂提出,知乎未來將聚焦於打造知識服務平台。“希望通過知乎大學,可以讓內容更規範,並通過提供綜合知識服務,幫助用戶主動學習、進行啟髮式互動式討論,最終為全社會提供普惠的知識服務。”

  產品體系升級

  據介紹,知乎大學的產品體系將由“課程體系”、“書的體系”和“訓練營”共同組成。其中,課程體系包含Live小講和私家課;書的體系包含知乎書店的電子書、有聲書,及近期上線的“知乎・讀書會”;訓練營則旨在提供輕型培訓服務。

  內容上,知乎大學將覆蓋通識知識、專業技能、興趣愛好三大類別。張榮樂表示,這個內容體系是基於知乎過去兩年的經驗而做的調整。通識知識可以讓大眾瞭解世界的運作本質;專業技能可助力大眾提升生活和職業技能;興趣知識則聚焦提升大眾精神生活品質。

  “我們希望做到一個普惠的知識社區,面向的是所有對未來、對新領域有好奇心,以及渴望主動學習的青年群體,給他們提供綜合式的一站式服務。”張榮樂說。

  目前,知乎大學已覆蓋音頻、視頻、圖文等所有媒介形態。尤其是課程體系,已完成從音頻到視頻,從小體量到大體量、從短時分享到長期體系化的初步覆蓋。

  與此同時,為了更好的對知識內容進行把控,知乎大學也將講者機製進行了提升。其中非常關鍵的一步是,講者需要把內容大綱和知乎運營進行溝通,在確保講者的內容滿足一定要求後,才會開放給消費者。

  比如社會學家李銀河在知乎上開課,知乎會把社區里關於婚姻的問題,以及知友們討論的問題,蒐集起來一起與其進行討論。這也會讓李銀河在知乎平台的講授內容,與其在其他平台有很大區分。

  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 知乎作為中國目前最大的知識分享社區,已經成為很多人進行“答疑解惑”的首選平台,而且長期以來,知乎已經吸引了眾多優質內容提供者入駐。這些為其開展知識付費都創造了極好的先天條件。

  在今年5月召開的“第五屆鹽Club新知青年大會”上,知乎創始人兼CEO周源曾透露,知乎用戶已經達到1.6億,沉澱下來的回答也達1億條。

  在張榮樂看來,與其他知識付費平台相比,知乎大學具有很強的獨特性,因為它是在知乎社區這片土壤生長起來的產品,它可以圍繞社區里用戶的提問、回答,以及優質回答者做內容生產。

  據記者瞭解,知乎大學的內容生產者包括知乎社區各領域的優秀回答者以及專家名人等,比如國博講解員“河森堡”、心理學博士“動機在杭州”、生活方式紅人“葛巾”,以及作家馬家輝、社會學家李銀河、時事評論家老梁、著名主持人方宏進等。

  培育知識付費習慣

  推出“知乎大學”當天,知乎的“超級會員”也開始正式售賣。據悉,這個標價348元的超級會員可覆蓋知乎所有付費產品,它和“讀書會會員”將成為知乎大學未來的主導交易模式。

  實際上,對於內容付費的模式,整個行業也都在不斷摸索。據記者瞭解,目前除了知乎,得到、喜馬拉雅等知識分享平台也都推出了各自的會員服務。

  不僅如此,各家知識付費平台的產品體系,也從最初的形式各異,不約而同的轉向綜合化的課程體系。比如“得到”推出了精品課和大師課,喜馬拉雅則上線了直播微課、大師課等。

  一位知識付費領域的從業者告訴記者,提供更多元化的知識內容已經成為整個行業的發展趨勢。因為大家發現,之前較為單一的知識展現形式,讓用戶的選擇變得很少,這實際上也阻礙了平台的發展。

  張榮樂表示,雖然知識服務行業已經發展了兩年時間,但是從目前來看,它還是處於一個早期的狀態。

  “現階段,所有的知識付費平台都有一個共同的任務就是培育用戶習慣。”上述從業者表示,“雖然各家平台之間有一定的競爭關係,但大家都更想讓整個市場規模發展起來,不然再好的內容,服務的都是小眾用戶。”

  根據艾瑞發佈的2018中國在線知識付費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知識付費產業規模約49億元,而2020年有望達到235億元。

  在這個過程中,尋找適合當下用戶的知識付費模式,對於整個產業的發展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張榮樂告訴記者,知乎將單次付費升級為會員模式,並不是從ARPU值或者是收入的角度去考慮,而是通過之前做的一些嚐試和觀察,發現用戶在知乎上的搜索及瀏覽行為存在非常大變化。

  有行業專家也向記者表達了同樣的觀點,其認為,用戶對知識的訴求其實非常多樣,他在不同的階段關注的問題也有所不同。

  但如果遇到每一個問題都付費的話,對用戶來說,成本會非常高。知乎曾做過統計,在單次付費的模式下,用戶最常消費的話題是考試或者應聘。但如果他們成為會員,用戶關注的領域也變得更加開闊。

  對於那些已經成為會員的用戶,知乎也會根據他最近的搜索行為、瀏覽習慣,來推薦合適的付費內容,幫助他獲取更全面且有用的知識。

  在採訪過程中,張榮樂多次強調,知乎此次升級“知乎大學”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加速商業化。其透露,“知乎大學現在沒有承擔商業化的壓力,知乎的商業化目前還是主要通過廣告,而且這塊業務去年和今年的增長速度都非常快。”

  有研究指出,隨著市場教育程度的提高,產品品質控製和用戶預期管理將幫助優質知識付費產品驅逐“劣幣”。但對包括知乎在內的知識付費平台而言,無論內容還是用戶,都還需要進一步成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