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婚外情致女方生三胞胎 被索要14萬孕檢等費用
2018年05月09日02:51

  原標題:男子婚外情致女方生3胞胎 被要求出14萬孕檢等費用

  與同學相戀,並懷上三胞胎,原本是件喜事。但如果是段婚外情,那就另當別論了――汪虹就遇到這樣的事。兩人的感情不僅中止,而且還為三胞胎的生育費、撫養費等問題,鬧了上法庭。

  雖然法律規定,非婚生子享受婚生子的同等權利,但產檢、住院、生育費是否該雙方共同承擔?。近日,金堂法院參照同居關係中的共同債務問題及公平原則,判決孩子的父親劉軒與汪虹共同承擔此部分費用,加上三胞胎的醫療費,劉軒共計支付汪虹50205.83元。

  婚外情生下三胞胎

  2015年7月,在成都上班的汪虹和高中同學劉軒走到了一起。那時,劉軒還在外地工作,每個月到成都和汪虹一起住幾天。直到2016年2月,汪虹發現懷孕時,劉軒才吐露自己其實已經結婚,還有一個兒子。汪虹認為劉軒欺騙了自己,但劉軒說他是與前妻“分手”後和汪虹談戀愛的。劉軒口中的“分手”,其實是和前妻自行簽下了一紙離婚書,並沒有正式辦理離婚手續。直到2016年10月,劉軒才和前妻通過法院判決離婚。

  劉軒希望汪虹把孩子打掉,汪虹到醫院檢查後,發現是三胞胎,內心不捨,執意要生下孩子。此後,兩人便斷了聯繫。懷孕34周時,汪虹早產,三胞胎女兒一出生,就被送進保溫箱,三個孩子分別在醫院住了8天、11天、20天,開銷較大。加上汪虹前期的孕檢、住院生產等費用,汪虹大約算了下,自己一共花了約14萬元。

  汪虹要求劉軒承擔這些費用,並持續支付孩子撫養費,但劉軒認為是她自己堅持要生下孩子,即便給錢,也只負責孩子的部分,不認可汪虹自己生產檢查的花費。兩人無法達成一致,汪虹將劉軒訴至金堂法院。

  25歲小夥有4個孩子

  2016年10月,金堂法院立案後,劉軒申請了親子鑒定。經鑒定,三胞胎確為劉軒子女。1993年出生的劉軒,至此已經有了4個孩子,但沒有一個和自己共同生活,因此在法庭上,劉軒表達了想要孩子跟隨自己生活的想法。

  法院認為,二人在沒有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情況下,同居共育了三胞胎,非婚生子女享有與婚生子女同等的權利。

  “一般來說,兩週歲以下的子女隨母方生活,而且根據我國婚姻法規定,離婚後,哺乳期內的子女,以隨哺乳的母親撫養為原則。這個案子中,三胞胎尚在哺乳期,暫時隨母親生活比較合適。此後如果雙方對子女撫養問題還有爭議的話,可以在出現新的情勢變更事由後,自行協商或另案主張。”本案承辦法官盧萬表示。

  汪虹要求劉軒每月支付撫養費4500元,法院沒有支持這個數額。綜合考慮後,酌定被告每月支付三個孩子撫養費共1500元,至孩子年滿十八週歲時止。

  法院:同居關係不受法律保護

  庭審中,雙方最大的爭議為汪虹懷孕期間檢查、住院生產的費用約6萬元,汪虹要求劉軒全部承擔,遭到劉軒拒絕,劉軒表示已多次讓汪虹打掉孩子,是汪虹不顧反對堅持生下的。法院認為,原、被告未經結婚登記就同居,同居關係不受法律保護,雙方作為成年人應當認識到此種行為的危害性。此外,雙方也應當且能夠預見到未採取安全措施發生性行為,有可能帶來一系列後果,這些後果當由雙方共同承擔。

  “生育孩子必然要經曆備孕、懷孕、妊娠、產後恢復等階段,住院檢查、妊娠花費也在情理之中,這些費用應當視為原、被告共育子女所花費的共同債務。參照相關法律規定,同居期間為共同生產、生活而形成的債權、債務,可按共同債權債務處理(《最高人民法院》)。因此,這部分費用也應由原、被告共同承擔。”此外,盧萬認為,原告作為母親生下三胞胎,從公平的原則出發,由雙方一起分擔這筆費用也更為合適。

  最終,關於三胞胎醫療費、門診費、藥品費及原告檢查生產費用,扣除醫保報銷部分,法院判決,被告劉軒支付原告汪虹50205.83元。“同居關繫在現行法律中不受法律保護,不能直接適用《婚姻法》,但同居關係期間生下的孩子(即非婚生子)享有和婚生子女同等的權利,因此法律上對這三胞胎的生活費、醫療費有明確的適用規定,但對於產婦自身的花費沒有明確規定。這是本案審判的難點所在,也是同居關係潛在的風險之一。作為成年人應當意識到自身行為可能帶來的危害後果,並為這種後果承擔責任。”盧萬說道。

  (文中汪虹、劉軒為化名)

  來源:成都商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