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飲酒:美禁止俄默許 但火星釀酒有無限可能
2018年04月14日08:09

  史密森學會網站為我們科普了如何在太空中釀酒。天上不會掉餡餅。也不能有啤酒。2007年,NASA成立的健康狀況調查小組確認歷史上曾有宇航員在飛往太空前喝了大量的酒,此後NASA正式禁止宇航員在執行太空任務時喝酒。 為了保證宇航員工作期間保持清醒,國際空間站也禁止飲用碳酸飲料。在引力強大的地球上與在太空中,碳酸飲料的氣泡表現有些不同。

  在太空中,氣泡不是浮在液體上層,而是平均分佈其中。在太空時罐中倒出的啤酒會漂浮到半空,而氣泡會呈現一種奇特的形態。飲料行業專家特里斯坦?斯蒂芬森(Tristan Stephenson)猜測,氣泡會“凝聚在一起,形成青蛙卵般的團塊”。

  百威要造火星啤酒

  英國雜誌《新科學家》曾描述過,“沒有重力讓液體停留在胃的底部、並讓胃中的氣體浮起來,宇航員打的嗝都是濕漉漉的。”在太空中其實打個嗝都不容易。

  所有這一切都阻止不了百威英博啤酒集團在太空中釀酒的無畏計劃。去年12月,作為微重力研究的一部分,百威英博通過SpaceX的火箭把20顆大麥種子送到國際空間站。空間站的科學家進行了兩次為期30天的實驗,一次實驗讓種子暴露在太空培育環境中,另一次是讓大麥發芽。在一份聲明中,百威英博宣佈其長期目標是成為首個把啤酒送上火星的釀酒商。

  眾所周知,水是啤酒的基本成分,在地球以外的太空領域中極為稀缺。但衛星成像證實,火星的岩石地表下方存在巨大的冰川。百威英博的創新和大麥研究團隊負責人加里?漢寧(Gary Hanning)說,“有幾所大學正在研究火星上的開採技術(包括采水技術)。開採者必須先取出冰塊,再執行融化、澄清、淨化冰塊等操作。不過,這樣開採出來的水依然十分有限。”

  我們都知道百威英博運營得很好,但要把啤酒運往遙遠的火星就另當別論了。火星和地球的距離隨著軌道變化而變化,介於0.55億至4億千米之間。據NASA表示,航天運輸成本約為每磅(約合0.45千克)1萬美元。“啤酒的每加侖運輸成本會很高,”漢寧承認,“我們希望在火星上種植食物和作物,並在那裡生產啤酒,而不是把啤酒從地球運往火星。”但有人提出異議,室外溫度零下幾十攝氏度時,如何享用冷啤酒。而且啤酒作物無法生長在只有沙子和鐵塵的地方。

  百威英博的大麥種植嚐試已經引發了一連串有關火星生活的問題,其中一些問題確實有點天馬行空。如果《火星救援》中馬特?達蒙能夠在自己的糞便中種出土豆並以此為生,那麼現實中的火星殖民者能否依靠百威啤酒為生?自動駕駛的火星車是否意味著在火星上人類不需要親自駕駛?機器人會釀酒嗎?機器人會不會乾脆自己把酒喝了?現在,越來越多的商品都和太空掛鉤了,什麼“太空蛋糕”、“黑洞太陽”、“ 邪惡星雲”、“克林貢啤酒”……那啤酒品牌得起什麼樣的太空名字才足以驚世駭俗?

  還有種玩世不恭的說法,百威英博試圖占領火星啤酒市場的原因在於,它在地球上的市場份額正逐漸萎縮。去年,百威啤酒幾十年來首次被踢出美國三大暢銷啤酒之列。由於生產手工啤酒(craft beer)的小作坊快速發展,所有的工業規模釀造商的銷售額都已下滑。

  啤酒極客往往抨擊百威英博的啤酒口味寡淡如水,同時支援傳統的手釀啤酒。添加秘傳的配方(如血橙、鬼椒),有時還混合一些荒謬的原料(雄鹿精液、碾碎的月球隕石、釀酒師鬍鬚中長出的酵母、由大象預先消化的咖啡豆),這些方法據說能產生比大型釀酒廠的啤酒更豐厚的口感。

  啤酒花適合在火星上生長?

  維拉諾瓦大學的一群學生在釀製太空啤酒的課題上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幾個月前,天文學和天體物理學教授愛德華?吉南(Edward Guinan)讓一個班級學生進行實驗,看看哪些陸生植物能夠在火星密實的、凝固成塊的土壤中茁壯成長。他回憶道,“(在考慮模擬哪個星球的土壤時)我排除了金星。它如同一個下著硫酸雨的高壓鍋。平均溫度在475攝氏度左右。這就好比在比薩烤箱里種植東西。”因此他選擇了火星土壤作為實驗對象。

  吉南的紅拇指火星花園項目(Red Thumbs Mars Garden Project)中,學生們在他們製作的模擬土壤中播種,這些種子大多屬於實用的營養蔬菜。但令人驚訝的是,有一個學生選擇了啤酒花,啤酒釀製之初添加這種花能夠產生一種苦澀的口感。

  學生們用蛭石切割幼苗,並把幼苗種在校園花房的小片區域中。由於火星地表的光照不足地球上的一半,他們安裝了一個網篩以遮擋部分陽光。光照稀薄,土壤厚實,哪種植物能夠適應這種環境?實驗結果顯示,啤酒花茁壯成長,但《火星救援》中馬特?達蒙在火星上種植、並賴以為生的土豆卻長勢不佳。

  在吉南看來,這部電影還犯了一個科學錯誤。高氯酸鹽是火星風化層富含的一種化合物,具有毒性並且會幹擾人體吸收碘的能力。研究人員還發現,把高氯酸鹽與火星地表也含有的氧化鐵和過氧化氫結合,並用紫外線照射,會大大增加高氯酸鹽的毒性,人類吸入或攝入後會導致甲狀腺問題甚至死亡。吉南指出,若要在火星上種植啤酒花,必須先淨化土壤中的毒物。“幸運的是,”他說,“高氯酸鹽具有水溶性,種植者可以用水把有毒物質從土壤中衝洗出來。”《火星救援》中高氯酸鹽似乎對達蒙沒有產生絲毫影響。“在真正的火星上,他會死的,”吉南聳聳肩說,“不過電影製作人不希望觀眾知道那些細節。”

  (吉南和他的學生們把莫哈韋沙漠的玄武岩和其他成分混合起來調製了45公斤的模擬火星土壤。)

  (吉南和一個學生在查看樹苗的PH值。)

  (他們種植了大麥、蘿蔔和菠菜等植物。)

  (啤酒花在這種土壤中長勢很好。)

  (這是土壤樣本,模擬了火星風化層的富鐵土壤。)

  機器算法會釀酒

  地球上我們已經能享用由機器人釀造的啤酒。在東倫敦鐵路一個改建拱門中的小小空間里運營著一個開放式的“遊擊啤酒廠”,這其中採用了機器學習算法。啤酒愛好者每月支付費用就能使用這個啤酒小作坊的行業標準套件,並與其他會員分享釀酒技巧,順便炫耀一下自己的聰明才智。裝在不鏽鋼罐中的啤酒上覆蓋著光滑細軟的泡沫,就像是一塊大餡餅上的蛋白霜。站在拱門中,聞著啤酒花和麥芽的氣味,像新近修剪的田地一樣辛辣,讓人覺得飄飄然。

  這個“啤酒廠”產自IntelligentX公司,聯合創始人羅步?麥金納尼(Rob McInerney)表示,“IntelligentX是會學習的啤酒。你喝得越多,就越糊塗,但IntelligentX會變得更聰明。”他今年33歲,在牛津大學完成了機器學習博士學位。

  McInerney的啤酒廠運行的自動釀造智能(ABI)程式可根據消費者的反饋算法改進釀酒配方。ABI通過調整苦味、酒精含量和碳酸化水平等變量來不斷改善釀造過程。該算法還可改變穀物、麥芽、啤酒花這些常備原料以及石灰、葡萄柚等非必要成分的百分比。

  “ABI獲得釀酒信息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同人類相同,”麥金納尼說,“它先學習人類釀酒商設計的配方,然後汲取經驗,提出自己的想法。”

  釀酒罐上印有一個Facebook Messenger聊天機器人的鏈接網址,該網址負責收集飲酒者對啤酒的評價。機器人會根據顧客的偏好口味向每個進入網址的人提出不同的問題。答案可選擇“是”或“不是”,顧客可從1到10選擇評分。麥金納尼表示,很快他們將更改鏈接,顧客將進入的是公司網站,數據將直接輸入到算法中以便收集反饋。一旦獲得數據,ABI引擎將解讀並反饋給一位釀酒專家,他將調整釀製配方。

  IntelligentX現在供應的四種基本口味分別是金黃色、琥珀色、淺白色和黑色,它們都已經曆了配方上的數十次迭代改進。McInerney計劃開放公司算法研製出的每種獨特配方,使家庭釀酒愛好者可以自己動手釀酒。

  McInerney公司還設想,通過ABI程式記錄顧客飲酒的速度、飲用時啤酒的溫度以及酒杯的賸餘酒量。麥金納尼指出,“我相信未來我們將看到人工智能技術促進人類技能的提升。IntelligentX利用人工智能技術賦予釀酒商超人一般的技能,使他們能夠較以往更快地獲得反饋。”

  美國手工啤酒廠Dogfish Head的創始人山姆?卡拉卓尼(Sam Calagione)表示,這種做法讓他感到不安。他說,“如果你只是靠算法,那你無法針對現有的產品做出創新。人們必須先品嚐啤酒,才能提出更想要什麼樣的口味。”

  BrewDog釀酒公司的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支援算法釀酒的做法,“我們喜歡釀酒業各個方面的創新。從自動化算法學到的信息量是相當驚人的。但面向大多數顧客的啤酒失去了獨特性,只是滿足了最低的水準,不會讓顧客感到期待,無法培養顧客忠誠度。”

  太空飲酒簡史

  1969年,阿波羅11號宇航員巴茲?奧爾德林(Buzz Aldrin)在和阿姆斯特朗登月前數小時進行了一次聖餐儀式。他在2009年的回憶錄《華麗的蒼涼》中描述,“我從一個密封的塑料容器中向小酒杯(圖)中倒了少許葡萄酒,等待著打旋的酒停下來,在那裡月球的引力只有地球的六分之一。”

  1994年,康勝啤酒公司贊助了科羅拉多大學研究生柯爾斯頓?斯特雷特(Kirsten Sterrett)的航天飛機實驗,該實驗旨在測試微重力對發酵的影響。圖中是她用實驗穀物釀製的啤酒。她說,這個小樣本不足以讓人品嚐,“但為什麼要扔掉呢?”

  1997年,撲滅了一場火後,俄羅斯和平號(Mir)空間站的宇航員們開了一瓶白蘭地酒慶祝。雖然NASA禁止宇航員在太空中飲酒,但俄羅斯的規定沒有這麼嚴格,和平號還供應法國和亞美尼亞白蘭地。美國宇航員傑里?林恩格(Jerry Linenger)當時也在現場但拒絕喝酒。他表示,白蘭地隨無人駕駛供應船被帶到空間站中,俄羅斯的地面控製系統“對這種做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和平號的指揮官瓦西里?特西布利耶夫(Vasily Tsibliyev)說,“太空艙中是有那麼一點(酒)。但這是需要的,你可以想像身處太空中的那種壓力。”

  2006年,日本和俄羅斯的研究人員把大麥種子送到國際空間站中,這些種子被種在星辰號(Zvezda)服務艙中。五個月後,這些植株長出的第四代大麥被帶回地球,並釀成Space Barley啤酒,六瓶裝的售價約為110美元。

  2013年,科羅拉多州的六年級學生米查爾?波德茲安諾斯基(Michal Bodzianowski)製作的一套迷你釀酒原料(裝有啤酒花、酵母、水和大麥麥芽的管狀容器)被送到國際空間站中,以瞭解太空中這些成分的相互作用。第二年,這些原料產生的六種酵母由民用火箭帶回地球。回收標本後,釀造商Ninkasi把這些酵母、榛子、八角茴香和可可豆粒混合釀製了烈性啤酒Ground Control。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