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劉若英:48歲仍挑戰自己 但也常想說不幹了
2018年04月29日00:10

原標題:導演劉若英:48歲仍挑戰自己 但也常想說不幹了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4月29日電(記者 宋宇晟)28日,劉若英導演的首部長片《後來的我們》上映。從十幾歲時不顧一切追逐音樂夢想到進入演藝圈,從在《粉紅女郎》中“自毀形象”到去年以47歲的“高齡”穿上西裝以“劉若男”的身份亮相,劉若英一直在挑戰自己。但在這些成就的背後,她其實也有不少的煩惱,例如會因年齡增長而恐慌,也在忍受和孩子的分別,也常想說“不幹了”……

劉若英。英兒工作室供圖

  “做導演難。”在劉若英決定要執導一部電影之前,她就已經知道這是一份並不輕鬆的工作。

  那為什麼還要去導?多年前,她就曾在接受採訪時給出這樣的答案――“其實四十多歲的華語女演員能拍的戲愈來愈少,但是實在不想離開電影,所以我換一個身份繼續做一個電影人”。

  如今,劉若英執導的第一部長片已經上映。在她看來,自己的工作已告一段落。“票房是宣發團隊的工作。如果票房好,對我而言是更開心,更開心的事情,但它真的不是我能控製和預期的事情。”

電影《後來的我們》劇照。

  電影上映的同時,劉若英也將第一次執導長片的點點滴滴集納成書。“可能因為我一直都有出書的想法,過去也出過書,所以這次也想把這些事情儘可能地記錄下來,因為我覺得,如果當時不記錄,後來都會忘記。”

  對於大多數觀眾來說,一部由劉若英執導的名為《後來的我們》的電影,很容易聯想到她的經典歌曲《後來》。不過她卻直言,這兩者之間並無聯繫。

  “這部電影並不是後來的延伸。其實是改編於我的一個短篇作品,叫做《過年回家》。但《過年回家》這個名字,已經有電影了。而當我聽到五月天的《後來的我們》這首歌,覺得它的歌詞大意就是電影里想要表達的東西,所以我就跟五月天要了這個名字。”

劉若英。英兒工作室供圖

  就像開頭說到的那樣,劉若英對於當導演這件事最初是抗拒的。

  “大概在30歲出頭的時候就有人跟我說,我應該去做導演。我說絕對不可能。因為我看到張艾嘉張姐。當時我覺得幹嘛啊,好好日子不過,要那麼累,那麼辛苦。”

  但當劉若英第一次執導長片時,她仍然覺得自己低估了導演這份工作的辛苦程度。“即便以前跟我說導演很辛苦,但因為沒有跟導演二十四小時在一起,並不知道原來我沒有見到的時候,導演更辛苦,所以真的比我想像的要辛苦很多。”

  不但如此,她還堅持把拍攝經曆記錄下來,寫成書。她後來苦笑,這“其實就是挖了一個坑給自己跳”。

《後來的我們》書封。出版方供圖

  作為一個媽媽,導演的工作還讓劉若英不得不“拋家離子”。她也曾幻想,可以帶著兒子一起去拍戲,“但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我非常非常捨不得我的孩子沒有在我身邊,但是我會儘可能地安排,過兩天就要跟他碰面,再也不要分開那麼久了。”

  而談及這段拍攝經曆,劉若英顯得十分謙虛。她自認“不懂攝影,也不懂燈光,也不懂美術”,卻“得到了最大的幫助”。“似乎只有他們問我放不放飯的時候,是我覺得我權力最大的時候,”她在一段採訪中這樣說,“但我懂就是跟他們說,來‘勾引’他們一起來做一件事情。”

劉若英在拍攝現場。英兒工作室供圖

  事實上,在影片上映前一天,劉若英還在忙著路演。在接受媒體群訪時,她直言,“我覺得,我現在就剩下最後一口氣,堅持要把這件事情堅持做完,否則前面所有團隊那麼多的努力前面就浪費了”。

  “其實我也常常想說不幹了!但他們跟我在一起的那些畫面一直在我的腦海里,即便他們沒有在我的身邊,在這一路的路演過程中,我手機都會不斷地收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加油和打氣。”

  壓力大的時候,劉若英也願意把寫書看成是“一種舒壓的方式”。“有時候想罵人,寫一寫,就沒有那麼想罵他。”她笑說。

劉若英。英兒工作室供圖

  而不論是拍電影還是寫作,對她來說就是“一種情緒的傳遞”。“包括做演員和歌手,都是想把自己的一些情感分享給大家,然後讓大家覺得,我跟大家都一樣吧。”

  被問及此後有什麼計劃,劉若英坦言,只想好好休假。“我接下來想好好去旅遊。如果有工作,我也希望是跟旅遊結合的。所以接下來問我的工作計劃,我都會想,那裡好不好玩,能不能帶著兒子一起去。”

  如果說非要有什麼規劃,她自己給出了一種假設――“未來我就想在別人的電影里客串一下,在別人演唱會當嘉賓,感覺這樣還蠻好玩的”。(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