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配生活”人人都想要 但可能正在毀掉你的人生
2018年05月06日21:41

  原標題:高配,正在毀掉你的人生丨可讀

  “高配生活”,人人都想要。但暫時沒有實現高配的能力,卻強行擁有高配生活,一定會毀掉你。

  “隱形貧困人口”用來形容當下的年輕人,

  再恰當不過――他們不是真的沒錢,

  而是賺錢速度遠遠趕不上花錢速度。

  “高薪高位,有車有房,

  吃喝玩樂一樣不落,

  這是很多人都羨慕過上的“高配置生活”。

  但很多人其實還不具備維持“高配生活”的條件,

  卻寅吃卯糧,

  過度消耗未來的收入。

  本質上來說,這是一種底層思維。

  渴望生活變得高配,

  這沒錯。但打腫臉充胖子,

  強行把自己的“低配”偽裝成“高配”,

  一定會毀了你。

  “隱形貧困人口”到底是怎麼貧困起來,

  人民日報有過一個很精闢的總結:

  “能買戴森吸塵器就不用掃帚了;

  吃完牛油果又要吃藜麥了;

  100塊錢一張的‘前男友面膜’用起來也不心疼;

  一有健身衝動,就非得去辦張年卡。”

  (1)“隱形貧困購物”:

  現在的年輕人,只有兩種:

  有女朋友的為女朋友剁手,

  沒女朋友的為自己剁手。

  像我同事凡凡,一個月工資接近一萬,

  要拿一大半出來給女朋友買口紅買衣服。

  工作以前發誓存款一年至少要五萬,

  現在還差七萬。

  曾經看過一個紀錄片,

  叫《誰在引導我們消費》,

  裡面記錄了外國年輕人對蘋果手機的瘋狂程度:

  iphone 5S出來的時候,

  主持人採訪了連夜排隊的年輕人,

  問他們覺得5S和5的差別在哪。一個年輕人說:

  “不知道,5S是最新款唄。”

  “顏色。我喜歡5S的顏色。”

  ……

  結果就為了不同的顏色,

  不惜割腎也要買個新手機,

  哪怕舊的才剛用沒多久。

  (2)“隱形貧困飲食”:

  現代中國的恩格爾係數應該比以前要低很多,

  但對於年輕人來說,這是不存在的。

  中午是韓國菜,晚上是日本菜,

  宵夜是烤魚小龍蝦大披薩牛肉麵鍋包肉糖醋里脊木須肉糖醋排骨醬牛肉大盤雞辣子雞口水雞毛血旺香辣黑魚炒鯽魚清燉泥鰍風味茄子炸蝦仁爆炒肥腸花蛤雞蛋辣條煎餅榴蓮酥。

  一週六天全下館子,剩下一天拿來睡覺。

  “隱形貧困青年”大多沒成家,

  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飲食的意義再也不是餓了補充能量,

  而在於滿足口舌之慾,

  也就可想而知越吃越窮。

  (3)“隱形貧困健身”:

  花個好幾千幾萬買個健身卡,

  請私教一個月至少6000,

  一切的一切,都只有一個功能:

  健身五分鍾,拍照兩小時。

  至於跑步、游泳這樣的運動,

  根本不適合年輕人去做,

  因為不適合拍照。

  (4)“隱形貧困旅遊”

  一個叫“她當家”的作家講過這樣一個事:

  她去馬來西亞旅遊,

  在街上碰到一對中國女生,

  20歲上下,手上拎著大包小包,

  裡面是各大護膚品品牌、名牌包包。

  難得出國,她們最大的感受不是異國風情,

  而是這裏的折扣多麼划算,

  比國內便宜多少。

  攀談之下才發現,

  她們都是剛工作沒多久就請假出來旅遊。

  聊著聊著,“她當家”猛然發現有個女孩腳踝處露出的紅色襪子,

  “質地無論如何都算不上好,

  尤其是和她手上的一眾國際大牌相比,

  實在有些不堪。

  《中國青年報》曾經發佈過這樣一個調查:

  28.4%的年輕人是月光族,

  45.4%的人工作兩三年要靠父母經濟資助。

  而他們中間很多人,

  其實都是“隱形貧困人口”。

  很多人不由自主地變成“隱形貧困人口”,

  背後當然是有原因的。

  2014年,BBC出了一檔紀錄片叫《誰在引導我們消費》,

  分析了商家利用消費者心理進行商品銷售的秘密。

  這些心理,你絕對都有:

  A,攀比消費:

  B,焦慮消費:

  《誰在引導我們消費》的主持人雅克進行了一項美容項目:

  美容師先給他抽血,

  經過處理後將血清注入到雅克的臉上。

  “血清中的生長因子會能讓人看起來、摸起來更年輕。”

  雖然這項實驗並沒得到嚴密的科學證實,

  但美容師因為這個項目還是賺得盆滿缽滿。

  雅克說:“在我接受治療之前,

  根本不在乎容貌鬆弛變老,

  直到我來到這裏,

  我才覺得我應該開始擔心這件事了。”

  商品生產者挖掘出我們內心最恐懼的事,

  比如衰老、比別人落後,

  對我們進行精準打擊,

  讓我們乖乖地為了緩解焦慮而掏錢。

  但問題是,到底是這種焦慮式消費引發的恐懼心理,

  還是我們的恐懼心理催生出了這麼邪惡的消費模式,

  也是只有上帝知道的。

  C,衝動消費:

  所謂“衝動消費”,

  是你雖然是個成年人,

  但消費的時候還是像個孩子一樣,

  不加思考只憑一時熱愛就掏錢了。

  在美國、英國,

  每年光是兒童消費就貢獻了7000億英鎊。

  商家不僅要從兒童的口袋里掏錢,

  還要讓青年像兒童那樣掏錢。

  羅格斯大學的教授本傑明說:

  “成年消費者最大的問題,

  是他們會想得太多。

  看到一雙鞋,

  他們總是會很猶豫,

  然後說還是下週再買吧。

  這是銷售者最不願意看到的事。

  他們更喜歡成年人就像一個小孩一樣,

  跑過來說:oh,我想要!現在就要!

  所以商家就想了一個妙招:信用卡。”

  外國的信用卡,

  在現今中國,

  當然就是某唄借貸平台。

  用花唄有多爽,

  不用我多說大家都能想像得到。

  “螞蟻花唄”去年發佈了一個《2017年中國年輕人消費生活報告》,

  裡面就講到:在中國,

  90後年輕一代是花唄的主力軍,

  每四個90後就有一個在用花唄。

  以前哪怕想買,但沒錢,

  申請信用卡也麻煩;

  現在不是,只要一刷手機,

  “大學生認證”、

  “壞賬不追究”等各種手段借給你錢,

  讓你快速過上你想要的生活。

  數據顯示,月均消費1000元以下的中低消費人群,

  在使用螞蟻花唄以後消費力瞬間提升了50%。

  “隱形貧困人口”為什麼那麼流行,

  因為你放下手機抬頭一看,

  身邊都是同路人。

  就是因為這幾種心理作用,

  “隱形貧困青年”很難戒斷,

  往往出事。

  前段時間浙江出了個新聞:

  某個大一新生想去旅遊但缺錢,

  於是在某借貸平台上借了三千塊錢,

  打算放飛自我。

  可回來一看,

  他連本帶利總共要還上萬元,

  徹底傻眼了。

  學生嘛,哪裡有還錢能力。

  於是他拆東牆補西牆,

  不停地從其他平台借錢還款,

  利滾利最終要還13萬。

  這個同學不堪壓力,

  選擇跳樓輕生。

  幸好跳下的地方有個車棚檔了檔,

  他才死裡逃生。

  這樣的新聞,層出不窮。

  為了讓年輕人更好花錢,

  各種借貸平台應運而生:

  名校貸、愛學貸、趣分期、

  人人分期……看得人眼花。

  更可怕的是,

  很多人甚至鼓吹“借錢花逼你有出息”。

  他們引用了哥倫比亞大學的瑟里克曼教授的一項研究,

  這位教授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月供壓力沒有使美國的年輕人懶惰,

  還迫使他們更加向上,追求自立!

  特別是因為月供壓力,

  眾多家庭開始注意理財、

  精心安排家庭收支流水,

  並催生出家庭財務規劃這個職業,

  以保證每個月能按期交月供。”

  他們可能忽略了一個事實:

  美國的年輕人從小就要比我們獨立,

  哪怕是上大學的錢很多都是靠自己打工掙來的。

  而中國的年輕人在小時候被家裡寵著,

  長大了還要啃老。

  我們從小缺乏金錢教育,

  你讓這樣的孩子工作以後把過度消費當做動力,

  這和家長既要禁止孩子早戀、

  又要孩子一畢業就結婚一樣荒唐。

  這不過是為自己的買買買找的一個冠冕堂皇的接口。

  類似的毒雞湯,

  還是少喝為妙。

  誰在引導我們消費

  要撕掉“隱形貧困人口”這樣的標籤,

  你需要良性的消費觀。

  記賬、量入為出、克製自己都可以。

  但其實所有良好消費方法的本質,都是一個:

  你要把錢花在“收益值確定”的東西上,

  擠掉花在“收益值不確定”的東西上的錢。

  所謂收益值,

  其實是指你的使用頻率。

  如果一張健身卡一千塊錢不到,

  但你一年去不到三次,

  這就是對於你收益值不確定的商品:

  只有你確定你會經常用到的,

  才是“收益值確定”的商品。

  一次手機上的收費課程,

  可能只要199,

  但你買了好幾個,

  每天晚上還要加班根本沒時間聽,

  每一個課程的收穫就非常低,

  這就是收益值不確定的東西。

  而收益值不確定的東西,

  就是沒必要買的東西。

  時刻恪守這一原則,

  你可以去掉90%的無用消費。

  當然,你也可以一如既往地繼續無厘頭消費下去。

  畢竟,“隱形貧困人口”只不過是一個標籤。

  等到自己完全沒錢的那一天,

  那你就大大方方告訴大家吧:

  我的窮不是隱形,

  我是赤裸裸的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