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藝術考級的思考
2018年06月06日04:09

原標題:關於藝術考級的思考

  美術考級問題,可以說是一個“有曆史”的話題。它一直被爭論、一直被業內人士詬病,卻一直在漫延和發展,轉眼近20年時間。6月5日《中國美術報》刊發《少兒美術考級:荒唐何時休?》文章,再度反思這一話題。

  不唯美術考級,書法、鋼琴、跆拳道等等,皆有考級一說。不少孩子不是在考級的考場,就是在考級的路上。到了今天,儘管特長生加分政策已一再收緊,但還是有不少家長受慣性驅使,把孩子送上藝術培訓、考級的鏈條。

  考級好不好,當一分為二看。應該說,那些願意掏錢讓孩子參加藝術培訓、考級的父母都懷揣良好初衷,能把自己孩子培養成“郎朗”“李雲迪”最好,再不濟也能激發孩子對藝術的興趣,讓藝術成為孩子一生的愛好與修養。假如孩子也這麼想,願意配合父母的計劃,那再好不過。有的孩子,小時候被父母逼著學藝、考級時,千般痛苦、萬種埋怨,待到長大後,享受到藝術給自己帶來的快樂時,不免回過頭來感激父母當初的嚴。不過,不如意事常八九,萬一事與願違,考級就沒那麼美好了。

  考級遭有識之士鄙視,並非是“無緣無故的恨”。第一,藝術創作追求原創性、獨特性、多樣性。梵高之所以是天才梵高,就在於他不蹈前人、大膽前衛,其藝術價值甚至連當時的人都無法理解。藝術考級按一刀切的標準來評分、定級,其結果必然是共性得到張揚、個性受到壓抑,作品千人一面。第二個,考級很容易淪為一種技巧競賽。譬如,有的琴行為了提高鋼琴考級通過率,往往只重視對孩子進行彈奏技巧的練習,而忽視對音樂情感的體驗、音樂內涵的領悟,導致孩子形同一個會彈琴的“機器人”。一切為了考級,甚至於有孩子只會彈考級曲目,其他曲子一概不會。就像有的孩子學書法,天天重複練幾個字,就為了應付書法比賽,如此培訓、考級,實在有違藝術教育本義。

  於是,父母逼孩子參加藝術培訓、考級便出現另一種可能:孩子視為畏途,而父母又死不鬆口,甚至還上演“混合雙打”,用棍棒逼孩子練習,孩子開始厭學,對藝術培訓、考級相當反感。跑偏至此,非但孩子學不好藝術,還會影響心理健康。可悲的是,有些家長並未認識到這一點,總是以“為了孩子”之名強加於孩子。個別家長,甚至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在朋友圈“曬娃”,對孩子苦苦相逼。

  正確的打開方式是:考不考級都無所謂,只要孩子願意學習、快樂學習,並從藝術學習中獲得愉悅體驗就夠了。  

  (連海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