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歲拿國際作曲大獎,他不追風口,投資回報卻超百倍
2018年05月25日10:05

  來源:創業邦

  作者:餘尹

  11歲的時候,張野開始學吉他,後來家裡給他找了一個吉他老師。但是跟著這位老師學了兩個星期,張野就再也不去上課了。張野說,他會的我已經都學到了。

  18歲的時候,他背上一把吉他,帶著幾千美金,隻身去往莫斯科學音樂。3年後,張野成為第一個在“普羅科菲耶夫國際作曲大賽”上獲獎的中國人。

  2013年,30歲的張野一個人來到北京,在兩年後創立青山資本。一如當年去莫斯科一樣,在選定了新的方向後,他篤定地走了下去。3年來,做早期投資的他投中了花點時間、馭勢科技、小贏科技、悟空保、找靚機、HIGO、pidan、無界空間、Bit-z、Fill耳機、漢甲美業、碎樂等多個明星創業項目。

  在張野看來,認準一件事後,就要想辦法拿到辦成這件事的資源,一步一步去實現。為了學音樂,他選了費用不那麼貴的俄羅斯,從讀預科開始考進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決定做投資,他就繞過多數人在投行好幾年才能積累的經驗,到傳統貿易中賺到足夠的錢,自己成立基金。

  相比三四歲學琴的音樂人,相比投行、券商、諮詢公司出身的投資人,張野顯得十分“異類”。但他覺得,相比科班出身,自己選了一條比較難的路,但也正是因為難,才更有意思。他也常跟投過的創業者說,如果你真的相信一件事能成,那最後一定能成。

  作曲系碩士轉型投資人

  1983年出生的張野和許多同齡人一樣,組樂隊,唱Beyond。十四五歲的時候,他還會去酒吧彈吉他唱歌補貼家用。那時和張野一起組樂隊的小夥伴,有參加《中國好聲音》讓汪峰轉身的王卓,還有《中國達人秀》里的劉錦澤。

  為了在音樂的路上走得更遠,張野決定出國學習嚴肅音樂。從小跟著爺爺奶奶的張野習慣了自己拿主意,出國學音樂這件事父母也沒有干預太多。父母幫他湊了一年的生活費,告訴他學音樂需要的其他錢要靠張野自己掙。於是,張野在18歲的時候帶著幾千美金一個人飛到莫斯科。

  沒有作曲的基礎,也不懂俄語,張野在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走過一圈後,選擇先讀預科。當時音樂學院的一位導師也正好在預科任教,他被張野學音樂的信念觸動到,給了張野“試一試”的機會。

  結果幾年後,張野在讀大一時拿到了“普羅科菲耶夫國際作曲大賽”的大獎,而且是第一個在這項比賽中獲獎的華人。3000美金的獎金,算是張野掙到的第一筆“大錢”。

  中國使館聯繫到張野,讓他提交一些材料以便在國內宣傳。結果那之後遇上汶川地震,張野去大使館的那天,看到非常多華人在大使館門口進行捐贈。當時張野覺得,國難之際 ,自己這點小成就根本就不值得做什麼宣傳。於是他沒提材料就回去了,然後給父親打電話,讓父親代他捐3000美金給災區。

  這件事之後,張野開始意識到,對音樂的熱愛可能在某些時候無濟於事,而擁有更多財富會讓自己具有放大自己的價值。

  張野的在音樂學院的導師一生安於清貧,雖然拿著優厚的薪資,但把錢都用在帶學生旅行,聽音樂會等事情上,自己卻穿著領口已經磨破的襯衫。張野想過之後,覺得自己並不會甘於過這樣的生活,自己的內心還有通過商業實現更多人生價值的“野心”。

  2010年的時候,張野看了一部叫《The Social Network》(社交網絡)的電影,影片主要講述朱克伯格和薩瓦林兩人如何建立和發展Facebook的發家史。張野被其中投資人的風采所深深吸引。之後,張野有了做投資的念頭,並決定繞過投行這一步,自己賺錢成立基金。

  張野從大二時開始做中俄跨境貿易,後來還做過農業項目的投資。憑藉靈敏的商業嗅覺,他賺到了足夠支撐他做基金的錢。

  2013年,張野從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碩士畢業後,一個人來到北京。彷彿當年一個人去莫斯科學音樂的場景,之後,他帶著做傳統貿易積累到的資金,成立了青山資本。

  成立至今,青山資本已投資花點時間、馭勢科技、悟空保、找靚機、PIDAN、HIGO、無界空間、Bit-z、Fill耳機、漢甲美業、碎樂等多個明星創業項目。2016、2017年兩年,青山資本連續獲得國家級私募基金排名-中國早期投資基金十強。

  像作曲一樣嚴謹投資

  卻也看準非常之人

  邦哥問張野,做傳統貿易那幾年的經曆是否會對自己的投資風格有影響。他很乾脆地說沒有,做傳統貿易單純是為了給自己做投資積累到足夠的資金,反而是學習嚴肅音樂時的嚴謹會讓自己在投資時更理性。

  張野進一步解釋到,在俄羅斯學嚴肅音樂,還會學數學、哲學等、心理學等課程,科學地分析一首樂曲的構成,是邏輯性很強的學科。

  以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為例,三個八分音符和一個四分音符構成了四音“命運動機”,表現命運在敲門的震撼感。之後這一動機在激昂的第一主題和抒情的第二主題反復出現,推進著樂曲不斷髮展。其中連接句如何引出主題,第一主題和第二主題如何交接,何時烘托出高潮,怎麼展現樂曲思想都考驗著作曲者的邏輯性。

  張野說,自己還沒能很好地用文字或語言總結出投資和音樂的共同性,但在他看來,把解決某個痛點的創意,做成產品,形成服務,與由一個動機譜成完整的樂曲有許多相似之處。企業、商業都可看作是一個“動機”的延伸。

  對於早期投資而言,既要看創始團隊,已需要嚴謹的分析其原型產品和服務。“青山的主投方向是消費,著重看產品、效率、用戶體驗3點,對於早期項目來說,這3點中有一點比市場上其他公司好幾倍,就值得投資,其他兩點可以逐漸補足”,張野談到“天使投資應該是選擇相信一切有可能增長有可能完善的東西,而不是去懷疑。”

  撈月狗是張野在2013年開始正式做投資時投的早期項目。雖然現在已經是完成C輪融資,擁有7000萬註冊用戶的企業,但在公司早期,撈月狗並沒有被外界看好。

  撈月狗在2012年成立,早期為魔獸世界、DOTA2、英雄聯盟等端遊用戶提供排名搜索和個人戰績等數據服務。而當時的市場環境是手遊的紅利期,投資機構更看好手遊相關的項目。

  而張野認為,雖然手遊是一個趨勢,但其競技性和操作性不如端遊,如果一家公司能在端遊市場做成頭部,還是有想像空間的。同時,因為張野自己也是魔獸玩家,知道撈月狗的創始人痞子狼(黎博精)自製遊戲視頻的網紅經曆,比其他投資人對痞子狼的瞭解更多了一層。

  然而,投資的經過並沒有那麼順利,幾次約談都沒約上。即使張野出差帶了痞子狼的老家海口也還是被痞子狼放了鴿子,後來一次在深圳,張野才見到痞子狼。雖然當時端遊的項目並不被看好,也有一些質疑痞子狼的聲音,但張野認為“只有非常之人才能成非常之事”,一個符合普適模型的人不一定能做出讓人驚豔的作品。

  2013年11月,撈月狗獲青山的種子輪融資,張野成為其最早的投資人。2018年2月,撈月狗完成2億元C輪融資,註冊用戶達到9000萬。

  去年,端遊絕地求生大火,而撈月狗參與了98%的“吃雞”賽事,騰訊、鬥魚、熊貓、YY、虎牙、龍珠都是其合作夥伴。據悉,2017年撈月狗的年營收超過3000萬元。而撈月狗給張野帶來的投資回報超過百倍。

  花與情商

  不少人都因為高圓圓知道了花點時間,而把花點時間介紹給高圓圓的人其實正是張野。

  一次,張野在領取某個投資人獎項時,和獎盃一起收到了一束鮮花。別緻的花束很快引起了張野的注意:雖然不是玫瑰、百合這種常見的花,但這些不知名的花搭配在一起卻格外好看。

  看到花束的包裝紙上印著“花點時間”,張野回到辦公室之後就讓同事著手聯繫。第二天張野在辦公室見到了花點時間的創始人朱月怡。

  朱月怡曾經是易到用車聯合創始人兼 CMO,經曆過網約車的燒錢大戰。也正是在那段時間,朱月怡在壓力特別大的狀態下,週末會去買花放鬆。創始人在易到的經曆,對花藝的獨到理解,讓張野對花點時間十分看好。

  雖然當時市場上已經有花加、野獸派等發力較早的項目,但同朱月怡聊了不到半個小時,張野就決定投資花點時間。當時花點時間已經拿到了兩家的天使輪投資offer,朱月怡對張野拋出的橄欖枝表示猶豫,兩人的第一次見面並沒有達成意向。

  當天晚上,張野再一次約朱月怡第二天到辦公室面談。第二天上午11點開始,張野跟朱月怡一直聊到下午三點,朱月怡還是沒答應接受青山的投資。

  於是,張野問朱月怡,市場上已經有同類的競品公司,花點時間不算有先發優勢,那麼在當下有什麼是真正能幫到花點時間的。

  朱月怡想了一下說,如果花點時間有明星的背書,會在品牌傳播上獲得不小的優勢。張野於是讓朱月怡等自己一會兒,自己走出了會議室。在走出來的幾秒鍾時間,張野馬上就想到了高圓圓並給她打電話。“不知道為什麼,很快就覺得圓圓的氣質和花點時間很搭”。接通電話後,高圓圓也很爽快地答應,如果青山投資的話,自己願意跟投。

  不到2周,也就是2016 年4月,花點時間完成由青山資本領投,梅花天使創投、高圓圓跟投的天使輪融資。

  對於花點時間這樣性感的消費類項目,張野快速地作出了投資決定。而對於二手3C這種外界關注不多,卻深耕供應鏈的項目,張野依然敢於出手。

  “一般我們看一個項目,兩三天就會做出投或不投的決定,但在看找靚機這個項目時,我們花了兩週多的時間才說服自己投資”,張野談到。

  找靚機從供貨商收取大量二手手機,而非從用戶手中收取手機。但作為二手手機特賣平台,找靚機在大多數人看來都覺得容易被閑魚、轉轉這樣的平台所覆蓋。張野在看找靚機時也有過猶豫,但他最後說服自己:手機這個品類與其他3C數碼產品不一樣,有機會成為二手車這樣的大平台,如果團隊的運營做得好,依然是有機會的。

  在接觸找靚機同時,找靚機的創始人溫言傑也讓張野覺得其情商出眾,在與供應商打交道時能應對自如。

  張野補充解釋到,“對於產品驅動的項目來說,可能不需要太高的情商,但對商業驅動的項目來說,創始人情商高會讓與其溝通的人感到非常舒適,有助於處理好與供應商、合作夥伴的關係”。

  2017年4月,青山資本領投了找靚機的天使輪融資,同年11月,青山資本又領投了找靚機的A輪融資。目前,找靚機的月銷售額已經過億元。

  投資最終是個效率遊戲

  在張野看來,天使投資或VC最終就是一個效率遊戲,投資人通過優化時間、提升效率,最終讓自己得到一個相對不錯的回報。而“快”是外界對張野最直觀的印象。

  以花點時間和撈月狗為例,瞭解項目後,張野在很快的時間內有了投資意向,並且有耐心和創業者持續溝通。無論是背景亮眼的朱月怡,還是特立獨行的痞子狼,張野在看準後,都跟進到最後完成了投資。

  同時,張野也會關注一些有很大機會的領域。互聯網保險是張野認為很有潛力的一個方向,所以一直在看這個領域的項目,當前京東金融副總裁陳誌華出現在張野面前時,他只聊了二十分鍾就覺得投前者的創業項目悟空保。

  “快”之外,張野和青山資本也都保持獨立判斷。青山資本成立以來,經曆了O2O、可穿戴設備、AR、VR、共享經濟、無人貨架等多個風口,但青山並沒有投過相關項目。

  “就拿共享經濟來說,我們覺得本質上還是租賃模型”,張野十分平淡地提到,“投中一個明星項目會給基金帶來比較大的名氣,但我還是選擇投那些能給基金和LP帶來較大回報的項目”。

  對自己喜歡的事物,張野同樣保持著冷靜的判斷。除了魔獸等端遊外,張野的王者榮耀也玩得很好,還是北京市第一張飛。雖然只是在工作之餘偶爾打幾局,但在避過賽季更新後前兩週的“多坑”時間,他只用三週就能重新回到最強王者五十星左右的段位。

  雖然王者榮耀已經是一款現象級遊戲,也有戰隊俱樂部獲得投資。但在他看來,手遊的競技性不如端遊,更多的是在打運營,戰隊的成績也會有較大波動。所以,張野自己一直沒有投過王者榮耀相關的項目。

  張野在去年10月份就完成了對Bit-Z這家數字貨幣交易平台的天使輪投資,半年時間過去,Bit-Z已經成為獨角獸公司,交易量排名在世界第七左右。雖然現在投資圈對區塊鏈項目十分關注關注,但在張野看來,區塊鏈的發展還處於早期,自己會持比較謹慎的態度。

  他補充說到,2009年左右的時候,就有非常知名投資人提出移動互聯網的機會到來,掀起了一波移動互聯網的創業熱潮,但那時智能手機才剛剛普及,市場還沒被教育過,於是死掉了很多項目,移動互聯網真正的爆發其實是在兩三年之後。

  對於自己真正認可的項目,張野則是力挺到底的另一番態度。

  2016年8月,朱月怡有意籌集花點時間A輪融資,聊了30家VC機構未果。據清流資本資本執行董事劉博介紹,當時在接觸到花點時間這個項目時,清流資本也和朱月怡此前接觸過但沒有給出投資意向的投資機構聊過,這些投資機構認為鮮花市場不夠大,對於這種增量市場還有一些不確定,所以沒有選擇投資。

  張野在瞭解到花點時間A輪融資的狀況後,改變只投天使輪的形象,領投了花點時間的A輪融資,同時清流資本進入,梅花天使創投和高圓圓也繼續跟投。

  A 輪融資後數月,花點時間業績暴漲十倍。此後,花點時間的銷量以每月 20% ~ 30% 的速度增長,次月留存率達到 80%。如今,花點時間已經超過800萬關注用戶,2017年的營收相比2016年翻了7倍。

  張野給朱月怡的感覺是,目光堅定,內心輕盈。她說,張野不僅可以看見今天和明天,他還能教你看到後天,非常少見。

  從高中開始學音樂,到拿下國際作曲大獎,再從音樂人轉型到投資人,張野給自己人生的每一步規劃做決定時都非常果斷,並且堅定地去執行。同時,他的投資風格也既快又準,而且有自己的判斷,不追風口。

  劉博評價張野十分敢“賭”,而且“賭”得很準,對於消費升級下各類做增量市場的項目有獨到的眼光。

  “天使投資人的意義,就是去尋找有可能成長為未來企業家的人。你投資他們就好了,至於他們做的是什麼,反倒沒那麼重要。這個項目不行,再投下一個,因為他們終究會成為企業家”,張野談到。

  在採訪的最後,邦哥問張野,你最滿意的一個投資項目是什麼。他回答說:

  我自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