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道立指法官任命 不問政見只論才能
2018年06月10日03:00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中)與四名新晉資深大律師(左起)陳政龍、黃佩琪、鮑進龍及蔡維邦合照。

【星島日報報道】(星島日報報道)一年一度法律界盛事,「資深大律師」委任儀式昨在終審法院舉行,今年有四名新委任的「資深大律師」,包括黃佩琪、蔡維邦、鮑進龍及陳政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致辭時提到,近年法庭審理與具爭議的政治、經濟或社會事件有關的案件時,大部分人往往會將自己對法庭的看法與法庭裁斷結果劃上等號,而他們對法律體制的信心,則視乎判決的結果而定。馬道立強調法庭只是處理法律問題,法官任命則只關注其司法及專業才能,法官的個人意見,不論是政見或其他因素,均不在考慮之內。

馬道立於致辭時,憶起自己獲委任時穿上資深大律師長絲袍,距今差不多整整二十五年。惟法律執業工作至今大概無甚改變,為普羅大眾服務、重視公眾利益的傳統亦今昔如一。然而,香港的社會環境和公眾對法律角色的看法以及於法治問題上意識的提高,均有巨大變化。尤其自一九九七年,大眾對於法律如何影響每個人的日常生活,更重要的是其將來,無可置疑有更深認識。

馬道立表示,大眾對於基本權利的概念的掌握日漸增加,人們經常提及《基本法》和《人權法》,而出現不同權利和意見的衝突更在所難免,他又指曾多次談及一個現象,就是不同人士各自提出看來合理,但南轅北轍的觀點,「合理」就成了關鍵詞,而法庭的職責是要就這些不同觀點作出裁斷,並須恪守法律、法律原則和法律精神,以及須依法裁斷其席前的法律爭議。

尤其近年,社會上有些人似乎忽略了上述這點,法庭要審理源於一些具爭議的政治、經濟或社會事件的案件,屢見不鮮。可是,「大部分人對某事件有牢固的立場,而他們往往將自己對法律的看法與法庭對該事件的裁斷結果劃上等號。他們對法律體制的觀感甚至信心,變成主要甚至完全地視乎判決的結果而定,在這情況下,人們很容易會忽略了一個基本要點,那就是法庭只是處理法律問題而已」,他們也完全忘記《基本法》在法官任命方面,只訂明兩項才能:司法和專業才能,故法官的個人意見,不論是否與政治有關,或其他因素,都不在考慮之列。

馬道立表示,自己剛從澳洲巡迴演講回來,其中一個演講題目為法官所面對的批評,而要道出這個主題,必須正確讓普羅大眾認識法律如何運作,並須知法律體制能否有效地運作,取決於其能否確實取得社會大眾的信心,「要是欠缺大眾的信心,再好、再備受讚譽的體制也不會成功」。法律專業中的領導者正好可在上述情況下發揮作用。領導者包括大律師界和律師界的翹楚。所有具領導地位的大律師在推動香港法制方面有着舉足輕重的角色;他們亦有責任去了解和推廣法治。現時,資深大律師人數已超過一百位,這尚未包括隸屬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他們作為大律師界的領導者,其領導的角色並不止是體現在為其當事人訴訟的案件中,亦應領導社會大眾了解法律如何運作。

馬道立最後更讚揚四位「新鮮出爐」的資深大律師均才幹出眾,在業界地位崇高、享負盛譽。鮑進龍的執業範圍為民事法,近年以處理公法為主,他和其他三位同業一樣聲名顯赫,特別要提及來自嘉諾撒聖心書院的高材生黃佩琪,她剛巧在香港資深大律師名冊中位列第一百名。  

四名新晉資深大律師昨穿上全套訂製的禮袍列席典禮,其家人亦現身支持,眾多大律師於儀式期間更「逼爆」法庭。典禮上,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律師會會長蘇紹聰,以及獲委任的四人當中年資最久的黃佩琪作代表亦先後致辭。

另外,多名法律界「猛人」亦有前來「撐場」,包括有黃佩琪的師傅、現為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同為黃佩琪及陳政龍的Chambers Head包樂文資深大律師,蔡維邦的師傅駱應淦資深大律師,以及來自Temple Chambers的鮑進龍,他一班Chambermates包括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以及資深大律師翟紹唐均到來支持,可謂星光熠熠,場面墟冚。

鮑進龍專打民事案件,曾參與香港電視與政府就免費電視牌照的司法覆核案,以及現正審訊的佔旺藐視法庭案。

另外三人則專打刑事訴訟,並處理過備受關注的大案,又分別在前特首曾蔭權行為失當案及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貪污案中「打對台」,而蔡維邦則曾在七警案中代表被告劉興沛、「雙學三子」衝公民廣場案中代表周永康以及暴動案中為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辯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