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捐贈未及時治致女童死亡?媽媽:孩子沒死我很冤
2018年04月12日21:23

  原標題:[紫牛調查]接受捐贈未及時救治,導致重症女童死亡?媽媽:孩子沒死,我很冤

  去年下半年,3歲女童雅雅(化名)患重病,因為家庭貧困,雅雅父母通過網絡平台多方籌集治療資金。今年3月,愛心人士稱,雅雅卻未得到有效治療,且病情持續惡化,於是決定親自參與救助。前後共有兩撥愛心人士接力救助,希望把孩子送入大醫院治療,但遭到孩子家人拒絕。在孩子已經死亡的傳言傳出後,愛心人士憤而報警,請求警方調查孩子母親是否涉嫌詐捐。

  4月11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了兩撥愛心救助的參與者和孩子家人,試圖還原事件始末。愛心人士認為救助過程遭遇很多意外,但孩子家人表示背了黑鍋,自己很冤,使得此事撲朔迷離。紫牛新聞記者調查後發現,孩子目前尚在人世,是否將治療資金挪作他用和涉嫌詐捐,還得等待警方調查結果。

  [紫牛新聞採訪了兩撥愛心救助的參與者和孩子家人]

  孩子患上重症

  家人網上籌集資金

  2017年下半年,河南太康縣的3歲女童雅雅患上重症,經醫院檢查,被確診為眼母細胞瘤。孩子的家在農村,家中共有5個孩子,雅雅是老四,由於家庭條件不好,雅雅父母開始在水滴籌平台發起眾籌,同時在火山視頻發起直播,籌集孩子的治療資金。

[雅雅父母在火山視頻發起直播]
[雅雅父母在火山視頻發起直播]

  在直播中,雅雅總是躺在床上,網友們通過直播看到了孩子病情發展的全過程,最初孩子在床上還能看手機,漸漸地眼部開始腫大,又發展到眼球突出,最後發展到昏睡狀態。愛心人士看不下去了,於是督促孩子家屬帶孩子去大醫院接受治療,但家屬們表示缺錢。

  愛心人士查詢到,孩子家屬已在水滴籌平台取現過幾萬元,在雅雅家人第三次上水滴籌籌款時,遭到舉報,於是強烈要求雅雅家屬帶孩子到大醫院接受治療,更有愛心人士親自來到雅雅家,陪同其親屬帶著雅雅去醫院,一共兩批互不相識的愛心人士,分別去了北京和當地縣醫院。

[躺在床上的雅雅]
[躺在床上的雅雅]

  第一撥愛心人士陪同

  到北京治療

  @重慶公益媽媽是第一撥到雅雅家說服其家人,並全程陪同其去北京醫院的愛心人士。

  4月11日@重慶公益媽媽接受了紫牛新聞的視頻採訪,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愛心媽媽”是一個民間公益群體,她們是從網絡中發現雅雅的病情的,並一直在持續關注中。

  4月5日,網上的愛心媽媽們發現孩子病情開始惡化,討論是否需要親自去雅雅家裡勸說其家人帶著孩子去北京看病。@重慶公益媽媽覺得自己正好離河南不遠,於是就決定去雅雅家裡。

  “我是先去鎮上的醫院瞭解情況,而且還找了村支書,他們證實事情是真實的。” @重慶公益媽媽說,“去她家裡之後,發現雅雅家條件一般,只是普通的農村家庭。雅雅當時處於昏睡狀態,我就說服了孩子家人跟我一起去北京的醫院。孩子家裡去了三個人,分別是雅雅、她爺爺和媽媽,我是一個人陪同他們上的火車。”

  與此同時,網上的很多愛心媽媽在聯繫北京的醫院,“到達北京後,最先去的是北京兒童醫院,由北京當地的誌願者負責掛號,醫生檢查之後表示腫瘤已經擴散到腦部,還責怪我們為什麼這麼遲才帶孩子到醫院。”@重慶公益媽媽說,雅雅的媽媽當時回覆醫生說是因為家裡窮。

  “醫生說,現在的治療意義不大,但可以收治,不過因為處在清明假期,目前沒有床位,實在不行就先去急診。” @重慶公益媽媽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到了急診開好藥單之後,雅雅家人強烈要求回去,雅雅家人認為醫生是不願意收治,誌願者們向家屬解釋說,醫生沒有說一定治不好,可以先化療。

  但孩子媽媽不同意化療,她認為化療太痛苦,誌願者們表示理解。同時勸說他們不要走,可以幫他們聯繫其他可以住院的醫院,“後來聯繫上一個醫生,得到的信息是同仁醫院可以住院,但孩子媽媽不肯過去,又聯繫到京都兒童醫院,說床位很空,但家人仍然很堅決地要走,後來就回去了。”

  就這樣,在北京一共呆了3天,家人不同意化療,雅雅家一行又回到老家。之後,@重慶公益媽媽就沒有再參與此事。

  第二撥送孩子到縣醫院

  從家屬處獲悉孩子已死亡

  這時,第二撥誌願者得到信息後,接力開展了救助。

  小輝和宇琪是上海大樹公益的誌願者,他們受大樹公益的委託去雅雅家裡。他們表示,與前面的愛心救助人士並不相識。

  小輝4月8日到達雅雅家裡,並勸說雅雅家人送孩子去大醫院治療,家人意見是先由孩子叔叔帶著病曆資料和小輝先去鄭州醫院找醫生諮詢。

  4月9日,小輝和孩子叔叔一起帶著片子到了鄭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醫生在看過資料後,告訴他們:已經錯過治療最佳時間,現在病情已經非常嚴重。

  小輝說,他當時建議讓孩子來鄭州住院,孩子的叔叔表示,“回去以後和家裡商量”。

  另一個誌願者宇琪4月9日在小輝他們去鄭州之後到達雅雅家裡,據他回憶當時孩子家裡人很多,他出示了工作證件和相關資料後,聽說孩子不行了。“當時聽見屋裡人說孩子沒有呼吸了,喂水也不喝,沒反應了。”

  身在鄭州的小輝他們接到孩子爺爺電話,被告知孩子已經不行了,於是就趕緊驅車往回趕。

  “我拉著孩子叔叔到他們家後,村民就把我們兩個誌願者給圍起來了。”小輝說,他們可能覺得是因為誌願者把孩子帶到北京加重了孩子病情。

  在兩位誌願者的勸說下,雅雅母親打了120,在救護車來之後,孩子家人上了救護車,兩位誌願者在後。

  “到了太康縣人民醫院後,孩子母親陪同雅雅進了重症監護室,孩子爺爺和我們兩個在外面等待。”小輝說,大樹基金在得知情況危急後,緊急撥付了5000元救助款,“交給醫院2000元,是孩子家人先交的,我們又把錢給他們。”

[太康縣人民醫院預交收據]
[太康縣人民醫院預交收據]

  “20分鍾後,孩子媽媽打電話告訴外面的孩子爺爺,說孩子已經死了,孩子爺爺把情況告知我們後,要求我們找個車子把他們一起送回去。”小輝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當時正好現場有外接的救護車可以送,於是就聯繫好汽車並付了600元,“因為是運屍體,所以費用比較高。”

  “當時孩子爺爺一直不讓我們離開,孩子爺爺要我們對他們有一個交代,稱孩子沒了都是你們誌願者的事情。”小輝表示很無奈,於是就撥打了110報警,“聽說110要來,孩子的爺爺才同意我們走。”

  網友舉報詐捐的理由

  愛心網友們得知雅雅已經去世後,便向太康縣警方報案,認為雅雅家人存在詐捐情況。大V陳嵐也發佈微博,認為家屬拿了愛心人士的捐款,不但不救助孩子,還數次欺騙誌願者,最終導致孩子救助無效。

  @重慶公益媽媽11日向紫牛新聞記者發來短信,轉述了其他愛心人士認為孩子媽媽詐捐的理由:看到她在水滴籌里已籌集幾萬資金,另外還有火山上的打賞,微信轉賬還有紅包等。到大醫院檢查,醫生建議化療後,雅雅媽媽又說交不起三萬塊,於是帶著孩子回老家進行保守治療。保守治療之後,仍然到網絡平台上不斷地進行直播要求大家救救孩子,讓大家捐款,引起了愛心人士的懷疑,所以大家一起舉報。

  警方:雅雅並沒有死亡

  紫牛新聞記者聯繫送雅雅一家回去的救護車司機,司機稱孩子家屬一路上都很傷心,“至於孩子是否死亡,我也不好問人家這個,只是在路過鎮上時,家屬要求停車,去給孩子買了一身新衣服。”

  4月11日紫牛新聞記者聯繫到了河南省太康縣公安局,該局宣傳科的張主任向紫牛新聞記者證實:“該女孩於11日上午在鄉鎮醫院接受治療,沒有去世。”

[雅雅和其母親]
[雅雅和其母親]

  孩子媽媽:我很冤

  雅雅媽媽12日在接受紫牛新聞記者採訪時,哭訴說自己很冤。“我這是背了一個大黑鍋,網上到處都說雅雅是我害死的,喊警察調查我,現在我孩子沒死。我現在還在打著吊水都快撐不住了。孩子現在還可以,在鄉鎮醫院,因為轉到鄭州人家也不接收,河南腫瘤醫院也不接收,昨天晚上就回來了。”

  紫牛新聞:現在生病的孩子在哪兒?

  雅雅媽媽:在鎮上醫院。

  紫牛新聞:情況怎麼樣?

  雅雅媽媽:穩定,昏迷中。

  紫牛新聞:你一共從那幾個平台,共籌集了多少資金?

  雅雅媽媽:我也記不清了,水滴籌平台有兩萬多點,兩萬三千多,我沒有花那個錢。

  紫牛新聞:一直沒動嗎?

  雅雅媽媽:用了一點,還沒有用完呢。

  紫牛新聞:有網友質疑,你把籌集的資金用在治療兒子唇裂上了,有這回事嗎?

  雅雅媽媽:沒有,我兒子去北京看病是在去年4月份去的,跟這個錢沒有關係,都可以調查。

  紫牛新聞:有誌願者帶你們去北京的嗎?

  雅雅媽媽:是啊。

  紫牛新聞:既然都去了北京,為什麼沒在那接受治療?

  雅雅媽媽:我講不了,這個事太複雜了,如果你們來了,我就跟你們講,現在所有的電話、信息我都不回,現在人的輿論能把人壓死,你們看著辦吧。

  紫牛新聞:你在縣醫院告訴誌願者孩子已經死了,是怎麼回事?

  雅雅媽媽:你到我家來採訪,我就說,太複雜了,我掛了……

  大樹公益:

  已經再次安排人員去河南

  關於雅雅家人在水滴籌平台的籌款情況,紫牛新聞記者採訪了水滴籌相關人士。平台公關負責人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雅雅家人一共在他們平台上發起過三次籌款,前兩次已經成功並提現,孩子母親也在水滴籌公開了雅雅正在治療的醫院票據。

  至於第三次籌款為何會產生退款情況,該負責人說:“我們平台允許用戶發起多次籌款,但必須是在之前的籌款已經全部用完的情況下。但是第三次籌款時,雅雅母親只曬出兩千到三千的治療單據,並不是所有款項的單據證明,這不符合我們的籌款條件,我們發現這個信息後找到了她,辦理了退款。”

  上海大樹公益服務支持中心的負責人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大樹公益是一個法定的慈善組織,在對雅雅的救助上,大樹公益服務支持中心並非一開始就介入,是在4月6日有誌願者前來反映雅雅媽媽帶孩子自行離開北京兒童醫院,希望大樹公益能參與救助時才介入。

  負責人同時透露,目前據瞭解,雅雅還在醫院里但情況不容樂觀,警方也表示可以由合法的愛心組織來參與救助,所以他們已經再次安排工作人員趕往河南,希望能夠聯繫雅雅媽媽救助孩子。

  慈善業內人士:

  求助信息如真實

  就不能認定是詐捐

  對於公眾關心的如何監督捐款使用情況,水滴籌公關向紫牛新聞記者介紹:“我們對於籌款資金的監督從開始籌集時就在進行,比如我們一開始就要求患者提供本人的身份證明,並且要有病情診斷書作為病情依據,對於收款人也有嚴格限製,一般來說是給患者本人,但如果有特殊情況,比如患者是幼童或者在ICU重症監護,沒有能力作為收款人的話,我們會把直系親屬作為收款人,如果直系親屬也無法收的話,我們會讓患者手寫委託書,指定某個人為自己的收款人或讓當地公安部門出具兩人的關係,在滿足這些條件下才允許非本人收款,並且也會核實收款人的個人信息和收款的銀行卡信息是否匹配。

  “我們也有向醫院彙款這個模式,也會優先推薦希望醫院接收款項。但這並不是強製模式,因為在實際的治療中醫院可能不固定。我們還是秉承人道救助。”

  南京市慈善總會章副秘書長:河南眼瘤女童父母通過向水滴籌、火山直播互聯網平台求助,從目前的公開信息來看是屬於個人求助範圍,不屬於慈善法中法定的慈善募捐。從2016年9月1日慈善法實施,旨在倡導人們通過法定的慈善組織來進行慈善行為,包括慈善募捐、慈善捐贈等。這種個人求助不在慈善法律法規的調整範圍內。如果公民遇到這方面的求助或者有需要慈善幫助,又擔心不太規範的話,根據慈善法,可以向地方上的慈善組織申請。由慈善組織出面來組織募捐和救助。

  愛德基金會副秘書長何文:雖然慈善法沒有對民間救助行為進行規定,但是慈善法也規定:個人公開募捐需要和有資質的慈善組織合作,公開募捐的資金使用必須得符合其籌款目的,如果募捐人隱藏或者用虛假信息開展募捐就可能涉及詐捐。對於本起新聞事件來說,雖然是民間行為,但也可以參照慈善法來分析,如果女童父母這次求助的信息都完整真實的,如果錢款沒有挪作它用,我認為無法定性是詐捐。

  愛心媽媽群、上海的大樹公益都出人出錢參與了救助,過程中遭遇到一些意外的事情。那麼,這些救助行為應該如何防範被救助者的道德風險呢?何文認為,首先與有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合作,解決合法性問題。其次,加強過程監管和及時信息公開透明,解決與社會公眾及捐款人之間的溝通理解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