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創業教育進入“普惠時代”
2018年05月29日05:21

原標題:創新創業教育進入“普惠時代”

創新創業教育從未像今天一樣被放到如此之高的地位上來討論。從中央到地方無不把“創新創業教育”看作是未來發展的基石。

日前,在由上海財經大學主辦,北京大學、複旦大學、浙江大學、南京大學等參與的第三屆全國創新創業教育研討會上,與會的專家、學者疾呼,“科技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再不抓緊培養能適應未來發展的學生,就來不及了。”

一路應試到大學的孩子如何“創新創業”

“探索了10多年,創新創業再這麼發展下去行不行?”浙江大學社會科學研究院院長徐小洲發現,10多年來,隨著科技進步,再用老辦法來搞創新創業教育已經不行了,“第一代創業者,有的可能是文盲;第二代創業者大多專科畢業,享受了改革開放的紅利;第三代創業者,就是現在的年輕人,在人工智能、大數據時代,他們需要什麼能力?大學能給他們什麼能力?”

大學的擔子太重了!高校除了要應付基本的教學、科研外,還肩負著培育“創新創業”人才的重任。有的高校,以辦創業大賽為主要抓手,讓學生們參加各種創業比賽、寫創業計劃書;有的高校,鼓勵學生“實際創業”,哪怕開一家淘寶小店都算創新創業;還有的高校,設立大學生創業園、高校科技園,把有創業意願的學生聚集在一起,輔導學生創業。

但這些,在徐小洲看來,都不能等同於“創新創業教育”。“真正的教育,是普惠性的,讓每一個學生都能具備這種能力。大學不一定要創業,能有這種意識就可以。”

徐小洲說,目前我國的創新創業教育還面臨許多問題。最明顯的是“缺乏特點”,每一所學校創新創業教育都差不多。“老師少,真正能夠走向講台、走進創業團隊的師資力量普遍匱乏;教育部要求兩個學分必修課,但我估算了一下,中國近3000所高校里只有極少數學校可以開得出這門必修課;學科壁壘沒法打破,一個創業項目可能要好幾個學院不同專業的老師共同指導,但老師們要問,這能算教學任務量麼?”

更大的壓力,來自中國學生本身,“從幼兒園到高中一路走來,都是應試教育,他們突然到大學換一種思維、換一種方式創業,很難。”徐小洲說,目前創新創業教育叫得最大聲的是高校,但實際上高校能做的只是“一點點”而已,收效甚微,“基礎教育過程中沒有創新創業,到大學突然轉了,怎麼辦?”

他認為,創新創業教育最重要的不是“創業比賽”、“高校創客空間”,而是課程和教學,“未來將是老師和學生一起在創業大海里游泳。”

大連理工大學教師發展中心主任馮林頗為認同徐小洲的觀點。以人工智能為例,我國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就開始探索,但直到現在仍都沒有太多發展;同樣條件下,美國誕生了具有顛覆性意義的google棋手、無人汽車、私人運載火箭,“我們培養學生缺少奇思妙想、異想天開的土壤。”

如何把“考生”變為“學生”

大學面臨的一個重要難題是,如何把考上來的“考生”變成真正會學習、分析、思考的“學生”。

“知識多並不等於能力強,學生要掌握的是解決問題的能力。”馮林有時會考考學生,怎麼樣在沒有電的環境下給輸液病人袋里的溶液加熱。有的學生建議應用電阻絲加熱原理,有的學生建議直接使用暖寶寶,中國孩子缺的不是知識,而是缺少將知識轉化應用的思維和方法。

因此,馮林認為,任何輔導學生創新創業的方式,都不如教師直接在課堂中教孩子“活學活用”,“創新創業教育不是另起爐灶,而是貫穿人才培養的全過程,應該是所有專業、所有課程、所有老師都在上創新創業課。”馮林說,大學教育的價值不在於記住很多知識,而在於訓練大腦和思考。

馮林對一些扼殺學生想像力的事兒嗤之以鼻。比如,他看到江蘇南京流傳出來的一套小學考試題中,考卷提問“冰雪融化了是什麼”,一個小學生在空白處填寫了“春天”,“冰雪融化了是春天,多美的意境。老師給了個大叉,因為冰雪融化了是水。”

北京大學創新創業機構籌備組副組長楊愛民也發現了類似的問題,今年年初開始,他通過互聯網搜索到7000多篇創新創業教育相關的文獻,最終發現,目前的創新創業教育研究存在3大誤區。

第一,把創新創業教育簡單理解為創業教育,或者勤工就業指導,或者崗位培訓;第二,把創新創業教育等同於科學發明和創造;第三,認為創新創業教育就是創造商業價值的創業活動,只是給少數學生服務的。

“我給我們未來的中心想了個名字,叫‘普惠的創新創業教育中心’。”楊愛民說,未來北大的中心將有可持續發展板塊、鄉村振興板塊等,以任務為導向把相關的項目放在平台上,“平台應該具有服務、資源融合、項目扶持和評價監督4方面功能。工作人員可以是各高校有豐富的學生實踐、事務管理經驗的人,可以開展創新創業教育實踐,同時可以協調校內各種專業教師資源。”

有人愛敷衍,有人憋足勁兒搞“創新創業”

有意思的是,新形勢下,當一些高校還在以敷衍的態度對待創新創業教育,認為創新創業教育噱頭大過實際之時,另一些高校則鉚足了勁兒要把學生培養成創新創業領域的人才。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注意到,對於創新創業教育,我國有一些高校僅在學生處、學工部、共青團、科技園等單一層面開展針對部分學生的“活動類”教學。這種模式下,創新創業教育僅局限於一部分對創業極有興趣的學生群體,學校會給予學生創業者一些啟動資金、辦公場所、創業指導方面的服務。

但也有一部分高校,努力讓創新創業教育更加“普惠”。

上海財經大學如今已經把創新創業類課程變成了一門“通識課”。全校學生,無論修讀什麼專業,都會接觸到創新創業類課程。

“現有的教育模式可以成功培養出職場白領,專業能力強、工作上手快,但很有可能墨守成規。”上海財經大學副校長劉蘭娟告訴記者,上財的教師團隊到哈佛、斯坦福、北大、清華學習了一圈,最終發現,只有把學生變成可以適應未來的創新型人才,才能讓他們在未來社會立足。

據悉,上海財經大學在2003年就開設了創業教育選修課,2009年建立了一整套創新創業教育發展規劃,2015年正式成立創業學院。但這所創業學院,並不直接招收學生,它一方面開設“匡時班”選取有創業項目的學生給予學分和創業扶持,另一方面在全校開設27門相關課程,直接融入到學生的第一課堂中。

這27門珍貴的課程,一部分由商學院企業創新類課程教師授課,還有一部分是經管、信息等專業老師主動申報的立項。這所學校在2016年修改了教師學術成果認定辦法,一名教師3年沒有高質量的學術成果就無法通過學校考核。而開一門創新創業類課程、寫一本教材,可以折算成C類學術成果,教師指導學生創業獲得各級比賽獎項,也都可以折算成學術成果。

劉蘭娟坦言,要實現真正的創新創業教育絕非易事,“高校各個部門的分管領導都不一樣,我見過有的高校老師指導學生創業、給學生上課,到了教務處,那裡一概不承認的。因為分管領導不同。”

劉蘭娟認為,只有一所學校從上到下都認識到讓學生擁有創新創業能力的重要性,才能從根本上改變我國目前創新創業教育的現狀。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王燁捷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8年05月29日 10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