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火山小視頻涉低俗信息被約談 算法推薦功能暫停
2018年04月08日01:27
昨日,記者打開“快手”和“火山小視頻”App時,發現不能更新頁面內容。截圖自手機App
昨日,記者打開“快手”和“火山小視頻”App時,發現不能更新頁面內容。截圖自手機App

  快手、火山小視頻傳播低俗信息被約談

  針對近期快手、火山小視頻直播短視頻平台傳播涉未成年人低俗不良信息一事,國家網信辦官方網站4月6日發佈消息稱已依法約談兩平台相關負責人,責令全面進行整改,要求其暫停有關算法推薦功能,並將“王樂樂”“楊青檸”“仙洋”“牌牌琦”“陳山”等違規網絡主播納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單”。

  對此,快手科技、火山小視頻昨日通過官方微博回應,稱將擴充審核人員規模,並建立未成年人保護體系。

  有關頻道暫停更新5天

  針對近期快手、火山小視頻直播短視頻平台傳播涉未成年人低俗不良信息一事,國家網信辦4月6日晚間在官方網站發佈消息,稱已於4月4日依法約談兩平台相關負責人,提出嚴肅批評,責令全面進行整改。

  國家網信辦通報稱,經查,快手、火山小視頻未能落實企業主體責任,出於博取眼球、獲取流量目的,疏於賬號管理,任由未成年人主播發佈低俗不良信息,突破社會道德底線、違背社會主流價值觀,汙染網絡空間,嚴重影響青少年健康成長。國家網信辦依據《網絡安全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等法律法規,要求快手、火山小視頻暫停有關算法推薦功能,並將“王樂樂”“楊青檸”“仙洋”“牌牌琦”“陳山”等違規網絡主播納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單,禁止其再次註冊直播賬號。兩平台表示,將進行徹底整改,暫停更新有關頻道5天。

  此前,廣電總局要求快手、火山小視頻全面清查庫存節目,對網站上的低俗、暴力、血腥、色情、有害問題節目要立即下線,並追究相關人員責任。廣電總局稱,將視兩家網站的整改效果,依法採取進一步處置措施。

  “各地直播短視頻平台應引以為戒、舉一反三,主動加強自查自糾,及時處置違法違規及低俗不良信息。”國家網信辦相關負責人指出。

  兩平台回應:未成年用戶禁開直播

  4月6日晚間,快手科技通過官方微博回應4月4日國家網信辦約談一事稱,將啟動多舉措進行整改。措施包括,連續5天在發現頁進行固定視頻引導,堅決傳遞正能量;加強審核隊伍建設,將目前的審核團隊從2000人擴大至5000人;強化審核人員培訓,提高審核人員的社會責任感,積極探索推進人臉識別等先進技術在視頻審核方面的應用。

  此外,快手科技表示將建立未成年人保護體系,對於未成年用戶,將用專門的策略限製內容展現和設置相應的社區權限,嚴禁未滿18歲用戶開通直播權限;對視頻分級管理,過濾未成年用戶可能看到的視頻內容。快手科技表示,將堅決打擊色情低俗、炫富炒作等違法違規、違背公序良俗內容。此外,還將限期關閉推薦相似用戶的功能,直到確保該功能完全綠色正能量。

  4月7日淩晨,火山小視頻在官方微博發佈公告稱依照中央網信辦要求,將於4月5日9點至4月10日9點進行整改。措施包括,整改期間“視頻”頻道暫停更新,僅推薦正能量內容;全面樹立平台正能量價值觀,建設正能量的視頻內容池,今後正能量視頻將在平台獲得優先加權推薦。同時,建立健全審核體系,擴充審核人員隊伍,增強審核力量;內部建立追責機製,重新梳理管理製度、審核流程。

  火山小視頻表示,將對平台上的未成年人嚴格管理。未成年人拍攝上傳短視頻需在家長指導下進行,符合未成年人身心特點,符合正確價值導向和公序良俗。未成年用戶禁止開設直播,如未成年人在不受監管情況下消費打賞直播,一經確認全額退款。

  焦點1

  平台對內容負有何種責任?

  “除法律責任之外,還要承擔社會和道德責任”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平台提供者有幾方面責任。首先,從民事法律性質的角度,像火山小視頻、快手屬於網絡服務提供者,不是內容提供者,所以按照傳統民法的觀點來看,平台承擔責任要本著“避風港規則”即通知刪除規則,或是“紅旗規則”即知道規則這兩個基本的規則。但是,像快手、火山小視頻這樣的平台提供者粉絲量比較多,所以它除了承擔法律責任之外,還要承擔社會責任和道德責任,也即主體責任。

  “從承擔主體責任層面來說,平台應當遵守除了民事法律之外還應遵守《網絡安全法》。”朱巍表示,《網絡安全法》中有對內容安全的規定,而且有針對青少年使用網絡產品和服務的專條,網絡服務提供者應提供促進青少年網絡健康,積極引導向上的產品或服務。

  除此之外,2016年底國家網信辦出台了互聯網直播新政,朱巍指出新政對平台責任的規定更深層次、更具體化,比如黑名單製度。此次國家網信辦要求將“王樂樂”“楊青檸”“仙洋”“牌牌琦”“陳山”等違規網絡主播納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單,就是新規中的黑名單製度。

  焦點2

  平台內容質量應如何保證?

  “應該去網紅化,讓真正分享生活的主播站起來”

  朱巍認為,目前最為重要的是統一內容審核標準,應對內容審核有底線性的規定,比如規定哪些行為在平台上不允許出現,“現在每一個短視頻平台內容審核的標準都不一樣,最近快手、火山小視頻封了好多號,網民也不知道為什麼被封”。

  他認為平台還應建立信用體系,給每個用戶建立信用檔案,“網友如果總發違法違規的東西,信用積分降低到一定程度就應當進入黑名單。不能靠一時興起或媒體曝光來約束,這不是長效機製”。

  “如今關注經濟和網紅經濟過於氾濫,已經毀掉了整個互聯網直播市場。” 朱巍認為,短視頻平台主播不是才藝主播,更不是知識分享,很多網紅大主播都有傳銷的傾向。全面整改應該去網紅化,讓更多有內容的主播能站起來,讓真正分享生活、記錄生活的主播收穫更多粉絲。

  ■ 盤點

  直播短視頻平台亂象曾多次被曝光

  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統計,截至2017年12月,我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到4.22億,較2016年增長22.6%。記者梳理髮現,在此之前,短視頻平台亂像已多次被媒體曝光。

  2016年10月,遼寧大連一對夫妻在自家院子裡直播燒車,後來火勢難以控製,他們撥打119求助消防員。後經調查瞭解得知,這對夫妻純屬為了吸粉博眼球才故意將自家車輛點燃,當地派出所隨後介入調查。

  同樣是2016年,快手主播“安仔”以“成都殯葬服務中心”賬號在快手播放殯儀館火化過程視頻。成都市網信辦會同快手直播平台的屬地監管部門北京市網信辦對此事進行查處,快手對涉事賬號進行封號處理,北京市網信辦責令快手進行全平台整改。

  今年2月,短視頻平台“網紅”主播天祐被媒體曝光在直播中屢屢談及色情話題,並用說唱形式詳細描述吸毒後的感受,歌詞直白露骨。隨後國家網信辦根據《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對違規主播天祐實施跨平台封禁。同月,因有網友在快手直播捕獵野生動物再次將短視頻平台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網友爆料稱江西九江一網名為“超哥”的男子,長期獵捕野生動物,並在快手直播平台上傳授捕獵技術,並在視頻里大曬被剝皮的動物。九江市野保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將嚴肅調查和處理此事。

  新京報記者 許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