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達寧引發爭議!他的「紋身」傷害了誰?
2018年05月31日07:41

史達寧紋身引發爭議
史達寧紋身引發爭議

  加里-連尼加向來政治正確,但他還是忍不住寫道:「這種稀奇事只會發生在這個國家,在一屆重大賽事到來之前,(外界)總要試圖給自家球員的臉上抹黑。這種事情不僅荒誕、不愛國,而且令人傷心!」

  連尼加在Twitter上寫下了這段話,而這些感慨則是源於一名英格蘭年輕國腳引發的場外風波。昨日出版的《太陽報》在其頭版位置配圖刊登了這樣一篇名為《英格蘭王牌的爭議新紋身:拉希姆用腿開火,誤傷自己》的文章。這篇文章寫道:「拉希姆-史達寧往右腿上紋了一支M16突擊步槍,也引發了控槍人士們的憤怒。他們呼籲英格蘭隊把這位23歲前鋒從世界盃大名單中剔除出去。其中一人告訴記者:‘這個紋身太噁心了。’」 

《太陽報》的頭版文章
《太陽報》的頭版文章

  英格蘭足球名宿擔心這種不合時宜的報導會攪亂「三獅軍團」即將開始的世界盃任務。但抱歉,加里!你的炮口似乎並不應該瞄準「不合時宜」這方面——《太陽報》先前就曾在頭版位置給這位曼城明星貼上了一個「可憎的」的標籤,理由僅僅是其「用豪宅來炫富」;這張報紙還曾罵他是「踢球的白癡」、「貪財鬼」和「英超的過街老鼠」;不管內容是否有價值,哪是這位腰纏萬貫的球員去廉價超市買電池或在快餐店內排隊購買肉餡餅,這類無聊的東西也會被他們弄上版面——這足以證明這類新聞的出現是從來不在乎時機的。無論有沒有世界盃比賽,都不會耽誤史達寧登上這家媒體頭條的頻率。

  在2018年的今天,所有英超聯賽的大牌球星都會面臨著一個現實難題:從他們的生活、消費習慣、擁有的豪宅和豪車,到他們的休閑渡假方式,以及他們家人的各類動態,都將成為各大媒體以及社會大眾(有些人對足球比賽不感興趣,卻很關注於球星的生活)所竭力窺探的猛料。

  即便這已經成為了一種趨勢,但史達寧卻依然讓自己遭受了新聞媒體最為密集的轟炸,為何會這樣?試圖解釋這種現象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他的膚色(然而媒體也曾如此對待過白人球員朗尼?)或他的出身階級。這位年僅23歲的英格蘭國腳發現自己已經身陷進入了一個圈套里——消費經歷和私生活行蹤全都遭受了跟蹤。好吧,也不是全部行為。比如本週一他在訓練場外親切地跟一名殘疾小球迷合照留念這件事,就沒得到過媒體的廣泛報導。

  事實上,關於「紋身」的猛料也來自於那天的訓練課。而引發爭議的那張圖片,也是史達寧在Instagram平台上主動刊登出來的——為了能讓該圖案被方便地看清楚,他還特意褪下了右腿的球襪。令其意想不到的是,這種行為卻又讓他陷入了另一場爭議事件之中。

  爭議事件?好吧,可以這麼說,畢竟對於媒體而言,史達寧本來就有一種「招黑體質」。從昨天開始,社會上已經開始有人對他的新紋身提出了批評。其中就包括《太陽報》採訪的兩位禁槍運動的發起者,他們表示哪怕這是史達寧的無意之舉,他的紋身圖案還是「美化」了槍支文化。

  雖然媒體曠日持久針對史達寧的無情報導,已經讓公眾產生了一種逆反心理,但史達寧的紋身藝術品味還是讓一部分人感到了不適。露西-科普,作為「反槍媽媽」組織的成員之一,就對《太陽報》記者表示:「這個紋身圖案太噁心了。拉希姆應該羞愧地低下頭。這完全是不可接受的。他理應成為一名道德模範,但他卻要跳出來美化槍支文化。」

  對於這類指控,史達寧很快就做出了堅定的回擊。同日,他又通過Instagram發表了一則聲明:「在我2歲的時候,父親就因遭受槍擊而身亡了。我給許下了一個諾言,這輩子絕不觸碰槍支。我只會用自己的右腳來開火,(這個紋身)具有更深一層的意義,而且還只是一個半成品。」

史達寧右腿上的爭議紋身
史達寧右腿上的爭議紋身

  讀到這裡,我們都會不由自主地進行一番思考,想像著為了紀念自己因槍支暴力而命喪牙買加的父親,他的「完成版」紋身圖案沒準會傳遞出一個強有力的支持控槍信息。然而現有的這個圖案,卻已經給他帶來了不小的質疑和爭議。儘管球員已經強調這裡面「另有深意」,但在很多控槍活動人士看來,先把這個圖案遮蔽起來才是一個明智之舉。

  媒體已經迫不及待地要把一個「美化槍支暴力」的新標籤貼在史達寧的身上,但平日裡跟球員熟悉的任何人,卻都不會如此看待他。他們眼中的史達寧與媒體宣傳的形象截然相反:他從小就因槍支暴力案件失去了父親,在倫敦城內一個最混亂的街區內被母親拉扯成人,最終,他通過努力為自己、家庭和球會取得了榮耀。

  保羅-麥卡菲曾給一家報紙做過體育編輯,現在已經成為了史達寧的公共顧問。昨天他就對記者談到了自己眼中的史達寧:「在我所見過的球員里,他是最腳踏實地的一個。他的意志像鋼釘一般堅固,今天所獲得的一切也都是他通過努力奮鬥換來的。雖然一直被各種廢話糾纏著,但他依然保持著極度謙卑的態度,對家庭忠誠。現在的他正處於事業的巔峰期,享受著各種榮譽。」

  這些評語跟2015年《每日郵報》刊登的另一篇著名文章形成了鮮明對比(值得一提的是,這篇文章並沒有刊登於體育版上)。當時,教過史達寧的一個老師曾預言這個孩子「要麼成為一名職業球員,要麼就會墮落至監獄內」。在文章中,這位老師還感慨說他「不僅幸運地成為了一名球員,而且在本週(史達寧以4900萬英鎊的身價從利物浦轉會至曼城)成為了有史以來身價最高的英格蘭本土球員」。

史達寧在2016/17賽季的英超聯賽中達到了競技的巔峰
史達寧在2016/17賽季的英超聯賽中達到了競技的巔峰

  有人相信這一切都是幸運在起作用嗎?人生的遊戲真是這麼玩的嗎?沒錯,史達寧生下來就具備了踢球的天賦,但一路伴隨著他的還有各種逆境,他也必須要跨越諸多障礙才能成就一番偉業。各類負面影響曾屢次拖慢了他的腳步,但他還是分離達到了自己應有的高度。他顯然沒有成為一個——像《每日郵報》那篇臭名昭著文章所說的那樣——「彙聚了現代足球運動各種缺點」的球員。

  關於紋身?很多人或許不喜歡他,但球員本人給出的解釋已經足夠具有說服力了,而且這件事也會再次豐富史達寧的人生閱曆。還是別再提它了,我們真應該讓這個小夥子獲得一絲安寧。看在世界盃的面子嗎?不,應該看他本人的面子,畢竟史達寧一直都是一個努力踢球、試圖過好自己人生的年青人。過分強調「不合時宜」,反而會讓他更容易成為每當世界盃失敗後英國媒體習慣性地揪出的替罪羊。

  (肆客足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