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定製交友”究竟是什麼貨色?
2018年05月25日17:17

原標題:“甜蜜定製交友”究竟是什麼貨色?

“甜蜜定製交友”究竟是什麼貨色?

背景:近日,一款從海外舶來的交友APP“甜蜜定製”因其登上蘋果商店(中國區)免費社交類應用第一、免費總榜第五,引發關注。人們發現,這款交友軟件,本質上是一個“物化女性,挑戰公序良俗”的高級版“援交平台”。甜蜜定製微信服務號因違規已被封停。其在中國的主體公司“娛發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被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為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繫。

新京報發表新吾的觀點:從其創始人布蘭登・韋德的不少出格言論中,我們可以看出這款APP歪曲的價值觀。“年輕女孩被包養是給了她們自信”,“援交賦予女性追求幸福生活的可能”……雖然在中國的官網上,運營者將Sugar Daddy翻譯成了“成功人士”,但直譯出來,它就是“乾爹/糖爹”。這樣的詞給人什麼樣的暗示,不言而喻。它雖然編織了一個個美好故事,但年老有錢的男人,只消在這個平台上亮一下身家,年輕貌美的女生們,就奔著金錢與“美好生活”而來了。代價就是美好青春與肉體。平台上簡單粗暴的挑選標準暴露了一切――男性要填寫淨資產和收入,30萬起步;而“妹子”除了要填寫年齡、種族、身高、教育程度等基本信息,還有體形(較瘦―健美―勻稱―S形―微胖―偏胖―其他)、髮色、是否吸煙喝酒等選項。試問,這是交友,還是挑選性伴侶?掛著“高端交友”的旗號為挑選“性伴侶”打掩護,著實體現了它的雞賊。有媒體早就指出,“甜蜜定製”在國外早就“臭名昭著”了,已被屢次批評,而且還鬧出過刑事案件。現在它又“空降”中國,自然是看中了中國龐大的市場。打著交友旗號為“包二奶”“找乾爹”提供便利,嚴重違背公序良俗。有關方面該出手時,就應該出手。這樣的平台存在得越久,對社會的禍害就越大。

小蔣隨想:這種APP能登上軟件商店下載排行榜前列,一些下載者或許是抱有獵奇看看心理,還有一些人恐怕是真想“甜蜜”一下。由此,某些人的“三觀”不正,“包養”違背道德良俗,援交與賣淫嫖娼的關係,等等,都將面臨社會抨擊。人們還可能想到前幾年備受指責的“海天盛筵”上的所謂“淫趴”。“多金男”和“援交女”的金錢與肉體交易,會因為“淫趴”被整頓而消失嗎?“甜蜜定製”的出現,何嚐不是“交易中介”移植到了手機APP上,並且不限時間和地域。肉體交易也搭上了手機應用的快車,是值得思索的。從這一角度看,就算“甜蜜定製”被封殺,會不會有其他致力於當“老鴇”的軟件設計者與網絡經營者填補空白?所以,對管理者而言,應當像掃黃那樣,持續監督並打擊網上淫穢色情,努力維護網絡空間的潔淨,在傳播導向上對齷齪交易說不。某些人更別拿“求包養”“當乾爹”是“自由”說事兒。這種行徑在道德層面根本上不了檯面,試圖強詞奪理只會暴露心虛。再者,騙子也出沒於網上,“愛財女”以為傍上款爺,沒準卻被騙財騙色,“多金男”以為搭上“嫩模”,未必不是遇上“酒托女”乃至敲詐連環套。高危的性行為蘊含多重隱患,“甜蜜定製”最終可能萬劫不複。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只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