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的我們》退票事件迷霧重重 多方均否認造假
2018年05月04日10:31

原標題:《後來的我們》退票事件迷霧重重 多方均否認造假

電影《後來的我們》海報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5月4日電(記者 張曦)截至4日,電影《後來的我們》票房已突破10億。在高票房的背後,是針對上映首日就遭遇大量退票的質疑聲,儘管電影局已經介入調查,但目前片方、導演和第三方票務平台都矢口否認參與,到底誰買了上千萬的電影票,又退掉了呢?

  縱觀今年“五一檔”,電影《後來的我們》一直都充滿了話題,該片預售破億,上映當日票房達到2.85億,排片為43.9%,呈領跑態勢。

據貓眼專業版數據,電影《後來的我們》票房已破10億

  由於電影院在進行排片時,會參考第三方票務平台的預售數據,預售票房高的,自然會獲得更多的排片。然而,就在4月28日《後來的我們》上映當晚,就有自媒體爆料稱,該片遭遇大量退票,比例超出正常業務情況。

貓眼文化的第一份聲明稱在其平台上的退票票房約為1300萬

  數額有多大量?在4月29日,第三方票務平台貓眼文化的第一份聲明里,可以看到――“截至4月28日23點,經排查,貓眼平台疑似被惡意刷票並退票數量約38萬張,涉及票房約1300萬,占影片當日總票房的4.6%。被惡意刷票訂單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

  隨後,貓眼文化又再發佈聲明,稱在進行深入調查後,發現有54%的訂單為用戶正常改簽,因為售票系統改簽的步驟是先退票再購買,這批用戶最終也產生了真實支付,並非直接退掉不看。

貓眼文化在第二份聲明中稱疑似有黃牛惡意刷票

  針對賸餘的46%的退票訂單,貓眼文化方面認為部分是惡意刷票,疑似黃牛行為,將對刷票賬號進行查封處理,對惡意刷票的相關個人和組織追究法律責任。

  5月2日,同為第三方票務平台的淘票票,發佈了一則“說真話不容易,做平台有擔當”的說明。其中提到,淘票票2018年的整體退票率是3.17%,改簽率是0.63%,但《後來的我們》上映首日在淘票票平台的退票率為9.16%,接近日常退票率的3倍,改簽率為2.11%,超過日常改簽率的3倍。

淘票票的聲明中認為“存在無法何合理解釋的異常”

  和貓眼文化把退票歸咎於黃牛不同,淘票票方面認為,隨著近年來電影票在線購票比例大幅提高,以及影院整體平均上座率不高的情況下,電影領域的黃牛現像已微乎其微,已絕不可能對某一部影片的售票產生重大的影響。

  在淘票票方面看來,影片在預售階段通過虛假購票,欺騙影院達到提升排片目的後,再大量退票,已經不止是道德層面的問題,而是嚴重的涉嫌商業欺詐行為,應嚴厲追責。

貓眼文化方面指出,《後來的我們》預售一直十分火爆

  兩家票務平台給出不同的解釋,那麼退票的“嫌疑”是否歸於黃牛呢?

  記者試圖聯繫淘票票方面,對方表示以說明為準。但貓眼娛樂COO(首席運營官)康利,則出具了一組關於黃牛售賣電影票的截圖,但他表示截圖只能證明電影領域尚有黃牛存在,也就是說存在黃牛惡意刷票的嫌疑,但尚無直接證據可以確定。

貓眼文化方面展示的數據,顯示重大檔期都會有“退票潮”

  在康利看來,《後來的我們》之所以出現高退票率,是三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影片的關注度很高,其次是預售時間比較長且火爆,外加上映當日是工作日,一些觀眾會因為客觀原因臨時改簽。

  同時,他也強調,並非28日晚才發生退票,而是從24日、25日就開始出現這樣的情況,反而有的影城在上映時的退票率還下降了一些。康利還拿出一組數據展示,每逢假期,總會迎來一波“退票潮”。

電影《後來的我們》海報。

  與票務平台相同的是,片方和導演都矢口否認參與了“退票事件”。

  3日下午,劉若英在一場活動上被問到退票事件時,直言“該說的都說了,現在希望電影能夠回歸電影”。

  所謂的“該說的都說了”,是劉若英工作室4月30日發佈的一則聲明,其中提到團隊高度重視“退票異常事件”,會積極協助配合相關部門儘早查明真相,同時也強調“劉若英在電影行業24年,自始至終都以尊重電影、尊重團隊、尊重表演為重”。

劉若英工作室的聲明

  而電影《後來的我們》官微,也在30日澄清稱,影片在創作與製作過程中,始終以創作出一部好的電影作品為己任。因此會全程關注“退票異常事件”進展,希望徹查到底,水落石出。

  記者瞭解到,目前電影局有關負責人已對影片出品方、發行方等相關人員進行了約談,要求立即完善退票機製,認真查明存在的漏洞、進一步梳理情況、完善數據,形成書面報告報主管部門。

  電影局相關負責人在接受《中國電影報》採訪時表示,電影主管部門堅決反對不正當競爭,反對任何票房造假的行為,決不允許任何擾亂電影市場、破壞市場秩序、損害電影產業整體利益和聲譽的行為。(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