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建波:林毅夫團隊坍塌
2018年05月07日10:18

  孫建波:林毅夫團隊坍塌

  來源:經濟學家圈

  作者:孫建波,前銀河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吉林報告》討論的第一發起者

相關閱讀:

吉林報告引激烈爭鬥:林毅夫反駁被稱為政治家

林毅夫《吉林報告》引發大討論:欲振興東北先留住人

學者致信林毅夫吉林報告:不應過分強調單一經濟理論

林毅夫團隊萬字回應吉林報告爭議後,田國強要求其道歉

  本想匿名評論,原因不是不想負文責,只是不願林毅夫團隊又來噴,說是想借他們出名。要不是實在看不下去,也不想寫。我不是學術理論界的,不擔心在學術前途上受到負面影響。去年批評《吉林報告》要在東北發展輕紡工業,我就一句大實話:這是要把東北往溝裡帶。如今,我看到的所謂新結構經濟學,就是一副狗皮膏藥,到處亂貼,到各省市要出產業規劃,他們懂產業嗎?幾個沒畢業的研究生做做樣子搞個調研就能為地方經濟出謀劃策?還是去年的話,不要挖我的師承,不要問我是哪個大學的。師生關係最高境界:日後你惹禍,不把為師說出來就行。

  五一期間,我在外看一個投資項目,收到朋友的微信,發來賈根良教授對新結構經濟學的評論。該評論原文,已經“因違規而無法查看”。據說是因為有人舉報所致。本來,學術討論,是很乏味的,我不會有興趣看。但上升到舉報,我好奇地看了看。

  1.單純的賈教授――皇帝新裝里的小男孩

  文章很簡單,賈根良教授認為,中興通訊被美國製裁,說明發展中國家要是不超前發展高科技,就會被發達國家掐脖子。賈教授認為,林毅夫的新結構經濟學主張發揮比較優勢,發展中國家要集中精力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是錯誤的。並指出:新結構經濟學與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等我國大政方針背道而馳。

  對賈本人,我不瞭解,特意詢問了人民大學的老師。得知:賈是一位單純的學者,並且還是長江學者,學術造詣很高,只是很單純。所以,就像皇帝新裝裡面的小孩子,把新結構經濟學的荒唐指出來了。學術圈都知道新結構經濟學是荒唐的,只是大家不想說罷了。賈教授認真了,為什麼認真呢?因為他擔心政府真的相信新結構經濟學,誤國誤民。

  其實,賈教授多慮了,經過“吉林報告”的爭論,我估計各地政府部門對於新結構經濟學,只是假裝很尊重罷了。畢竟,林毅夫教授曾經到世界銀行任過職,畢竟林毅夫教授是北京大學的教授,畢竟,林毅夫的研究中心是國家級智庫。這些頭銜,各地政府在自己的報告中需要借用一下,增強“權威性”。至於新結構經濟學,恐怕是不會有人相信了。難道真的要讓吉林省發展輕紡產業去?傻子也不會相信吉林在輕紡產業上是具有比較優勢的。這種違背常識的事情,林毅夫的團隊竟然能夠“精緻地論證”,這個不是皇帝的新裝嗎?

  林毅夫團隊批賈教授的文字,我最終還是看不下去了,怒了。

  林毅夫團隊竟然說:“但是,賈文以(錯誤)批判新結構經濟學的方式來試圖提高演化經濟學的地位和注意力,我覺得並不是學術上最有效的辯論方式與營銷方式。”

  林毅夫團隊的王勇,沿襲了林毅夫團隊的一貫作風,先說自己是國際權威:“讀書時也曾翻譯過Peyton Young的演化博弈論的著作,也讀過Richard Nelson的一些著作(我申請赴美讀書時,有幸蒙Nelson教授寫了推薦信)。”然後再說批評者不懂,斷章取義。就差說無理取鬧了。

  2.林毅夫團隊的霸道――知名學者點名要求道歉

  記得去年夏天,每一個批評《吉林報告》的學者,和我們這樣的非學者,都被林毅夫團隊斥為“想借林毅夫出名”。林毅夫團隊非常傲慢地表示:“不與用火柴點火箭的人討論”。甚至還對多名學者進行了歪曲事實的辱罵。記得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院院長田國強公開要求林毅夫團隊道歉。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林毅夫教授竟然在微信群公然表態,說他自己與國際最接軌,得到了最多的諾獎得主和權威機構的認可,所以他自己是最權威的。言下之意,中國的其他學者,沒有資格挑戰他這個權威。

  這種態度,是學術爭論的態度嗎?儼然一個學術惡霸,還有門下的一群氣急敗壞的幫兇。

  記得去年以來,每一位學者在批評新結構經濟學的時候,都要先做個“非常尊敬林毅夫教授”的表態。這是什麼?這是禮節。比武之前還先鞠躬呢。而林毅夫團隊的回應是什麼?大致都是:“你不懂”,“你斷章取義”,“你營銷炒作”,“你想借林毅夫讓自己出名”,“你們歇歇吧”。基本都是這種態度。尤其是最後一種態度,每次的表達形式不一樣。記得去年是“不和用火柴點火箭的人討論”,這次針對賈根良教授,說的是“我很忙,沒空理你”,原文表述是:“我自己的研究還正欠著不少合作者,學術雜誌,很多債,對自己學生的指導方面也急需完成一些事情。所以,我本人就懷著真誠的歉意暫時不再正式回覆賈教授的回應了。”

  記得有人跟我說,林毅夫本人是很謙和的,只是他的學生把他當成了神,容不得任何質疑。我對後者表示懷疑,如果林毅夫本人是謙和的,為什麼會有去年微信群的那些言論?難道自封權威來壓製討論是謙和?

  如此看來,賈根良教授說錯了,不是什麼新結構經濟學轟然坍塌,而是林毅夫團隊的坍塌。

  都說做人做學問,林毅夫團隊做人如此,實在是意料之外,讓人大跌眼鏡。

  林毅夫團隊的坍塌,是由於他們抱著一個“一家之言”的觀點,偏要說自己是理論。不僅是理論,而且能夠解決所有發展中國家的問題,就差放之四海而皆準了。這就是他們一直奉為聖經的“新結構經濟學”。

  一個胸襟如此的團隊,能為國家發展出謀劃策嗎?一個經不起實踐檢驗,毫無理論體系的狗皮膏藥,能成為一個傳世經濟學理論嗎?答案在廣大網友的心中,在這些用火柴點火箭的網絡評論中。你們無論動用多少力量來刪帖,都改變不了我們這些“用火柴”的網友的看法。

  3.新結構經濟學到底是啥?

  一個理論,應該有明確的理論基礎。林毅夫團隊在描述其理論的時候,明確提出,發展中的後發國家,要發揮比較優勢。於是,針對中國要不要製造飛機,林毅夫的觀點如下:

  “如果飛機在中國就不可能有很大的市場! 因為這個需要很高的收入水平! 所以美國是世界的飛機生產基地,市場規模是給定的,它給定源頭,給定你的收入水平”(林毅夫,2005)。”

  對此,賈教授提出:“王勇教授不會不知道我國的大飛機在20世紀80年代初慘痛下馬的教訓吧?也不會不知道我國在八九十年代在飛機製造業上一再被美歐跨國公司欺騙的教訓吧?”

  據說,林毅夫教授還批評過韓國不切實際地發展芯片產業。有北大校友在網上曝光林毅夫教授的課堂言論:

  “10年前,我在上《中國經濟專題》課程時,林毅夫老師曾說:“韓國這種規模和檔次的國家,其比較優勢就是生產中高級零部件、做高級代工,就像台灣那樣,千萬不要去搞全產業鏈的生意,比如整車,比如日本美國那樣大而全的消費電子產業。”

  然而,正如這位網友所說,韓國的策略卻是:集中力量尋求突破,從而培養出能和國際一線巨頭pk、甚至保持該領域全球領先的優勢的企業――三星、現代、SK,芯片,造船、汽車等都是如此。

  當中興通訊被美國人斷了芯片供應的時候,賈根良教授對新結構經濟學的批評是中肯的。我又看到了林毅夫團隊的慣用手法:“我們……劃分了五大類不同的產業(包括彎道超車型產業,戰略型產業等)”。

  我想問,你們新結構經濟學,是狗皮膏藥嗎?不管什麼病,你都製定了產業政策?彎道超車型、戰略型產業,和你們新結構經濟學有半毛錢關係嗎?是不是只要正確的都是你家新結構經濟學的?凡是批評你們的都是沒有認真讀你們的理論?

  賈根良教授提出了一個非常基礎的命題:產業政策的理論基礎:比較優勢還是技術趕超?

  如果按照林毅夫的理論,恐怕中國永遠也別想有高鐵,也別想有打飛機。比較優勢,實際上市一種“國際分工宿命論”,把一個發展中國家,永遠定格在“跟隨者”的位置上。林毅夫團隊,通過強調有為政府,希望獲得政府的支持。殊不知,政府也不是傻子。你說政府該有為,這與經濟學理論上說的無為不是一個概念。你們不要混淆視聽。有為政府,說的是要積極作為,營造良好營商環境;無為政府,說的是政府不要幹預企業經營。

  實際上,不僅僅是中興通訊被美國掐脖子的事情宣告了新結構經濟學的轟然倒塌,去年夏天《吉林報告》大討論的時候,全社會就見識了林毅夫團隊所說的“吉林要發展輕紡業”。林毅夫團隊,是把這塊用於解釋國家“追趕”的狗皮膏藥,貼在了一個區域經濟的發展上。你問問全國人民,需要吉林發展輕紡業來掙錢養家嗎?東北振興那麼多資金,就是讓你發展輕紡業來替代江浙的輕紡業的?滑天下之大稽。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新結構經濟學這塊狗皮膏藥,完全的一家之言,卻被當做“理論”來捍衛。這次,面對長江學者賈根良的評論,林毅夫團隊喝令閉嘴。原文是:“不是用類似娛樂新聞的標題文章僅僅在網絡媒體上打嘴仗。因為事實證明,那是比較低效的學術交流方式”。這位林毅夫團隊成員對其他學者完全不屑一顧。話是這麼說的:

  賈文以(錯誤)批判新結構經濟學的方式來試圖提高演化經濟學的地位和注意力,我覺得並不是學術上最有效的辯論方式與營銷方式。建議作者不妨認真閱讀《產業政策: 總結,反思,展望》。

  較之《吉林報告》討論時說的“不和用火柴點火箭的人討論”,好像文明了不少。

  但對賈教授觀點的“歪曲”,還是溢於言表。所以,我看,賈教授還是以長文反駁了。可見,長江學者,怒了。

  韓國的芯片和汽車產業的成功、中國在大飛機上的教訓,中興通訊的被掐脖子,都說明新結構經濟學這塊狗皮膏藥沒啥用。可笑的是,他們竟然說自己也主張發展戰略產業。你們的理論你們自己忘記了嗎?

  這位林毅夫團隊的核心成員,大言不慚地說:“將國際政治因素,演化經濟學等不同的學科或者不同的分析方法更好地借鑒引入新結構經濟學的分析中來,這些的確是值得認真研究的,新結構經濟學本身也在不斷髮展與完善過程中。”

  不知道這塊狗皮膏藥,要將多少觀點囊括其中。連基本的理論基礎都沒解決,就想著所有的正確觀點都是自己的,就想著你們新結構經濟學包打天下啊,就鄙視所有批評的國內學者。所有批評者都是:“你不懂”,“你沒有認真讀我們的文章”,“你們是想借林毅夫出名”。

  讀書要讀經典,一個連自己信奉的理論基礎都不明確的所謂理論,遇到任何問題都亂貼狗皮膏藥的理論,恐怕是要誤人子弟的。記得金庸筆下的少林派,對任何武功典籍都是在尊重的基礎上,兼收並蓄,但從來不會抹殺了武功典籍原型的存在。像新結構經濟學這樣,號稱自己信奉的是“比較優勢”,遇到解釋不了的現象,就說自己“有五大產業規劃,什麼都概括了”。這樣無節操,是什麼門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