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統”台灣怎麼打?解放軍中將:6種戰法3天拿下
2018年03月27日07:40

  原標題:“武統”台灣到底怎麼打?解放軍中將:六種戰法,三天拿下!

  由於蔡英文民進黨當局拒不承認“九二共識”,並且“台獨”動作不斷,相當一部分大陸民眾對和平統一台灣失去信心和耐心,“武統”台灣的聲勢日漸高漲。當地時間3月1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不顧中方反對,簽署了鼓勵美台官員互訪的“台灣旅行法”,使得兩岸關係再度成為焦點。因此,大陸是否有信心有能力以最小的代價迅速攻占台灣,是海峽兩岸都關心的問題。我根據個人的思考,從軍事角度分三篇來回答這個問題,本篇是《“六戰一體”武統台灣》,第二篇是《不用三天拿下台灣》,第三篇是《“台獨”頭頭哪裡逃》。本篇先來談“六戰”。

解放軍火箭軍導彈部隊
解放軍火箭軍導彈部隊

  第一是火力戰。火力準備階段,三波以火炮導彈為主的火力突擊,加上三波航空兵火力的補充打擊,據計算機仿真,應摧毀台方1/3重要目標,並壓製其它重要目標和一般目標,使其48小時內失去使用功能。爾後由察打一體無人機臨空監視、消滅零星複活火力。

  在進攻過程中,如遇台軍反突擊、逆襲,堅守防禦要點、支撐點,則無須強攻,只須召喚上級火力摧毀之。“上級火力”可有我岸遠程火箭炮、戰術航空兵、陸軍航空兵、艦炮艦導火力,特別堅固的地下設施由導彈(鑽地彈)反複打擊。因此,在以合成營為骨幹構成的突擊群中,有炮兵前方觀察所、空軍引導和指示目標小組、陸航指揮組、艦炮火力指示等有關人員。在我岸相應位置,部署X個遠火旅,其中瞄準台灣北部X個旅,南部X個旅,東部X個旅,X個旅作為火力預備隊,負責72小時不間斷火力支援;護送我登陸兵向縱深攻擊前進,摧毀沿途頑固堅守之敵,直至奪占預定目標。

台軍“漢光演習”灘頭射擊
台軍“漢光演習”灘頭射擊

  據我所知,我軍有遠程火箭彈x萬發,轟擊數百個標定目標綽綽有餘。有點曆史知識的人都知道,朝 鮮戰爭美軍有個“範弗里特當量”,簡單說就是根據需要,炮彈隨便打,用火力密度和強度最大程度地殺傷對方,減少我方兵員損失。根據“範量”,把一次戰鬥一般消耗1-3個基數的彈藥,猛增到20-30個基數。當年上甘嶺戰鬥,把我山頭陣地削低兩米,就是“範量”起的作用。我誌願軍吃了“範量”很大的虧,傷亡重大,以致第四第五戰役進展艱難。對台作戰,我軍也將要使用類似的概念,只要火力能用上的地方,絕不會讓我官兵前出。據計算機仿真,我軍官兵傷亡不會大於一個中等烈度的地震,如2013年四川雅安地震。

  第二是目標戰,俗稱“點穴”。現代登島作戰,並不需層層打擊,層層推進,形成明顯戰線,逐次占領敵方防禦地域。而是戰前根據目標性質,可分為“摧毀目標”、“壓製目標”、“奪占目標”、“監控目標”、“暫時保留目標”等。美軍確定朝 鮮(120萬兵力)有700餘個打擊目標,那麼台軍只有約20萬軍隊,充其量也就200-300個目標。把這些目標編成目錄,包括目標性質、精確座標、打擊要求、打擊方式方法、所需兵力兵器彈藥器材等。戰前任務部隊對各自目標細細加以研究,反複演練和重難點攻關,得出對每個具體目標的最佳打法。

解放軍海軍陸戰隊
解放軍海軍陸戰隊

  台灣的軍事目標有兩個極易挨打的特點。一是集中。如衡山和圓山指揮所、高速圓山交流道、鬆山機場間的距離不超過3千米;海軍左營軍港(海軍司令部)與屏東軍用機場不超過30千米;佳山飛機洞庫機場與花蓮機場不超過3千米。一個xx地域突擊作戰計劃,這些目標都能包含進來,簡化了航線,真是太便宜了我航空兵。

  二是暴露。台灣所有機場都離海邊很近,近則零距離如桃園、花蓮機場,遠則40-50千米如清泉崗、台東機場,其餘都在10千米上下。又如佳山和台東飛機洞庫毫無遮掩,從東向洞庫看去,庫口盡收眼底。熟練的飛行員閉著眼睛都能發現和攻擊目標。更不要說位於大直地區的衡山(圓山)指揮部系統,在Google地圖上都分辨得清清楚楚,好似禿子頭上的虱子,一捉一個準。

  我軍戰時組織若幹個突擊群或打擊單元,上岸後在統一指揮下,根據各自任務,直奔目標而去,按要求完成任務。由於是目標戰,只需根據任務要求編組兵力兵器,所以登陸部隊規模大 大壓縮,以我集中的精銳之力,打擊分散部署之敵,取得事半功倍的成效。島內有“軍事專家”說我“攻台需40萬大軍”,真是一個外行說的笑話,我看有其十之一二足夠。根據我的測算,有XX個合成旅編組數十個突擊群(或打擊單元),在48小時內,分X-X波登陸(台西岸X波,東岸X波)足矣。

  有島內“軍事專家”說我“登陸載具不夠”,又是一個笑話。我現有大中型登陸艦XX艘,滾裝船XX艘。散裝貨輪改裝為滾裝船和準直升機母艦隻需X個月時間,試改和技術儲備在2000年代已經完成。況且氣墊船、部分兩棲坦克裝甲車輛、地效飛行器實行“由岸到岸”登陸,並不需“載具”。我航渡保障力量分X個波次在72小時內完成兵員、裝備、物資全部輸送任務並不困難。

“歐洲野牛”級氣墊登陸艇
“歐洲野牛”級氣墊登陸艇

  由於我軍無須層層打擊、層層推進的戰線式進攻,所以台軍提出的“戰力防護、濱海決勝、岸灘殲敵”的作戰“新思維”中“濱海決勝,岸灘殲敵”並無著力之處。所謂“重層攔截”,我都無“層”,遑論“重層”?由於我軍主要實施火力戰配合目標戰的戰法,故不會與台軍打城市攻堅戰,更不會有巷戰。一些兩岸民眾擔心巷戰傷亡較大,據此可以放下心來。

  第三是立體戰。“二戰”諾曼底式傳統登陸已不是現代登陸戰的主要樣式,而是多種樣式並用,根據敵情、地形,適用什麼樣式就用什麼樣式。“地平線登陸”、“超視距登陸”、“敵後垂直登陸”,“利用港口、機場登陸(著陸)”都是重要方式方法。一個空降師的戰役空降,至少上千平方千米,空降地域內應有3-6個敵方機場,傘降和機降相結合。在登陸兵上岸同時,上百架次的空降兵在敵後著陸,守軍顧得過來嗎?實施戰役空降之前或同時,還要在xx個重要目標附近實施戰術空降和特種空降。擔負這一任務的空中突擊旅和陸航旅,借助遊弋在台灣海峽靠台一側的XX艘兩棲攻擊艦和準直升機母艦,我直升機往返台島的航程大 大縮短,戰場留空和使用效率大 大提高。

  第四是信息(含電磁、網絡)戰。保護己方信息,打擊破壞敵方信息,首先取得製信息權,是取得製空權、製海權的前提和保證。電磁脈衝武器(炸彈)、碳纖維炸彈是必備武器。台軍“衡山”、“陸資”、“大成”、“強網”等指揮系統和互聯網、各局域功能網以及輸電線網是主要打擊目標,戰前戰中斷網、斷電是必須的。還有更有效的技術手段,可以讓台灣暫時變成一個神經錯亂的精神病,台軍變成四肢癱瘓的植物人。因為保密原因,這些手段暫且不談。當然,戰爭全過程都有我偵察、通信、遙感、定位等衛星和長航時無人機實施空天保障,確保我指揮暢通,破壞台軍信息系統。總之,我東部戰區有關技術部門年年受到軍委表彰,可以推斷他們的信息戰能力有多強。

解放軍“朱日和閱兵”部隊
解放軍“朱日和閱兵”部隊

  第五是特種作戰。我軍每個戰區都有特戰旅,集中到台灣作戰,正是練手的好機會。特種作戰任務,首先是斬首行動,當鑽地彈和混凝土爆破彈未完成斬首任務時,由特戰分隊完成。其次是先遣行動,在火力準備之時或之前,趁亂先行潛入重要目標附近,如各級指揮機構、重要技術陣地、機場、港口、電視台、電台,適時加以控製,爾後引導主力部隊進入。再次是向地對地導彈、遠程火箭炮、各軍種航空兵、艦炮等支援火力指示目標和校正偏差,評估毀傷效果。

  試舉一例。為打擊位於台北大直地區的台軍最高指揮部衡山(圓山)等指揮機構,我特戰部隊在火力準備時,通過滲透、傘降、機降占領鬆山機場。控製機場後,主力向衡山(圓山)指揮部出擊(距離不超過3000米),監控受我打擊從衡山(圓山)外逃之敵,並向我臨空航空兵指示臨機打擊目標;一部兵力順勢控製高速圓山交流道(不足1000米),切斷台北北部的東西交通,引導我登陸兵主力分赴台北地區各個攻擊目標。

  第六是心理(含法律、輿論)戰。火力硬殺傷和心理軟殺傷相結合,在硬殺傷的打擊和威懾下,利用台軍脆弱的心理狀態,加強心理攻勢。發佈《告台灣同胞書》和《告台軍官兵書》。通過手機、臉書和其它網絡平台,強行置換島內電視台、廣播電台播放內容,戰場傳單、喊話等,向台軍官兵指名道姓地發出勸降書。重點是作戰部隊各級指揮官和指揮部人員,曉以統一大義,指出頑抗到底的下場;戰場起義或投誠的優待,戰場立功的獎勵;明確與我聯繫的方式,脫離部隊或我打擊目標和去往收容地點的時間、路線。依據戰前修定的《統一國家法》,對經最高法院判定的犯有分裂國家罪的“台獨”頭頭,在戰爭狀態下人人當擒之,人人當誅之,並給予實施者以國家獎勵。

  心理(法律、輿論)戰不僅對台軍官兵有削弱其抵抗意誌的作用,而且對“台獨”頭面人物有震懾作用,對“台獨”陣營有分化瓦解作用,對統派群眾有一呼百應、鼓舞士氣作用。同時通告島內軍民,在形勢緊張時,提前離開部隊和遠離可能被我打擊的目標,免得被“犧牲”。倒要看看島內,真正拚死頑抗到底的死硬“台獨”分子能有幾個?

  經過“六戰一體”聯合、持續、猛烈的打擊,“台獨”勢力還能支撐幾天?且聽下回分解:《不用三天拿下台灣》。

王洪光中將
王洪光中將

  (本文作者係原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洪光,原標題:“六戰一體”武統台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