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遇見機遇(我的中國故事)
2018年04月17日09:16

原標題:在中國,遇見機遇(我的中國故事)

  迪亞拉(左)在和同事交流。

  本報記者 王明峰攝

  傑伊(右)和創業夥伴泰勒(中)、查理。

  資料圖片

  選擇在中國創業的許尚傑。

  本報記者 牛瑞飛攝

  中國是一個古老的國度,傳統的文化、技藝博大精深;中國是一個現代的國度,新的創意、新的產業層出不窮;中國是一個開放的國度,來這裏工作的外國人越來越多。走進中國,他們認識了一個真實的、不僅僅存在於部分西方媒體描述中的東方國度。當他們與中國或古老,或現代的行業相遇,便碰撞出了有趣的火花。他們見證中國的變化,中國也見證著他們的成長

 

  “我想把中醫帶去非洲”

  本報記者?王明峰

  每天早上7點半,四川省成都市一家中醫院的老年病區都會出現一位非洲醫生的身影,中等身材,戴著金邊眼鏡,穿梭於各個病床間,時不時舉起手裡的病例看一看。他操著略帶川味的普通話,跟患者交流時總是彎著腰,慢聲細語;給患者針灸時小心翼翼,全神貫注。

  他就是來自非洲馬里的迪亞拉。上世紀80年代,他在中國留學時接觸了中醫便如癡如醉,開始在廣州學醫,一直學到了博士後。迪亞拉說,他很認可中醫天人合一的整體觀和個性化的辨證施治理念。“我覺得越學越有意思。中醫博大精深,內涵豐富。一個外國人想學到底、學到通,非常難。我也還在學習,希望能理解通、理解透。”

  對迪亞拉來說,中醫入門就很難。第一個學期有醫古文課,對那時才學了一年半漢語的迪亞拉來說,簡直是天書。“瘋了,什麼都聽不懂。”結果可想而知――期中考試不及格。成績一向很好的迪亞拉覺得“天塌下來了”。他跑去書店,只要對學醫古文有幫助的書,《辭海》《康熙字典》……都抱了回來,翻啊翻,背啊背,終於過了這一關,再沒考過不及格。

  入門難,得到患者的認可更是不易。1997年,迪亞拉剛在成都坐診時,3天沒一個病人,好不容易來了一個,開門一看,“哐”的一聲關上門就跑。迪亞拉追到門口,聽見病人跟護士理論:“搗什麼鬼,我是來找中醫的!”“我就是中醫。我給你看,沒有效果,不收錢。”迪亞拉上前說道。結果,這位患者再回來時,把媽媽和妹妹都帶來了。如今,迪亞拉早已名聲在外,慕名來找“非洲中醫”的患者絡繹不絕。

  從學習到實踐,迪亞拉見證了中醫近些年的變化。“隨著中國不斷加大對中醫的投入,現在各個中醫院的條件都改善了,口碑也上來了。”迪亞拉所在的醫院知名度不斷提升,來看中醫的人大大增多,走廊里都擺上了病床。國家投入、百姓認可,迪亞拉看到了中醫振興的希望。

  在中國生活30多年,迪亞拉也見證了中國的變化。“感覺像做夢一樣,變化太快了。我剛來時,北京地鐵只有1號線和2號線。我們從五道口的北京語言大學去三里屯的馬里駐中國大使館,要坐兩路公交車,那時公交車開得很慢,兩頭還得走很長一段路,去一趟幾乎要花一天時間。如果下午在使館開會,上午就要從學校出發。”迪亞拉沉浸在回憶中,“成都的變化也很大。我1988年第一次來玩,成都的城區還很小,基本集中在現在的一環以內。等我1994年來成都讀書時,二環也挨著城邊上了。”

  “中國的飛速發展不僅惠及本國人民,也將惠及全世界人民,就像中醫藥對人類的醫療保健作用一樣。”迪亞拉覺得,中醫無國界,中醫是屬於全世界的。

  迪亞拉一直想把中醫帶到非洲去。“中非友誼不說了,非洲的發展也需要中醫。中醫藥很有效,在非洲應該有市場,受歡迎。”他還說,非洲有6000多種植物藥,可以用中醫的方法來研究開發,發揮這些植物藥的作用。

  “我希望中醫能在非洲開花結果。我們已經開始行動了,地也選好了。”迪亞拉有自己的長遠規劃,“我準備借鑒自己在雲南培訓鄉村醫生的經驗,在非洲各地培養醫生,很快就能把中醫藥鋪開,同時還要把醫療和教學、科研、醫養、康複結合起來。這件事做好了,是中醫的一張名片,也是非洲的一張名片。”

 

  “中國帶給我的機遇超乎一切”

  冷其姝

  “超乎一切。”當被問及中國給自己帶來了什麼時,美國小夥傑伊如此回答。他感慨說:“中國給了我創業與施展抱負的機會。換作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我們都無法做成‘寶友’這樣的平台。實在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2007年,剛剛大學畢業的傑伊來到上海,上海的生活節奏與城市活力立刻吸引了這個21歲的年輕人。原本只打算在中國生活一年的傑伊選擇留下來。後來,他又認識了美國人查理和泰勒。2015年,他們合夥創立了電商公司“寶友”。

  想法源於親身經曆。在中國的外國人常常聽說淘寶,但因為看不懂中文只好放棄。傑伊和朋友們就想,何不做一個網站,把淘寶上的商品信息翻譯成英文呢?很快,三人註冊公司、開發網站、設計網頁。“寶友”就此誕生,2016年3月正式上線。此後網站運轉順利,用戶越來越多。用戶可以在“寶友”上瀏覽商品,直接下單,還可以收到“寶友”發來的商品推薦。

  現在“寶友”已經有了30多人的團隊,傑伊喜歡自己的團隊:“大家工作都勤勤懇懇。有一天,辦公室突然斷網了,所有員工回家後全部加班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這種敬業精神不是能買到或逼出來的。”

  去年,“寶友”搬進了一棟四層小樓。“辦公室像家一樣,可以養寵物,有電玩、檯球、乒乓球等娛樂設施,地理位置也不錯。很舒服,很愜意。”與此同時,傑伊看到大洋彼岸的美國政治和社會動盪,“很慶幸可以遠離美國的種種事端,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專心投身自己熱愛的事業”。

  定居上海10多年,傑伊感受到中國最大的變化,就是外國人越來越多。在酒吧里,在許多活動現場,甚至在社交媒體上,外國人的身影日益活躍。“現在在上海可以結識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讓我有一種在家鄉的感覺。如今不出上海就能做的事可比以前多多了。”

  傑伊喜歡中餐,“很難挑出最喜歡的一樣。中餐之美正是在於其品種眾多,菜式豐富。”平日生活中,肉夾饃、餛飩、生煎是他的最愛。“每天下午遛狗時,我都會在樓下買一個肉夾饃當零食吃。”傑伊笑著說。

  傑伊並不滿足“寶友”如今所取得的成績。“今年對我們來說是至關重要的一年。”傑伊與團隊希望定義一種新的、更偏社交性質的購物觀念。“我們相信,未來可期。”

 

  “‘中國夢’助我們走上成功之路”

  本報記者?牛瑞飛

  美籍華人許尚傑是艾毅教育集團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坐在記者面前的他溫文爾雅,總是面帶微笑。他常年往返於中國、新加坡和美國,但最喜歡的還是中國。他說,中國,是一旦來了,就再也不想離開的地方。

  2003年,許尚傑從美國來中國創業,他選擇了教育領域:“中國絕對是全世界最適合創業的地方,這裏的人充滿了活力,充滿了對新事物的好奇心,頭腦特別靈活。就教育行業而言,中國有世界上最開放的市場環境,各種教育形式百花齊放,不論是傳統的中國教育模式,還是西方的教育理念,都發展得非常好,為全世界源源不斷輸送著最頂尖的人才。”

  15年過去,他對中國的發展感觸頗深:“我去國外出差,或者回美國,今年和前一年完全沒變化,甚至和10年前也沒什麼變化。但離開中國一星期再回來,總能發現很多新事物。中國的發展速度,我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曾感受過。”

  “十幾年前,我認為紐約是世界的中心,那時來自世界各地有理想、有能力的人心中都有‘美國夢’‘紐約夢’;如今,中國才是世界的中心,‘中國夢’成為全世界頂尖人才通向成功之路的鑰匙。”

  “跟你講一個特別神奇的故事吧!在北京,我遇到了很多在美國時的同學,而且都是偶遇。好幾次,我在北京的餐館吃飯,一抬頭,就看見了哥倫比亞大學或哈佛大學的同學,其中好幾位都是拖家帶口搬到北京,在中國開始了創業生涯。”許尚傑的語氣中透著不可思議,“我還有一位特別好的朋友也來中國創業了,在這裏創辦了一個二手車交易平台。他同樣認為中國是世界上最好的創業地點。”

  採訪臨近結束,許尚傑告訴記者:“有一點我特別遺憾,就是西方媒體對中國繁榮發展的真實狀態報導得很少,沒來過中國的人往往很難瞭解真正的中國是什麼樣子。其實中國機會多多、治安很棒、生活便利、美食醉人。來了,真的就不想離開了。”

  製圖:蔡華偉

  《 人民日報 》( 2018年04月17日 23 版)延伸閱讀 (責編:袁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