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車展,你那好看的皮囊
2018年04月27日07:57

原標題:北京車展,你那好看的皮囊

讓我誇北京車展,就像讓人誇我長得漂亮一樣,都是件困難的事。

不喜歡北京車展,由來已久。

十年前,北京車展剛從東三環的老展館搬至天竺新館。第一次去,我們從下車地點走了將近兩公里,才走到展館大門口,就見朝陽的警察與順義的警察正為了各自的地盤爭得不可開交,心中頓生不祥之感。後來的經曆證明,北京車展果然不是吃素的:媒體叫苦不迭,廠商也叫苦不迭,北京車展好看的皮囊下,埋藏著一顆讓人苦澀的心。

四年前參加北京車展時,這種體驗達到極致。媒體日當天,在北京現代的展台擠成相片,苦等金秀賢,左不來,右不來,最後就見展館的工作人員舉著大喇叭到處喊:見面會因故取消。

因為安保問題,展館單方面取消了這次活動。他們的理由是充分的。安全壓倒一切。但展館里四處亂竄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有幾個是來自媒體。後來有人爆料:只要塞給門口的保安三百至五百元,什麼人都可以放進來。

對這樣的北京車展,我是心存恐懼的:當一場高規格的展會缺乏起碼的契約精神與服務意識,你對它還能有怎樣的期待與憧憬?

兩年前的北京車展就沒再去,昨天開幕的2018北京車展,我就看看各類直播吧,還有熱鬧非凡的朋友圈。據說北京車展還是有不小進步的,比如網上註冊記者證就開設了快速通道,可以把證件寄到家裡。儘管也有資深媒體人多次被拒,但還是在開展前拿到了記者證。

一位妙趣橫生的上海媒體人在朋友圈里發了張截圖:來郵件了,我的媒體證可算終於好不容易幾經波折通過了。可我昨天下午,已經取好證了。截圖的內容是組委會幾分鍾前的回覆:你的申請已經通過審批。

這充分說明,做一些形同虛設的表面文章,北京車展還是很有經驗的。

本著距離產生美的原則,我就在千里之外的南京,滿懷深情望北京吧。

北京車展洋溢著時尚的氣息,充滿年輕的活力,飽含科技的創新……用巨資打造出的這樣一場美輪美奐的車展,對我這樣的老年人來說,確實也有點力不從心。

往往是,剛到這家展台參加活動,另一家公司的催促電話就已打來。公關妹子的言辭充滿懇切,讓人難以拒絕。可憐的我,身體在此,心已遠去。展台上,廠家領導激昂慷慨的發言,一句也沒聽清。懷抱一顆歉疚的心,又投入另一場疲於奔命。

北京車展,燒的是銀子,拚的是人氣,儀式感高過一切。

再有,年紀漸長,誇人的本事下跌,?損人的功夫提升,有點倒著長的趨勢,越活越活不明白了。反應也越發遲鈍。別人能看出一朵花來,我卻看到了刺。別人奉獻了毫無保留的讚美,我卻吝嗇著廉價的恭唯,這不是給人添堵的節奏嗎?

說實話,我還怕遇見又一位賈躍亭。兩次或多次踏進同一條河流,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在越來越缺乏判斷力與鑒別力的當下,真不願被某些幻象牽著鼻子走。

如同《烏合之眾》所說:數量,即是正義。影響民眾想像力的,並不是事實本身,而是它們發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

車展上,強勢與弱勢的品牌立分高下,展館內,主流與邊緣的媒體也是三六九等。就像這兩天的流行語:時代淘汰你,與你無關。

我被這高妙的見解弄得有點蒙:我死了,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我必須死得明白。

如果說,現在費盡一切心機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以後什麼都不用做:車子不用自己開、駕駛快感不要親自體驗……那麼,現在有沒有人正在研發:飯不要自己吃、覺不要自己睡……這是不是才真正詮釋了“時代淘汰你,與你無關”的深刻內涵。

北京車展上,最令人遺憾的,就是那些踏踏實實做車的企業,往往會被淹沒在各種亦真亦假的高調宣言中。

鍍金製品,一定比真金更光亮。就如同,越有實力的人,越低調;越是投機的人,越張揚。而我們,總是搞不清賈躍亭們在何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