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白紙 白只
2018年06月07日13:00

白只,原名凌智豪。當年無心插柳考入了演藝學院的戲劇系,因自覺相比其他新生,對演技或戲劇完全零知識,猶如白紙一張,故為自己取名為「白紙」;後來嫌「紙」字筆劃多,索性化繁為簡,改為「只」。

上次跟他做訪問,已是一五年底,他剛憑首次參演的電影《踏血尋梅》,獲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乃影壇新貴。今天再見他,即使多拍了四齣電影,「雖然我係個喜劇肥仔樣,騎騎呢呢,但電影節奏上要做喜劇,我係有排磨練。」

即使身邊多了一位叫顏卓靈的女朋友,「我仍然拿捏緊,當工作時提到對方,點樣可以令大家唔好錯focus??花邊新聞度,而唔理個作品。」

甚至即使他本來是演舞台劇出身,去年夏天又跟王菀之,及樂隊「朱凌凌」好拍檔阿卵楊偉倫組成「卵之只」,五月初將會有首個劇場演出《等死研究所》,但他仍然覺得自己「仲未得」。「我?要自己寫埋劇本,希望個騷好開心、好搞笑,但又有番少少言之有物,唔好畀人感覺柴娃娃……但原來編劇呢樣?好辛苦!」

倒不知他是否早已成習慣,至今他似乎仍然把自己當作白紙一張,繼續以學習的心態,面對所有的際遇——難怪他這邊廂可以是舞台劇《小人國》裏的「Heidi」,那邊廂可以是《踏血》中性格深沉的殺人犯,轉個頭又能變身成《大樂師•為愛配樂》裏,那個傻頭傻腦的綁匪……。

其實,三十八歲的白只,早已不再是白紙了。

撰文☆周彩霞 攝影☆何國豪 場地☆美樂照相館 設計☆李浩然

捉晒蟲

跟王菀之和阿卵楊偉倫組成「卵之只」,白只說,是去年七、八月參演舞台劇《小人國6》的事。「阿之好想今年做個舞台劇,就搵?我同阿卵。申請場地???,要劇社名?嘛,阿之就propose乜?『胡麻之高見株式會社』——我諗佢係想有?日本feel?,但我都唔明佢?乜,跟住好快就畀人ban?。最後就用?『卵之只』。」

經過多次商討後,三人意向一致,只想做一個開心的演出。「好dark??劇係好睇,但做完,分分鐘要??人工去睇心理醫生囉!」然後又決定以「求生」作命題,把演出命名為《等死研究所》。「唔知邊條友提議:『不如我?想個騷做?乜?,就寫落?啦!』點知就捉蟲!」

皆因他寫落才知有難度。「我冇諗過咁大挑戰?!但&#134513家……」深深歎了口氣。「&#134513家我咪識得尊重?編劇囉!&#134513家我咪明點解?人deadline先交到囉!即係創作呢樣?……靈感女神未出現,真係冇?!好難囉!所以呢個劇之後,我肯定會放低編劇呢樣?!因為我真係暫時未有呢個興趣,我亦相信我唔會向呢個方向去行,我冇呢個資質,亦冇呢個夢想!」

三十秒

今年一月,他們更專程到日本作資料搜集。「?度有好多教人防災?地方同展覽,我?呢個『求生』命題裏面,有一個chapter係點樣去避難。」

旅程中,最令白只印象深刻的,是在池袋的防災館內,首次感受到強烈地震。「?度有個畀人感受地震?裝置,我?睇到人?遇到五、六級地震係點,只係諗:哦,要將個頭匿入?底,?實?腳,好簡單?。??震得?三十秒?可唔可以耐?呀?可唔可以震得勁?呀?我?係有?似去海洋公園玩機動遊戲?心態?!」

結果,如他所願,他們一行人置身該裝置時,職員隨機便按了個「九級地震」!「平時以為地震只係左右搖晃,但原來係會不規則咁搖,完全估計唔到會畀佢chok到暈!?三十秒,我冇諗過度日如年咁,好漫長!??個心真係怯一怯:死啦!點算呀?個腦blank?!」

就是那三十秒,他們三個人對這個演出,又有另一個體會了。「真係搖醒?我?!我?傾?題目時,會諗到?office點求生,?愛情關係度點求生,但關於人命呢?香港係塊福地,天災睇?好似好遠,但其實係估計唔到?。」

1╱白只跟王菀之和阿卵楊偉倫組成的「卵之只」,將於五月舉行首個舞台演出《等死研究所》。「我?好想到時個騷可以同觀眾有多?互動,令到佢?有得玩、有得笑,仲可以帶走?message。」 

2╱一月時,「卵之只」為《等死》搜集資料,到了日本多間防災館考察。白只說,那三十秒九級地震體驗,讓他感受深刻。「原來?刻個腦係會blank??!」

口窒窒

白只並非一個在說話上表達能力很強的人,談及他熟悉的演出創作時,已常常有點詞不達意了,在說到他跟顏卓靈的感情事,他更顯得不知所措。

「我本身講?已經係窒窒?,咁我又比較怕醜,講(感情)呢方面,我更加會講到一??……即係好似要我用普通話做訪問咁,講完之後,我又覺得好?,你?又聽唔明,純粹交貨咁,做乜要咁??咁不如唔好講。」

他倆的戀情於一六年六月被揭發。「篇報道刊登?日,??《今晚打喪屍》開鏡,我?兩個要一齊見記者……唉,然後成套戲……即係當時大家諗住:香港終於有喪屍片啦,大家集中火力去宣傳啦!點知……呢個肥仔做乜呀?點解個個都只係問你?拍拖???——雖然阿聰??冇怪責我?,仲要同我?講:『乜收得咁埋呀?』但我???真係有?唔好意思囉!」

介意因為被偷拍,令戀情公開嗎?「冇乜?好嬲,只係估唔到?,喂!我呢?舞台劇演員,冇乜跟?價值囉,咁我自己以後咪檢點少少囉。

「我?本來冇諗過要公開或者點,只係好正常?交往,我?亦都唔知點收埋,咁我?真係拍緊拖喎,你問我係咪,咁我咪話:『係呀!』」

有底線

肯承認,但不代表沒有底線。例如問到他是否報道指,二人因為三年前拍《大樂師》時開始的,他就表現得很避忌。「拍?套戲,我?只係認識?。」即係之後先開始?「嗯……嗯……我諗都差唔多啦!哈哈!」說時他有點靦腆。「即係如果要我講,我?點開始、拍拖鍾意去邊度呀?咁我就會……喂,呢??都要話畀你?聽?我媽媽都未知道我去?邊拍拖喎!」頓了頓,他又補充說:「不過我哋都唔會點避,去開??地方,我哋都會繼續去。」

希望保留這點點私隱,只因兩小口現時可以見面的時間,實在不多。「大家?工作時間唔同,佢&#134513家大部分?時間又唔?香港……我?咪學緊,點樣可以爭取一個鐘見?面,又或者可唔可以安排同一日休息拍?拖咁囉……即係我?&#134513家見面?時間,係要?番??,冇辦法。」

那彼此多些機會合作,應該會解決到見面時間的問題吧!「??我唔介意合作?,不過……同佢一齊演,唔會演得好?啦……咁,係會有少少分晒心?……嗯……我唔奢求囉,但可以試?囉……都要練習?自己專業?囉。」

說?說?,他又再臉紅起來。

▲在《大樂師•為愛配樂》中,白只(中)跟戲中兄弟鄭中基(左)和黑仔姜皓文(右)的對手戲多。「鄭中基會同黑哥度好多好笑??,好正!我戲裏面?喜劇感,都係佢?創作出??。」

▲一六年二人戀情被揭發當日,剛巧遇?他們出席《今晚打喪屍》的開鏡儀式。「?日我?兩個都好唔好意思,搞到?人冇乜理套戲??咁。」

米高 X 米高

講述五、六十年代「四大探長」的新片《風再起時》,是白只參演的第五齣電影。「呢次我終於可以做警察 ,唔使再做賊呀、罪犯??怪怪??角色!」

他在戲中飾演周文健年輕版的「韓深」,「我對周文健先生?認識,只係早期?《孟波》,同埋一個啤酒廣告。當時我係諗:嘩!呢個人好大隻呀!佢又係叫Michael,我又係叫Michael,點解佢咁大隻?真係?導演翁子光搵我做佢?『後生』版,我係好愕然?!??後生?我年紀都唔係輕啦喎?點做後生呀?『得?、得?!你OK?!』哦。」

由於他和周文健並沒有同場,故拍攝期間,雙方都只能透過導演接觸對方。「佢知道我呢個肥仔做佢後生版後,竟然拎?我?劇本,自己演一次、拍低?,然後叫導演畀我參考?——佢唔係要我跟住佢咁做喎,而係佢想我?呢個角色?語氣、口音、節奏可以大家配合?,連貫?。其實導演冇要求佢咁做,佢亦冇必要咁做?!但佢畀我睇到?係,一個真係好?演員,做好自己只係基本,原來仲要主動做咁多?,佢真係好好呀!」

相信周生也會很滿意這位「後生」版的Michael吧!

▲(左起)譚耀文、郭富城、梁朝偉和周文健在《風再起時》演繹「四大探長」。除了天佑和白只,分別飾演郭富城和周文健後生版外,梁朝偉「南江」一角,則由林耀聲飾演。

▲於新片《風再起時》中,飾演周文健後生版的白只(左二後),主要戲份,都是跟飾演郭富城後生版的徐天佑(左一),在學堂裏的交情。「周文健好高,但我矮過天佑,變?我一係就企apple box,一係天佑擘大對腳就我高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