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手記二:俄羅斯吃穿的良心價 晴空下的列寧
2018年06月10日16:07

美麗的盧日尼基球場
美麗的盧日尼基球場

  6月9日,抵達世界盃的第二天,第一要務是去辦證。

  我們這次新浪前方團住的「半山豪宅」,距離盧日尼基球場有40分鐘的車程,所以約好了早上9點半出發。

  

  鑒於當日領證的人中,有最近哢哢哢哢哢聊球聊得很有人氣的「袁哢哢」老師和我一起去,所以節目團隊特別派遣了C位人氣擔當「嫩雞蛋炒蔥花」小美女和我們一起去拍攝球場周邊,至於多美女,去她的微博「不吃蔥的蛋」看看就好了,這都是海河球迷告訴我的。

  當然,有女朋友和妻子的都知道,女人的美麗是要付出時間養護代價的。所以原定9點半出發,但是還是要等等等……等。等她們伺候好自己的門面。

  等得袁野老師都睏了。

等美女等到困的男士團們
等美女等到困的男士團們

  車開出了山道,一排的高高的格楞鐵板圍牆阻擋著道路兩側的杉樹。昨天的手記說了我們是梅德韋傑夫的鄰居,結果當經過一個有崗亭的大門的時候,地陪說,那裡是普京的家。原來我們不只是總理鄰居,和總統也是鄰居。

  按照事先在FIFA官網上約定的取證地點,新浪前方團抵達了盧日尼基球場,我們在外圍停好車,走路前往球場的製證辦公室。

  穿過盧日尼基球場北側的小廣場,旁邊即是「球場地鐵站」,大概我們下車的地方相當於北京的東四頭條地鐵邊上的招行,或者上海八萬人球場旁的漕溪北路吧。

  正如昨天所說,俄羅斯的夏天是那麼的涼意盎然。小風依舊嗖嗖地吹著,一件襯衣和一件薄的西裝並不能低於多少寒冷,反而從胸前的西裝開領處,不斷有冷風灌進來。我不得不像害心疼一樣用一隻手護住胸口,發誓一定要去買件衣服禦寒,要不這屆世界盃估計還沒開始,我就要先被風吹倒歇菜了。

製證中心排隊的記者們
製證中心排隊的記者們

  在俄羅斯世界盃的任何一球場都可以領取證件,當然我們還是預定在了盧日尼基,畢竟這裡是主會場。

  和四年前在巴西時有些淩亂的製證處相比,盧日尼基球場製證大廳位於球場北側附近的一個大樓2層。製證廳不大,用隔欄隔開,大概10個工作人員坐在櫃檯後,每人一個展板隔開的小隔間。記者的身後就是展板的白色背景板,可以以這個為寄託照證件相。現場拍照後,再去另一個房間,聽名字取證,隨後再到旁邊的另一個櫃檯簽字拿交通卡。

  製證的過程一切快得有點不可思議。

  包括兩個房間的移動和稍稍的等待,全部流程沒過10分鐘就辦好了,這速度和前一天過機場邊檢的2個半小時排隊簡直天壤之別,令人反而有點不適應。

  也許是我們這次來的早,距離開幕禮還有好幾天,外國記者的大部隊還沒到的緣故。

  有了帶芯片的世界盃證件後,經過簡單的安檢,就走進了盧日尼基體育中心外環。

  這是為了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而建設的球場,改建為了足球場。走進它圓柱形的外牆,給人的印象更像是開了天窗放大的北京工人體育館而不是元寶形的工人球場。

  盧日尼基球場的垂直面很高,大約有5層,從上面的看台看下來,很陡也很深,這讓我想起巴西同樣有歷史厚重感的的馬拉簡拿。

  從媒體入場處沿著大道往里走,FIFA的贊助商們正在緊鑼密鼓地搭建著自己的宣傳展位。老牌贊助商可口可樂的物料堆得最高,展位攤得也最大,中國的萬達和蒙牛也在這裡有自己的露出地盤。萬達好像是搭建了一個小的球幕電影廳,而蒙牛的展位背景已經貼上了阿根廷的球王美斯的大幅照片。這些贊助商展位應該屆時會有一些和球迷的互動環節。

  就像工體北門那座高舉旗幟手捧鮮花的男女運動員雕塑,成為球場的標誌一樣;盧日尼基球場北側主幹道上的列寧雕像也是這座球場區別於其他體育中心的標誌。

和列寧雕像的合照
和列寧雕像的合照

  原來這裡叫做中央列寧體育中心,在1980年的時候可以容納10萬3000名觀眾,是上個世紀80年代世界上最現代化的球場。

  在藍天白雲下,列寧微微轉頭,遙望著東方的天際。他背後的球場頂棚上,有一名工人綁著安全繩,在高空維護著一條俄文寫就的巨大標語,上面寫著「2018年FIFA世界盃」。

  從1980年的蘇聯莫斯科奧運會,到2018年的俄羅斯世界盃,列寧身後的球場也講述著國家的變遷。

  當年中國體育代表團本來也有機會來到盧日尼基的,可惜蘇聯入侵阿富汗,導致當時和西方抱團抵製了這屆奧運會的舉行,也使得中國奧運「零的突破」被推遲了4年。不知道中國足球隊還需要多久才能夠到世界盃的球場實現自己零的突破。

  盧日尼基球場的外立面非常光滑,顯然重新維護過並貼了新的建築材料,完全不像是已經經歷了將近40年的風雨。從3號通道走進去,上到2樓的媒體間,過程中可以看到整個球場內部設施改造得相當好,就跟完全新建的一樣漂亮,整個空間也聞不到什麼裝修油漆的味道。

盧日尼基球場內驚鴻一瞥
盧日尼基球場內驚鴻一瞥

  比起2006年世界盃時候,在柏林奧林匹克球場看到的來,盧日尼基的改建顯然要成功得多。當然,畢竟柏林奧林匹克球場是1929年就已經建成了,作為一個國家文物遺留,其現代化改建的冗餘度小了很多。

  為了滿足2006年世界盃的需求,柏林奧林匹克球場不得不在場外的環形路上設置臨時廁所。但筆者還是在阿根廷對陣德國的中場休息時,目睹憤怒的女球迷們起義,搶佔男球迷廁所蹲坑的事件。

媒體餐廳的良心價
媒體餐廳的良心價

  盧日尼基的媒體工作室有兩層,大約可以容納500名記者現場工作。這和上屆巴西馬拉簡拿媒體工作間比起來來,還是有點略顯不足,如果沒有單獨的攝影媒體間的話,世界盃決賽的時候,這裡估計要擠成一鍋粥了。而且攝影記者很需要的存包櫃只有不到160個,顯然也有點侷促。不過每個座位都和上一屆一樣,有自己的網線。萬一WIFI過度擁擠的話,有線傳輸還是更為穩定。

  令人感慨的是盧日尼基球場的媒體工作餐,一個405卡路里的三明治才160盧布(大約15.6人民幣),這一點比巴西世界盃、奧運會以及倫敦奧運會動輒50-80元的媒體餐要良心價多了。

這一餐不過人民幣66元
這一餐不過人民幣66元

  啟程前往另一個位於莫斯科的足球場——莫斯科斯巴達克體育中心踩場。

  這裡比起盧日尼基要偏了不少,但是也有地鐵相通。橢圓形會場外的魚鱗狀外牆像是一面面盾牌壘起來盾牆。一尊巨大的仿青銅武士雕像腳踩地球手持盾牌,站在球場的正面,發出了自己的怒吼。 斯巴達克足球場的外牆面讓人聯想起2006年世界盃時的慕尼黑安聯球場,只不過安聯球場紅藍交錯的外立面沒有這麼硬朗的風格,更像是女孩子亮晶晶的貼片。

  和盧日尼基球場不同的是,斯巴達克體育中心目前還沒有對外開放,工作人員告訴我們說,這裡需要12日才會對外接待記者。

斯巴達克體育中心
斯巴達克體育中心

  由於天氣過冷,雖然地陪安慰我說過幾天就暖和了,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在返回的過程中去了一次大商場買衣服。

  位於返回駐地途中的「展會VGAS」商場是完全新建的超大型購物中心。龐大的停車場和簇新的內部設置可以和國內的任何一家大型超級大購物中心相比。

  經過簡單的安檢走進購物中心,馬上就能看到工作人員駕駛著電動小火車,拉著購物爸媽的孩子高興地在商場過道里玩耍。

  轉了轉這裡的ZARA,男士貴的厚外套或者夾克也就5999盧布,大約570人民幣左右,和國內的消費水平差不多,但是款式沒有國內的好;GAP和GUASS的也是如此,而且厚點的衣服種類還少得可憐,大概是沒人考慮在夏天還有穿厚衣服在外面有看球的需要吧。

  翻過商標,大多數都是MADE IN CHINA,就我在國外逛ZARA的經驗,女款其實有時候還是很值得逛的,因為各個國家颯拉的配貨很不相同,巴黎有的貨,中國是沒有的,只是男款的類型要少得多。

  時間有限,轉了幾家,在一樓看到了一家尾貨店,真的是便宜,厚夾克竟然才1299盧布,這太良心價了,興奮不已。但是、但是穿上才發現,最大的都只是到XL,連問三件都是如此。拜託,俄羅斯人不都是膀大腰圓熊一樣的麼,怎麼就XL的。我是XXXL都不一定夠的啊。

  無奈,先找件XL的499盧布(45人民幣,也算是良心價吧)有鬆緊的薄毛衫把前胸開領遮上擋擋風,過兩天再來找羽絨服厚夾克吧。

  後言:今天主要是為了去取證,熟悉球場門路,所以沒帶照相機。這次俄羅斯行發現,比起2006年來的時候,莫斯科美女多多了,上次就覺得整個賽季城市都是「40歲」,帝國風貌的殘照宛如半老徐娘,整個城市都沒什麼新的建築物。

  而這次走不了兩步,就覺得滿大街都是環肥燕瘦,蹬著高跟鞋好似在Victoria's Secret走秀。可憐我申請的佳能70-200頭被同事搶走了,要不一定要拍個莫斯科美女街集出來養養眼。未來時間還多,先用105鏡頭湊合著吧。(周超 發自莫斯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