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的我們》遇惡意刷票與退票的真相
2018年05月04日18:43

  原標題:票房那點事,真相與常識足夠釐清

《後來的我們》
《後來的我們》

  目前,國家電影局已經介入《後來的我們》遭遇惡意刷票與退票事件,並已給出了“退票情況確有異常”的初步結論。無論是還市場一個正常秩序考慮,還是出於對電影產業長期健康發展的考慮,這起無所顧忌的票房造假行為,都應該得到徹查,否則到下一個檔期,同樣的荒誕局面還會上演。對於這樣一個業內企業紛紛表態“厭惡”但卻又總有人跟風的不良現象,指望行業自律恐怕已經無效了。這場擊鼓傳花的遊戲,以《後來的我們》為節點,該到了鼓點停止的時候。

  現象

  刷票退票手段拙劣,卻能渾水摸魚

  對於中國電影市場來說,這是一個不尋常的五一檔期。關注這個市場的人,至少在這幾天里讀到了六份文本:《後來的我們》發行方貓眼關於惡意刷票與退票的聲明;《戰神紀》關於票房無故蒸發五百萬以及被惡意打低分的聲明;《幕後玩家》要求同行遵守正常市場秩序的呼籲;劉若英工作室以創作者身份發出的“誠信”聲明;淘票票關於五一檔期異常退票情況的說明,《英雄本色2018》導演丁晟要求光線提供宣發以及票補費用明細的要求……

  五一真是一個“熱鬧”的檔期,有人如此形容,這個檔期最好看的不是電影,最有故事的竟然是幕後。作為觀眾,不但要去分析究竟是誰在惡意刷票、退票、打低分,還要去判斷誰在渾水摸魚,還有誰在嚐試撇清關係……銀幕上的故事精不精彩另說,銀幕外的“競爭”可謂到了白熱化的程度。是當局者迷?還是旁觀者清?抑或大家心裡都明白,只是有些人揣著明白裝糊塗。

  《後來的我們》遭遇惡意刷票與退票的事並不複雜,外行人都能大差不差地看得懂。有關票房那點事,稍微拿常識來衡量一下,真相便水落石出。比如:電影票什麼時候緊俏到需要黃牛的地步了?多數購票平台19.9元的特價票是不允許退票的,為何會出現大面積退票行為?用刷高競爭對手票房數據的手段來進行競爭,這種做法難道不是愚蠢?

  同為購票平台,貓眼與淘票票的兩個文本,呈現出完全不一樣的指向,這其實已經形成了一份具有證據作用的“呈堂證供”,不用潮水退去,誰在裸泳已經很明顯了。

  丁晟導演要求光線提供宣發以及票補費用,則把五一檔期電影業內的內部矛盾,進一步暴露出來。這不禁讓人想起,2016年馮小剛導演因《我不是潘金蓮》排片問題,也以個人身份給萬達王健林寫公開信的事,萬達院線與《我不是潘金蓮》背後兩家公司貓眼和耀萊之間的競爭關係,也因此浮出水面。

  根源

  新平台崛起衝擊本不穩固的規則秩序

  老牌電影製作、發行公司,與新生的具有“獨角獸”潛質的新平台形成的較力與對峙,是五一檔期亂象的起因之一。新平台崛起的慾望與衝動,對本就不穩固的規則與秩序造成了破壞性的衝擊。而面對暗流的衝擊,中國電影市場又缺乏類似於美國《反壟斷法》的派拉蒙條款進行約束。

  派拉蒙條款明確要求,電影的出品與發行可以是一家公司,但電影巨頭公司不可以自己開電影院放映自己拍攝的電影,電影公司與旗下院線,必須強製拆分。當電影公司與院線不再是“一家人”的時候,買票房的成本增加,通過票房造假來抬升排片的意義就不大了,這樣便基本杜絕了片方之間的惡性競爭。

  從2009年《阿童木》票房造假到現在,快十年時間了,票房那點事始終拎不清,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有人認為,票房亂象會傷害到觀眾。其實,觀眾才不是最大的受害者,頂多部分觀眾被矇騙,上一兩回當看了場自己並不喜歡的電影。真正的受害者,恰恰是製造票房亂象的相關利益方,首先是吃相不好看,會損失品牌形象;其次是破壞了產業生態,汙染了自身的立足之地;最可怕的是會形成路徑依賴,以為憑藉小聰明與小動作就能“戰無不勝”,失去了“作品是硬道理”的信念。

  但是,《後來的我們》和貓眼的合作關係昭然若揭,即便在此番風波中皆聲譽受損,權衡之下或許依然是最大受益者――奶茶已然擠入十億級的導演行列,而貓眼身後的控股公司光線傳媒,在電影上映的前一天就漲停。

  治理

  票房問題處理不好,其他亂象解決起來更難

  目前,國家電影局已經介入《後來的我們》遭遇惡意刷票與退票事件,並已給出了“退票情況確有異常”的初步結論。無論是還市場一個正常秩序考慮,還是出於對電影產業長期健康發展的考慮,這起無所顧忌的票房造假行為,都應該得到徹查,否則到下一個檔期,同樣的荒誕局面還會上演。對於這樣一個業內企業紛紛表態“厭惡”但卻又總有人跟風的不良現象,指望行業自律恐怕已經無效了。這場擊鼓傳花的遊戲,以《後來的我們》為節點,該到了鼓點停止的時候。

  之所以票房亂象難以得到遏止,是因為在不同時間段,這場“權力的遊戲”主導方不一樣,從院線為抬升“嫡系電影”業績“偷票房”,到出品公司勾結院線“買票房”抬升股價,再到發行聯合票務平台戲耍院線“刷票房”……不同時期不同訴求,但歸根結底都是想通過投機取巧獲得短期利益。

  資本對電影業的滲透,有好處也有壞處,其中最顯而易見的壞處是,資本急於取利,把電影當成了“炒作品”,“炒手”的不擇手段,已經捆綁了整個產業鏈的幾乎所有環節,給電影產業的遠景蒙上了陰影。而劉若英發佈聲明,丁晟導演這次加入五一檔期的幕後混戰,都標誌著本該獨立於資本大戰的創作群體,依然無法在業界的利益糾葛中獨善其身。

  用真相與常識釐清票房上的那點事,只不過是促進電影市場回歸正常秩序的一個動作,這個市場還有其他亂象比如山寨抄襲、保底發行等,但對於票房亂象的治理更為迫切,因為一個公正的票房數字,是對所有真誠創作與製作者的最好回報。票房的事情處理不好,其他亂象解決起來更難。

  □韓浩月(文娛評論人)

  《後來的我們》

  上映日期:2018年4月28日

  預售票房:1.22億

  首日退票款:

  1500萬-2000萬之間,

  貓眼

  截至4月28日23點,退票數量約38萬張,涉及票房約1300萬,占影片當日總票房2.85億的4.6%

  貓眼聲明

  有54%的退票訂單確定是“用戶正常改簽行為,這部分用戶最終產生真實支付並消費;賸餘46%退票訂單中,有部分確定為惡意刷票,疑似黃牛行為,被惡意刷票訂單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貓眼平台並沒有干擾市場秩序的行為,平台疑似被惡意刷票並退票,現已將相關詳盡數據和證據提交主管部門,進行進一步的調查,並將暫時關閉退票功能。(註:貓眼同時也是《後來的我們》製作方之一和唯一發行機構)

  淘票票

  上映首日在淘票票平台的退票率為9.16%,接近日常退票率的3倍

  淘票票聲明

  這一異常現象連帶傷害了淘票票平台的售票業務並直接導致淘票票被迫暫時關閉票務退改簽業務,用戶的正常權益受損並促發大量用戶投訴,淘票票平台承受了巨大壓力,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經濟損失和品牌受損。

  如果在影片預售階段,通過虛假購票來粉飾預售數據,欺騙影院達到提升排片目的,片占比衝高之後再大量退票,這已經不止是道德層面的問題,而是嚴重的涉嫌商業欺詐行為,應嚴厲追責。

  (據媒體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