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美智的陶藝及其他
2018年04月05日03:00
一個巨大的、泥啡色的、擁有兩塊面孔的「人頭」最搶眼。(© Yoshitomo Nara, courtesy Pace Gallery)

【星島日報報道】二〇一五年,奈良美智分別在亞洲協會香港中心和佩斯畫廊,舉辦《無常人生:奈良美智》和《星星》兩個展覽,跟本地觀眾闊別三年後,他再度在佩斯畫廊展出作品,這場展覽《陶瓷作品及其他》縱沒有《無常人生:奈良美智》那麼大型,但筆者在周末前往,仍見場內熱鬧,人來人往,足證觀眾對他的愛戴。

在藝術三月的香港,日本著名藝術家奈良美智,其作品當然足迹處處,以此行文,就像寫成一篇尋找奈良美智的故事。

在《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某展場角落里,跟奈良美智的白色小狗雕塑擦肩而過後,便在佩斯畫廊展位,見證《Over The Topper》怎樣引來眾多觀眾圍觀。這是一件奈良美智創作於一九九五年、結合裝置藝術與雕塑的作品:一個束孖辮女孩,脫了鞋子,踮起腳尖,爬上一條長長的黃色樓梯,孩童無畏無懼,向未知勇往直前之意,不言而喻了。但尷尬的是,女孩穿着短裙,露出白色小內褲,觀眾(即是我!)在下方拍照,不就像一個偷影少女裙底的癡漢嗎(笑)?《Over The Topper》旁邊還掛了奈良美智二〇〇三年畫作《In The White Room》,女孩睜開她的大細眼斜斜的望向前方,筆者看起來,簡直就像一對漠視眾生的貓眼。

佩斯畫廊在《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展出的是奈良美智舊作,於H Queen's新畫廊展出的則是新品,大有為這個新空間掀開序幕的好意頭。《陶瓷作品及其他》以十二個新陶土雕塑為重點,這些作品均創作於日本信樂,這個日本其中一個歷史最源遠流長的陶鄉,正是奈良美智重新開始創作之地,他在對自然與人類的直率觀察取得靈感,合二為一,觀眾可從多件雕塑中,看到人形面上沉穩堅定不屈的表情。

「最近我意識到,陶土比鉛筆還要自由。一個蹣跚學步的嬰兒在學會握筆和描畫之前,首先學會的是怎樣抓握、擠壓、放鬆、再次抓握。相比使用鉛筆和筆刷一類的工具,用雙手直接進行創作是一個更原始的天性。」一九五九年生於日本青森縣弘前市的奈良美智說:「這次個展將展出的是一些介於自由與限制之間的手工陶土作品,以及為它們提供理念支撐的紙上作品,當然還有我經由不斷憂慮和掙扎後創作而成的布面繪畫新作。」

這些陶瓷作品以白色為主,潔淨純粹,卻又以一個巨大的泥啡色的「人頭」最搶眼,那位冬菇頭長髮孩童,閉上雙眼,悠然自得,慵懶而平靜的氣場徐徐散發出來,觀眾駐足定睛細賞,大概就會得到鎮靜的瘉效。轉到其後,不料另一塊面孔出現了,還是那個孩童,她\他半露眼睛,就像偷看觀眾──我在休息你望甚麼?還是在說:我是知道你在望着我的。總之予人既調皮又可愛的感覺。我也對另一件雕塑印象深刻──孩童的頭高高尖尖的,頭髮里伸出石頭狀、樹枝狀、骷髏頭狀的東西,宛如成了一座島嶼,是人與大自然的結合。

場內另有兩幅彩色畫面,以及一系列黑白素描作品,筆觸輕快構圖簡單,猶如隨筆般一揮而就,後者跟那些白色為主的陶瓷作品最為搭配,聯袂塗出色調清淡的場景,其中一幅黑白畫作,兩人站在一個巨大孩童頭上,與剛才說的頭形島嶼相互襯托,進一步道出人類與自然密不可分的意境。「當我拿起鉛筆,這些畫作就能自然而然地誕生,並且完全忠實於彼時彼刻的感受。這些隨筆彷彿是一場『無痛分娩』,它們本能地被創造,就像呼吸一樣,不需要考慮成敗。」

欣賞了《陶瓷作品及其他》安靜而生機煥發的作品後,離開佩斯畫廊,我在吸引多家國際及本地畫廊進駐的H Queen's流連一會,隨着梯級拾級而下,訪探其他藝廊,又看到奈良美智的小型雕塑和畫作,看過一幅作品中小孩拿着結他,活潑生猛,才捨得心情愉悅地離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