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照片遭公開售賣:被盜圖者頻遭騷擾無計可施
2018年05月26日07:35

  原標題:個人照片遭公開售賣:被盜圖者頻遭騷擾無計可施

  來源:法製日報

  曾身患乳腺癌而不得不切除單邊乳房的李P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兩年前的一張自拍照被添加無關的文字後,成為內衣、美胸儀器、文胸、瘦身產品等商品的廣告。近日,李P通過公眾號發佈闢謠聲明稱,文字內容嚴重與事實不符,嚴重誤導消費者,將保留追究責任的權利。

  記者調查發現,此類事件並非個例,多種類型的私人照片被打包放在網上出售。出售者稱,這些都是從社交平台下載的所謂“沒有版權”的照片,如果購買量大,還可根據要求“定製”。針對此類問題,《法製日報》記者進行了多方走訪調查。

  李逵變李鬼的尷尬

  “如果真是拿我的照片去騙粉,我心裡還好受些,至少說明我長得好看啊。可是,他們竟然拿我的照片去做減肥廣告,還是減肥前的那一張。”對於自己的照片被盜用的經曆,北京市民林可欣無奈地說。

  作為一個3歲女孩的媽媽,一年前,林可欣在斷奶後開始健身訓練,成功從130斤減重至97斤。但是,不久後,朋友卻發來信息,說她的照片被盜用了。

  “朋友在微信以及微博上發現,一些人拿著我的照片當廣告宣傳,一夜之間給保健品、健身房、美體內衣等做了廣告。”在林可欣向記者展示的截圖中,盜圖做廣告的有代餐奶昔、減脂膠囊等各類減肥產品,“更讓我氣憤的是,這些廣告的內容與事實不符,甚至有廣告說我是高齡產婦、雙胞胎媽媽,所以一夜之間我老了好幾歲,其實我才30歲而已”。

  遭遇這樣困惑的,還有在北京讀研究生的肖科。

  “有朋友對我說,我的照片出現在一些貼吧,我當時也沒當回事。在社交App日新月異的態勢下,各種社交軟件橫空出世。有個朋友突然給我看截圖,說在某社交軟件上看到我的照片,加好友後發現不是本人,沒聊幾句就被拉黑了,朋友就發了個截圖給我看。當時我還不以為然,覺得這App也沒幾個人知道,就沒去追究,以至於後來給我造成極大的困擾。”肖科說,他後來發現,盜圖者用他的照片在各種社交軟件上結交女性,並對女性進行各種騷擾,“現在,甚至有人質問我為何要冒充別人,李鬼和李逵,現在已經倒置了”。

  對於被盜圖後的遭遇,北京女孩趙蕊形容為“恐怖”。

  去年夏天,趙蕊突然接到很多陌生來電。“對方直接問我在哪兒,但是不說他們是誰。有的人還說‘剛剛不還微信聊天嗎’?起初我沒太在意,因為我的電話是對外公開的,只是跑出去把單位公示欄里我的電話撤了下來。在接到第十個電話時,我發現不對勁了,然後就用一個微信小號加了其中一個給我打電話的人。仔細詢問後,我才知道有人通過微信加了打電話者,並且發不露臉的裸照給他,繼而索要紅包。然後,打電話者索要有臉的照片和電話時,發的就是我的電話和我的照片。”趙蕊說,“打電話者把聊天記錄發給我時,我都驚了。然後,我想起我的微信允許陌生人看十張照片,估計他們是這麼拿到我照片的。我拿到了用我照片的那個人的微信號,但是無計可施,我讓好幾個朋友加他(她)都不接受。所以只能任由陌生電話不停打。最後只能報案解決”。

  被盜圖者毫不知情

  在互聯網時代,熟悉一個人的第一步也許就是通過觀察對方的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通過對方發佈的動態來建立對這個人的初步印象。正是因為這一點,一些腦洞大開、別有用心的人,居然想到一些“歪點子”來包裝自己。一些人大肆收集朋友圈以及微博等社交平台的私照,放在購物平台售賣。

  記者在某電商平台上搜索發現,有賣家兜售號稱“2018潮流微信男女營銷網戀套圖,男女角色包裝供你挑選”的生活照商品,並且在商品詳情處註明“本寶貝包括745張照片+32個視頻,全部為一個人的”。

  記者瀏覽這家店舖發現,共有4件商品正在銷售,商品還添加了各自編號。記者隨後添加了賣家的QQ,試圖與賣家聯繫,調查這些生活照的來源及用途。

  賣家向記者展示了其QQ空間內的相冊,目前共有110多套女性生活照套圖以及7套男性生活照套圖,價格均是5元。賣家的QQ空間內,生活照套圖標明了編號+圖片+視頻+特徵,如“活潑可愛清純美女”“百變網紅風格美女”“美食達人美女可愛”。賣家稱,這些圖片都是自己親自挑選的,不是網上那種特別常見的圖片,一般不會撞車。渠道一般來自於用戶微博、朋友圈。

  記者隨後添加了另一名售賣此類照片賣家的微信,她向記者展示了朋友圈眾多的生活照套圖。以編號A020為例,文字說明是陽光女孩、體育學校、愛好體操運動旅遊。精選396張生活照,每張配文字和時間。賣家說:“這些圖片都是自己整理的,在外面買不到。套圖的更新日期,就是在朋友圈發圖的那幾天。每天整理2套左右,朋友圈維持60套生活照。”

  記者根據賣家提供的資料,在微博平台上搜索相關微博,發現了編號A020生活照片中的女性。該用戶在微博上共有478名粉絲,1736條微博。在微博中,該用戶經常發佈圖片及視頻,大多是與自己剛出生的孩子相關。微博上介紹這位用戶是位80後,已經從北京某大學畢業,從照片內容可以得知這位女性剛剛生完孩子,正在產後恢復。

  隨後,記者聯繫上圖片中的微博用戶,私信告知其生活照被人在網上交易。對於記者的提醒,該女士最初表示疑問。當記者向其展示了生活照的交易截圖、交易價格及說明後,她對記者的提醒表示感謝。

  當詢問其之前是否遇到過此類事件或身邊發生過這類事件時,上述被盜圖的女士說:“之前沒遇到過。”記者詢問其對此持何種態度時,這名女士說:“微博上這樣的生活照應該很多吧,這個也拿來賣錢嗎?”

  記者發現,賣家朋友圈中的套圖包含不同時間、地點,個別套圖時間從2012年至今,地點多為旅行地、商場、酒吧、電影院等。當記者詢問生活照用途時,賣家沒有過多說明。當記者以“微商宣傳的話,買什麼風格生活照合適”與賣家交流時,賣家馬上回覆:“生活悠閑富足,品質高,時而發一點產品”“每張照片配文字和時間,不用費腦子,不怕穿幫”“單身,旅遊生活美食各種場景,夠發全年不停。”

  “沒效果”背後的維權難

  在此類事件中的另一個問題,便是維權難。

  氣憤之下,林可欣決定維權。她找到其中一個盜圖做營銷的微博博主。

  “我找了該微博博主,加了她的微信。但是這名博主說這不是她的個人行為,而是委託廣告公司弄的。這之後,我再問任何問題都沒有得到回覆。”林可欣向記者回憶說,後來她將這件事發了朋友圈,“但是朋友圈的力量實在是太小了,我朋友給這個博主留言刪帖,留一個她拉黑一個,雖然大家盡力幫我舉報了,但是依舊沒有效果”。

  對此,中國傳媒大學文法學部法律系副主任鄭寧對記者說,盜用他人生活照,且用於營利目的,首先侵犯了他人的肖像權,一些宣傳甚至可能侵犯名譽權,比如用於整形醫院廣告等,如果採取秘密途徑盜用,還侵犯了他人的個人信息。此外,這種行為還侵犯他人照片的著作權。對此,我國民法總則和著作權法都有明確規定。

  此外,記者注意到,盜用他人生活照的事件並非近期才開始。“這樣的產業鏈之所以長期存在,因為這件事從商業角度來說是有利益的,對賣家來說可以賺到錢,對於買家來說可以吸引關注度、增加流量,它有很多暗箱操作和營利渠道。再加上法律處罰力度不夠,從技術上對個人信息的保護不夠強大,造成了這一系列問題。”對此,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研究員朱巍說。

  在朱巍看來,屢禁不止的主要原因是買賣生活照的源頭難以確定,“你不知道自己的照片是從何處泄露的,你沒有辦法主張權利,所以賣家並不擔心承擔什麼責任”。

  “還有一個原因是違法成本低,違法收益高,因為用於商業目的,帶來流量和巨大利潤,而對於被侵權人而言,維權成本較高,因此很多人選擇忍氣吞聲。另外,監管也不到位,導致這種現象屢禁不止。”鄭寧說。

  “生活照畢竟不是隱私,是肖像權的問題,如果沒有對外公開發佈的話,賣家不承擔責任。買賣生活照與買賣個人身份證信息相比,還是比較輕微的,所以引起不了大家的重視。”朱巍說,個人要想維權,還是從版權方面入手好一些,因為以侵犯肖像權來判斷,賣方可能賠償不到位,而照片也是自己公開發表的,談不上隱私權。

  對此,朱巍建議建立源頭溯源機製,增大相關的賠償力度,“如果涉及到嚴重侵犯人格權的行為,可以考慮刑事懲罰”。

  “公眾要增強風險防範意識,不要隨便讓陌生人看自己的朋友圈,較為私密的信息和圖片不要發朋友圈;網絡服務提供商應當盡到身份核實、個人信息保護、違法信息處置、保存記錄、報告等義務。”對於防範此類事件,鄭寧還建議有關部門完善投訴舉報機製,及時查處和依法懲治違法者。(記者 趙麗 實習生 陳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