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的我們》4天票房超9億?誰製造了"退票門"?
2018年05月02日08:28

原標題:《後來的我們》4天票房超9億?誰製造了"退票門"?

  4月13日

  《後來的我們》開啟預售

  4月28日

  《後來的我們》正式在全國公映

  4月28日晚

  自媒體“電影票房”發佈截圖稱影片被大規模退票

  4月29日淩晨

  貓眼發聲明稱平台疑似被惡意刷票,退票數量約38萬張

  4月29日

  國家電影局約談影片出品方、發行方等相關人員,初步認定存在異常

  4月29日晚

  貓眼再發聲明,稱46%的退票訂單疑似黃牛行為

  4月30日晚

  片方及劉若英工作室發佈聲明稱,希望查清事實真相

  電影《後來的我們》自4月28日上映以來,4天報收超9億元票房,成為今年“五一”小長假期間最賣座影片。然而在票房猛增的同時,該片上映首日卻被曝出大量集中退票的情況,就此事貓眼針對《後來的我們》退票事件發表兩次聲明,指出4月28日出現的退票訂單中54%為用戶正常改簽行為,賸餘的46%退票訂單中有部分確定為惡意刷票,相關部門也開始介入調查此事。此次事件的背後,究竟是誰在主導,造假,永遠是一場沒有贏家的遊戲,無論誰是遊戲的“幕後玩家”。

  54%與46%

  4月28日,電影《後來的我們》帶著“預售票房1.22億元”和“創造國產愛情片最好預售成績”的標籤正式在國內上映。然而,就在該片首日票房達2.8億元的同時,該片在貓眼平台上卻集中出現大規模退票的情況,且據相關截圖和文字描述顯示,武漢所有萬達影城共出現4342張退票,東莞的萬達影城則有2800張退票,這引起業內質疑該片預售票房的真實性,並有猜測稱是為提升排片而事先自行購買大量電影票隨後再利用影城的退票政策再退票。

  事件發生後,作為退票事件涉及的售票平台,同時也是《後來的我們》發行方的貓眼,於4月29日淩晨緊急發佈聲明稱,平台不會有干擾市場秩序的行為,已將相關數據和證據提交主管部門,並透露,“截至4月28日23時,貓眼平台疑似被惡意刷票並退票數量約38萬張,涉及票房約1300萬元,占影片當日總票房2.8億元的4.6%。被惡意刷票訂單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

  與此同時,國家電影局也開始對此次退票事件進行調查,並在4月29日約談影片出品方、發行方等相關人士,依據國家電影專資數據平台的數據,國家電影局初步認定該影片退票情況確有異常,具體問題尚待研判。

  隨著國家電影局的初步認定,越來越多的目光聚焦在退票事件。4月29日晚間,貓眼二次發佈聲明彙報調查進展,並透露,“54%的退票訂單確定為用戶正常改簽行為”,“賸餘46%的退票訂單中,有部分確定為惡意刷票,疑似黃牛行為”。但這份數據卻再次引起人們的質疑。

  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表示,此次退票的數量較大,而對貓眼數據的質疑則主要集中在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消費者退票、現在是否還有這麼多電影票黃牛、消費者為什麼會和黃牛在該影片的退票上產生較高的同步。

  北京商報記者依據貓眼的數據以及公開數據粗略計算,截至3月底,全國大大小小共有9965家電影院,假若28日當天所有影院都上映了《後來的我們》,即平均每個電影院有38張退票,而54%的退票訂單為用戶正常改簽行為,平均每家影院有20.59張退票是用戶正常改簽行為。某影院經理曾先生表示,“平均數字表面看似乎不高,但並不是公開統計在內的近萬家電影院都會在28日上映影片,也不是所有上映影片的電影院均有退票,若排除不涉及退票事件的電影院,平均數字將會更高。另外當下黃牛的數量已大幅減少,退票訂單中所謂部分疑似黃牛行為,‘部分’又究竟是多大比例”。

  風波中的貓眼

  隨著退票事件持續發酵,在《後來的我們》退票事件所涉及的各方面中,擔任多重角色的貓眼無疑處於風口浪尖。

  前身為美團電影的貓眼,自2012年正式上線以來,經曆過多次架構調整,不僅在2016年4月成為一家獨立運營的公司,還在去年完成合併微影時代,使得此前電影在線票務市場三家平台獨大的局面,變為現階段貓眼和淘票票的兩家爭鋒。值得注意的是,現階段在線電影票務平台早已不再局限於票務業務,貓眼也不例外,並計劃重點發力電影其他環節,涵蓋電影發行、影視項目的投資出品等。

  在保利影業投資有限公司公共事業部總監劉建峰看來,隨著擔任的角色越來越多,或多或少會影響到自身的獨立性,“此前均稱票務平台為第三方平台,相當於擔任一個局外人的角色,並為行業提供較為公正的數據與信息,而現階段票務平台也參與到發行等方面的業務,參與到市場遊戲中,攪了這趟渾水,很難說清旗下相關業務佈局是否會受到影響,還需等待後續國家電影局的進一步調查結果”。

  儘管目前尚不能得知貓眼是否在《後來的我們》中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但退票事件的發生勢必會對貓眼未來的發展產生一定影響。“無論貓眼在此次退票事件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是否存在不正當競爭的行為,或多或少都會對未來電影發行等方面的業務產生影響,與之相比,票務業務受到的影響相對較小,因為觀眾在選擇在線購買電影票時大多還是依據自己的消費習慣”,劉建峰表示。

  除此以外,有業內人士表示,鑒於當下在線票務市場為貓眼和淘票票雙巨頭的市場現狀,且二者之間的競爭愈發激烈,此次事件的發生也給了淘票票追擊貓眼的機會,或許會使二者之間的差距進一步縮小。

  誰是“幕後玩家”

  近些年來,無論是各路資源還是跨界資本,都始終縈繞在持續高溫的電影市場周圍。與此同時,一些不和諧的聲音也在頻繁出現。從手寫票到幽靈場,偷票房現象始終屢禁不止,而票房背後的貓膩也是花樣百出。區別以往,此次《後來的我們》退票事件有反常態,而誰又是幕後的操縱者呢?

  曾先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購買預售票房從而拉高影片的首日排片,其實是業內為營造票房、口碑聲勢的常用手段,但我個人認為,這樣的行為嚴重損害了院線及消費者的利益。”同時陳少峰認為,假若《後來的我們》退票事件經過調查顯示為惡意退票,操縱該事件的相關方面則是一方面實現了高排片的目標,另一方面又將成本和損失轉嫁到影院和院線方面,這會導致院線此後不願再進行票房預售等操作,最終傷害的還是電影市場。

  除此之外,有一種說法是,競爭方故意為之,使用軟件、僱傭團隊操縱。對此,從業者表示,退票事件背後究竟是誰在操縱,從目前各方的聲明及發佈的數據均無法簡單得出結論,一切有待相關部門公佈調查結果,但現在從該片上映4天實現超9億元票房可以看出,這部電影成為了最大的受益方。

  “電影這門生意如今正吸引著越來越多人的關注,但若要構建出一個成熟的電影市場,而不僅僅只滿足於電影票房市場,做好電影市場,絕非有錢就行,從業者在生產產品、培育市場的同時,也不能忽略行業隱患。客觀而言,偷漏票房絕非近些年才有的新鮮事物,然而它之所以會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正是因為此類行為已經愈演愈烈,開始嚴重危害片商、院線、消費者等多方的利益,尤其是對於當下的國內電影市場而言。”影評人劉暢強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