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崙決:“搏”出一流體育傳媒品牌
2018年04月03日06:21

  2017年10月,崑崙決創始人薑華(左)攜公司職員與部分會員單位人員在一起進行搏擊訓練。

  (資料圖片)

  2017年,香港功夫影星洪金寶和崑崙決創始人薑華在活動中。 (資料圖片)

  2017年,崑崙決舉辦的比賽中,選手孔令豐、播求正在進行搏擊比賽。 (資料圖片)

  2017年12月17日,由國內體育競技傳媒品牌崑崙決推出的第68場“木蘭傳奇”項目8人戰四分之一決賽在貴州省遵義市打響。在人潮湧動的現場,一名身材健壯的中年男子跟隨觀眾舞動雙手、振臂高呼,直到滿含熱淚,笑著看完全場。創業4年,北京昆尚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董事長薑華仍然保持著最初創業時的激情,每場A級格鬥賽事必須從頭至尾看完。可是很少有人能想像,薑華和他的團隊,創業僅僅4年已打造出近100場國際A級格鬥賽事,麾下擁有1000多家加盟俱樂部,公司總估值超過5億美元(截至2017年5月B+輪融資後)。

  “小目標”從解決就業開始

  此前鮮有職業搏擊體育賽事,一些運動員收入較低,薑華找他們組織比賽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幫大家增加收入

  故事從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型搏擊俱樂部說起。2009年,作為運動員的薑華到北京體育大學深造,在那裡他認識了一群體製內的搏擊運動員。“說是運動員,其實只是一群20多歲的年輕人。那時鮮有職業搏擊體育賽事,這些人中有些只能依靠市場自食其力,收入較低。最初我找他們組織比賽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幫大家增加收入。”薑華說。

  就這樣,2010年前後,薑華用自己的積蓄成立了一家搏擊俱樂部。這傢俱樂部開始自謀出路到國內的武林風等競技平台參加比賽。當時薑華的角色有點像“經紀人+按摩師+陪練”,不但要熟悉比賽規則、商業溝通規則,還要懂得搏擊技巧。

  久而久之,薑華髮現僅靠俱樂部還是不行。“那時的比賽很少,搏擊運動員很多,無法滿足全部運動員參賽的需求,想要增收更是難上加難。”薑華說。

  要根本上解決缺少搏擊比賽的痛點,唯有創辦自己的競技平台。2013年底,薑華開始萌生創辦崑崙決、打造國際頂級體育搏擊平台的想法。雖然初心是解決就業、增加收入,但等到真正做賽事的時候,薑華髮現光是市場調研和營銷兩項工作就非常複雜,遠非訓練運動員參加搏擊比賽那麼簡單。

  困難之時,薑華最先想到了兩個人。“我原來是深圳一家傳媒集團的高管。2014年初的一天,薑華忽然找到我說,‘你來我這裏吧,我們一起做一件事,就像做成美國最牛的搏擊競技品牌UFC那樣’。他說這番話時,我們正在北京三里屯地下室的一家小型格鬥俱樂部里看比賽,俱樂部里一共有3個拳手。我當時真覺得,這人怎麼這麼能吹牛啊。但我還是毅然決然地來崑崙決做職業經理人,不只是因為我膽子大,還因為我覺得薑華的想法有道理。我國體育搏擊領域確實需要一家知名公司,如今我有幸看到崑崙決從無到有、從小到大,薑華當時的話一步步實現。”崑崙決首席運營官潘楊說。

  2013年底,北京昆尚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崑崙決)誕生。公司成立第一年,薑華和潘楊等人都擠在北京三里屯一個三居室住宅里辦公,幾乎所有員工都是背著自己的電腦來上班。“我那時坐在洗手間的旁邊,一坐就是半年多。後來由於公司發展迅速,人員激增,投資方洪泰基金的創始人盛希泰把自己的辦公室騰出來給崑崙決使用,直到後來人多得實在擠不下了,才搬到北京的江蘇廣電大廈來辦公。”潘楊說。

  在薑華看來,商業、傳播、賽事產品3大要素構成崑崙決的核心競爭力,創業初期僅有潘楊這樣的傳播人才顯然遠遠不夠,曾經是搏擊賽事組織同行的栗亞維進入薑華的視野。

  “我是搞武術比賽出身的,原來在別的俱樂部里就與薑華認識,與薑華有同樣在搏擊俱樂部四處奔波比賽的經曆。那時候比賽的主辦方、場地佈置乃至比賽規則等都是別人一手操盤,有時候會遇到不公平對待,最初跟隨薑華創業也有不想寄人籬下的想法。2012年前後,我知道薑華要做崑崙決,就加盟過來。”崑崙決商務總監栗亞維說。

  最新加盟崑崙決的副總裁於洋具有30年文化產業投資的背景。在薑華看來,這類人才的儲備將在未來給崑崙決帶來產業化、資本化發展的更多動力。

  看似輕鬆的一戰成名

  時間證明公司的品牌國際化戰略、規則通用化戰略是正確的。截至目前,崑崙決吸引了多名國際頂尖拳手參賽,每一場比賽都影響著拳手的世界排名

  成立創業公司,有了人才儲備,薑華開始首場比賽的籌備。擺在他面前的有兩條路,要麼像國內大多數比賽組織者一樣,收每場300萬元左右的讚助費,自己留200萬元分成,拿出100萬元找幾個搏擊選手比賽完事。要麼從一開始就“燒錢”,打造國際A級格鬥賽事。

  怎麼選?“如果我們像做工程項目那樣,完成一單收一單的錢,崑崙決也能生存下去,甚至比想像中活得更加安逸,因為花風險投資人的錢很簡單。但是我們從一開始就衝著高目標,要打造國際頂尖的體育格鬥競技品牌,之後用成熟的IP(知識產權)帶動後續公司相關體育產業的發展。”薑華說。

  要達到國際A級格鬥賽事標準,首先需要衛星電視轉播,可當時一款搏擊類節目很難“上星”在全國播出。潘楊說,“當時國內只有武林風一檔搏擊節目,是河南衛視自己做的,我們去找別的衛視尋求合作,大家都很擔心。太血腥了怎麼辦?太暴力了怎麼辦?家長投訴怎麼辦?後來,由青海衛視選擇了為崑崙決‘首播’。讓人激動的是,崑崙決上線3個月連續收視率排名前20名,最好成績是第2名。後來,IDG資本、洪泰基金等風險投資人加入進來,2015年開始經過風險投資者介紹,崑崙決與江蘇衛視牽手,直播的影響力和覆蓋率進一步擴大”。

  2014年1月25日是栗亞維終生銘記的日子,這一天崑崙決首場搏擊比賽開打。在泰國的海濱小城芭提雅,相對簡單的格鬥棚和採用延時播出方式,並沒有阻擋千萬觀眾的觀看熱情,他們蜂擁而至,不只因為這是中國主辦方崑崙決承辦的首場A級比賽,還因為他們看到了久違的泰拳高手和國內武林高手大戰。

  UFC(終極格鬥冠軍賽)是目前世界上最頂級和規模最龐大的職業綜合格鬥賽事。崑崙決首場比賽的表演賽請來UFC的泰拳高手“雪人”(綽號),這一舉措無疑提高了品牌曝光度,贏得無數粉絲。事後證明,國際化路線為崑崙決後續的多元化戰略奠定了基礎。

  “我們那時候真是恨不得1個人當10個人用。2014年1月23日、24日兩天,是首場比賽綵排的日子,正常比賽綵排一般只需要2個小時,但是崑崙決的首場比賽綵排用了4個小時。因為我在泰國與普通人溝通本來就不暢,再加上有英語國家的比賽選手,就需要懂中文、泰語和英語3種語言的人。這還不算,由於當地並非泰國發達地區,選手訓練設備、比賽場館等都需要反複溝通確認,甚至從外地空運過來。”栗亞維回憶說,“由於比賽規則約定,前3組選手必須提前到達比賽場館,進行1個小時的賽前熱身,後續的20餘名拳手都要提前準備短褲、護膝等用品,很多裝備都需要從國內空運過去,再加上燈光、舞台、拳擊寶貝、讚助商等事宜,公司每個人都巴不得能夠有三頭六臂來辦這些事。”

  與這些瑣事比起來,最難的是規則。搏擊比賽的主辦公司,成敗在規則,賺錢與否也與規則密切相關。“規則太傾向於某國選手或者傾向於某一拳種,不但不利於國際化推廣,而且會極大損害各個國家的搏擊選手參與積極性。”薑華眼中的國際競爭力首先就瞄準國際通用比賽規則。

  怎樣才能做到通用?崑崙決的比賽規則在日本K1自由搏擊比賽基礎上進行了改良,對泰拳、中國散打等使用次數進行了科學和嚴格的調整,綜合形成了崑崙決自己的標準。這一全新標準的製定秘訣在薑華眼中僅有兩個字:開放。

  “只有搏擊標準與國際接軌了,別人才會覺得你承辦的這個比賽是開放、公平、公正的,才願意來參加比賽。否則只靠燒錢和博取眼球,甚至單純傾向於某一類拳手很難長久立足。”薑華說。

  創業4年,時間證明薑華的品牌國際化戰略、規則通用化戰略是正確的。截至目前,崑崙決吸引了多名國際頂尖拳手參賽,每一場比賽都影響著拳手的世界排名。

  “雖然目前我們依然是以傳統廣告讚助和落地授權盈利模式為主,但是國際化戰略的紅利已經開始顯現。2017年開始,我們的盈利點增多,自媒體公眾號里會產生很大的收入。此外,海外轉播版權的巨大市場蓬勃興起,帶來更多的版權收益和選手參與收益。去年我們去美國邁阿密,很多國家的選手專程趕來觀看我們的比賽錄像,對參加比賽興趣濃厚。”潘楊說。

  創業是一種堅持

  除了資本和政策紅利,創業者最需要的還是修煉內功,培育核心競爭力,打鐵還需自身硬,找準方向、不忘初心

  看似輕鬆的首場比賽背後,包含了天時地利人和等諸多因素,但對於一家創業公司來說,高起點意味著後續更多挑戰。

  “我們第一年的目標很簡單,想每個月做1場A級別賽,每年做12場,但即便這個目標都很難實現,單場比賽的成本太高了。2014年,國內A級賽事承辦的成本是700萬元至1000萬元,遠遠超出我們想像。”潘楊說。

  2014年2月16日,崑崙決做到第3場比賽的時候,賬上已經快沒有錢了。薑華當時急得徹夜難眠,迫不得已,他在淩晨拿起電話打給投資人洪泰基金創始人盛希泰:“我做不下去了,流動資金不夠。對不住您,花了這麼多錢,這家公司沒有做成。”

  電話那頭的盛希泰沉默了一陣後說,“有壓力不要緊,要把事情做好。”幾個小時後,崑崙決的天使投資人盛希泰等迅速為崑崙決補充資本,創始人薑華也用自有資金給公司注資。2014年4月份之後,IDG資本、晨興資本等為崑崙決提供過橋資金,隨後崑崙決迅速完成A輪、B輪、B+輪等多輪融資,源頭活水不斷進入。

  崑崙決副總裁於洋認為,“資本的確給了我們很大助力,像IDG、晨興和北極光等都是國際頂尖的投資機構,比較瞭解體育產業。他們認為,體育產業是慢行業,一個體育大IP一般必須培養3至5年,否則不可能成功,這也是基於電視傳媒的特點而生。國外的UFC用了15年才開始盈利,我們是4年時間才完成約100場國際A級比賽。後續還有城市英雄、崑崙之路、賽秀等,B級、C級的駐場賽,高頻、高質的賽事也會進來。正是因為我們有了4年品牌的積累,未來的影視、遊戲等業務可能才更加順暢。反過來,如果資本進來之後,我們立刻拋棄主業,四面出擊,到頭來可能像有些創業公司一樣陷入被動商業化的泥潭。所以,創業是一種堅持”。

  創業4年,有人說崑崙決的成績是因為幸運地站在風口,獲得政策紅利和資本青睞。有人覺得機會對任何創業者都是公平的,風口不可能永久持續。薑華認為,“我們做出成績來的確有天時地利的因素,但僅靠風口還不夠。”

  2014年10月,《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發佈,正式將體育產業上升為國家戰略,提出到2025年體育產業總規模要超過5萬億。2014年底,國家體育總局取消“商業性和群眾性體育賽事”審批,這些利好給崑崙決極大的發展助力。

  當然,成功少不了資本的加入。“崑崙決正是趕上政策紅利和資本的紅利。”薑華認為,除了資本和政策紅利,創業者最需要的還是修煉內功,培育核心競爭力。“崑崙決沒有什麼秘密,如果非要說創業秘訣,那就是找準方向、不忘初心。什麼是方向?打個比方,你很努力爬上了一個梯子,最後爬上了屋頂才發現架錯了牆,這就要強調找準目標。所謂堅持初心,是指崑崙決要辦高質量的體育競技類比賽,尤其是A級比賽的水準一定要保持,因為優秀的格鬥比賽在國內非常稀缺,能夠帶動國內格鬥水平提高,持有優質體育競技類公司的股份是我這樣的創業者一生的榮耀。”

  創業者言

  ● 除了資本和政策紅利,創業者最需要的是修煉內功,要有核心競爭力

  ● 如果資本進來之後,創業公司立刻拋棄主業,四面出擊,到頭來可能陷入被動商業化的泥潭。所以,創業是一種堅持

  ● 成立創業公司,有了人才儲備僅僅是一個方面,最重要的是有正確的發展目標

(小 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