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勒森解職事件羅生門;忠誠是唯一重要考察標準
2018年03月26日12:04

  原標題:蒂勒森解職事件羅生門:忠誠是唯一重要考察標準

  特朗普與蒂勒森不和的深層次原因,在於特朗普對忠誠度近乎吹毛求疵的要求。

  別了,“不忠誠”的蒂勒森

  “我感覺我需要回去,我只是覺得需要回去。”在從肯尼亞內羅畢飛往位於美國馬里蘭州的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的專機上,雷克斯・蒂勒森沒有對隨行記者過多解釋提前結束訪問回國的原因。

  3月13日上午,在蒂勒森落地四個小時後,特朗普在社交媒體上宣佈解除蒂勒森國務卿職務,由中情局局長蓬佩奧接任。當天午後,特朗普在空軍一號上致電蒂勒森,正式告知解職決定。蒂勒森隨後發表聲明,宣佈將於3月31日午夜正式離職。在1132個詞的離職聲明中,蒂勒森對國務院工作人員、外交人員以及國防部等合作夥伴表達了謝意,但唯獨沒有感謝特朗普,甚至沒有提到過特朗普的名字。

資料圖片:美國前國務卿蒂勒森。
資料圖片:美國前國務卿蒂勒森。

  解職事件羅生門

  自2017年2月1日晚宣誓就職以來,蒂勒森不足14個月的任期戛然而止。鑒於過去六任國務卿均待滿完整四年總統任期,此舉顯得非比尋常。而圍繞蒂勒森在特朗普發推之前是否知情一事更出現羅生門。3月13日上午,副國務卿戈德斯坦回應稱蒂勒森剛剛知曉解職決定,並不清楚其中原因,而白宮聲稱白宮辦公廳主任凱利早前就已電告蒂勒森。截至19日,蒂勒森與凱利二人均未現身說法回應相關爭議。

  回顧整個過程透露的有關信息,可以推斷出此事件的大致線索:

  首先,蒂勒森對職位危機的消息已有預感,但不清楚具體情況。3月10日淩晨兩點半,凱利致電喚醒正在內羅畢休息的蒂勒森,告知特朗普不滿意其此前關於朝核問題的表態。目前,這通電話是否涉及蒂勒森任期即將中止的明確信息尚不得而知,僅有部分政府官員的一面之詞,未得到雙向印證。但蒂勒森顯然感受到特朗普對其日益累積的不滿已到達某種頂點,美 朝對話出現轉圜而自身被蒙在鼓裡以及特朗普的強烈態度使其察覺事態的嚴重性。

  數小時後,國務院稱蒂勒森因身體不適取消當天活動,並最終於12日提前結束訪非之行回國。在返程飛機上,蒂勒森仍在展望接下來美 朝首腦會晤(包括時間、地點)的具體準備工作,似表明其對個人職位的安全性抱有信心,提前回國可處理好相關事宜。但在消息公開之前,蒂勒森可能未來得及與特朗普或凱利等人溝通,這促使其事後通過副國務卿等人表達不滿。

  其次,白宮對蒂勒森去職一事早有規劃,但僅限於高層。有消息稱特朗普早在3月9日就決定換掉蒂勒森,但凱利力勸其等蒂勒森回國之後再公開。期間凱利兩次通過電話對蒂勒森發出警報信號,並告知特朗普可能在接下來的週末發推特表達不滿。其後,白宮就此開始準備工作,包括與蓬佩奧以及中情局新局長候選人吉娜・海斯佩爾進行溝通,但僅限於核心成員。在蒂勒森啟程回國的12日下午,多位白宮助手對其去職一事仍不知情。特朗普顯然對核心團隊下達了嚴格保密的任務要求,以杜絕消息泄露,從而牢牢把握主動權。

資料圖片:美國總統特朗普。
資料圖片:美國總統特朗普。

  “八字不合”的特蒂配

  2016年勝選後,特朗普展現出雷厲風行的行事風格,在一個月內迅速提名內閣主要部門及白宮團隊負責人選,效率遠高過前幾屆政府,但惟有國務卿人選遲遲未能出爐。作為美國政府的頭號外交官及總統第四順位繼承人,國務卿被視為美國最具權勢的政府職位之一,因此,特朗普也十分謹慎對待此事。

  在琢磨人選時,蒂勒森並非特朗普優先考慮的對象,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前眾議長金里奇、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前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前駐華大使洪博培、時任南卡羅萊納州州長黑莉、參議院外委會主席科克、眾議員羅拉巴切等人均出現在考慮名單之中。面對如此多的人選,特朗普有些舉棋不定。就在此時,小布殊時期的國務卿賴斯與前國防部長蓋茨聯手向特朗普舉薦時任埃克森・美孚董事長兼CEO的蒂勒森。此後,特朗普與蒂勒森進行了兩次會面,會面中蒂勒森給特朗普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特朗普眼裡,美國行政部門的傳統權力結構並不重要。他篤信總統應當時刻對內閣具有把控力,不必在意條條框框,因此,挑選內閣成員也不必固守舊有模式。特朗普十分青睞華盛頓政治圈外的有能力的人士來幫助克服體製惰性,實現政府像企業一樣高效、靈活運轉。出於這個原因以及商人之間的惺惺相惜,特朗普最終選擇沒有任何從政經驗的蒂勒森來執掌國務院。

  在2016年12月13日發佈的提名聲明中,白宮過渡團隊認為蒂勒森將是國家核心利益的堅定捍衛者,能幫助扭轉有損美國安全和全球地位的錯誤外交政策。特朗普則點出了選擇蒂勒森的關鍵原因,稱蒂勒森不僅是商業執行官,還是一位世界級玩家,掌舵著可能是全球最大的企業,其職業生涯就是美國夢的具體體現。特朗普十分推崇商人治國模式,寄望於蒂勒森改革臃腫的國務院。此外,特朗普任命蒂勒森還有一層考慮,即希望通過蒂勒森與俄羅斯政府及普京本人的密切聯繫改善美俄關係。

  在宣佈將蒂勒森解職後,特朗普解釋“與蒂勒森相處很好,但總想不到一塊兒去”。事實上,從入主國務院開始,蒂勒森與特朗普就漸行漸遠,從未建立密切的私人關係。兩人均作風強硬、各有主見,這種強人風格為之後的種種衝突埋下隱患。

  2017年7月,特朗普在大型童子軍集會上發表政治色彩濃厚的演講,曾身為全美童子軍主席的蒂勒森對此極度不滿,並一度希望辭職,後經彭斯、馬蒂斯等人勸說才作罷。10月,媒體報導蒂勒森在7月於國防部召開的一次會議上稱特朗普為“傻子”,引來特朗普回應要與其比試智商,二人矛盾進一步公開化。11月,特朗普政府內部再度傳出蒂勒森去職的消息,接替人選為蓬佩奧或黑莉,作為特朗普親信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莉及時回應無意離開現職,這實際上從側面印證了蓬佩奧是繼任者的不二人選。

  回過頭再看二人的合作,或許從一開始就是錯誤。工程師出身的蒂勒森喜歡照章辦事、秩序井然,看不慣特朗普的自由散漫、言行乖張,而特朗普則認為蒂勒森應扮演好執行者的角色,而非時不時與總統唱反調。特朗普喜歡通過社交媒體發佈政策消息,蒂勒森則堅決不用,只讓助手將總統的推文打印出來以供瞭解。從這一意義上說,特朗普認為蒂勒森卸任後會“更快樂”的說法或許有幾分道理。

  在美國曆史上全部69任(67位)國務卿中,蒂勒森的任期長度僅排在53位,為近25年來任期最短的國務卿,其與白宮關係的緊張也成為一大主因。蒂勒森上台後,一味爭取國務卿應有的話語權,就國務院內的人事安排問題與白宮團隊多次發生爭吵。在特朗普的決策小圈子中,白宮助手顯然勢力更大,然而蒂勒森既未與白宮的全球主義者一同建立牢固聯盟,也未同民族主義者進行某種程度的和解。這麼做的直接後果就是成為孤家寡人,當蒂勒森與特朗普產生嫌隙時,除國防部長馬蒂斯外,無人試圖在中間進行調停。久而久之,他在外交決策中被邊緣化就成為必然。

  有分析認為,蒂勒森的困難處境,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其未能有效地從企業管理者轉變為外交官,無法適應華盛頓政治圈的遊戲規則,這是關乎自我角色調適的問題。

  對外經營關係的不善,直接影響到內部人事的到位情況,蒂勒森提名國務院官員的努力多次遭到白宮阻撓無果而終。在這種情況下,大量中高層官員的缺位導致內部協調出現困難、政策執行效率低下,而蒂勒森本人較為獨斷專行,專注於精簡資源、縮減開支,在外交事務上較少聽取國務院內資深官員的意見,導致內部管理十分混亂,反過來進一步削弱國務院在美國外交決策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格曼曾嚴厲批評蒂勒森為“自威廉・詹寧斯・布萊恩(威爾遜總統時期的國務卿)以來最為糟糕的國務卿”。從這個意義上講,蒂勒森的離開對個人而言雖為不利消息,但對國務院未嚐不是一個變革重組的機會。至少,蓬佩奧與蒂勒森最大的不同在於其深得特朗普的信任。

  忠誠度是新內閣唯一重要的考察標準

  蒂勒森的突然離職,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出乎意料之處在於:首先,消息曝光之後,政府內部普遍感到事發突然,國務院官員則大為震驚。更關鍵的是,雙方的“分手”場面並不好看。特朗普政府的人員調整,除班農和科米外,很少出現這樣暗自較勁的情況,導致國務院正副職官員及辦公室幕僚一同被炒。其次,為何蒂勒森在紛擾的離職傳聞中堅持了一年多,直到此刻“靴子才落地”?

  對蒂勒森被解職的動機揣測,大多集中於特朗普與其在朝核問題上的政見不合。回顧3月13日回國前的舉動,蒂勒森做了兩次令特朗普不滿的表態。一是在8日表示美 朝談判“還很遙遠”,但當日就被特朗普同意見金正 恩的消息打臉,導致次日不得不改口稱雖然條件尚未成熟,但美方持開放態度。此舉令特朗普深感不滿,認為蒂勒森有意挑戰其權威。二是在俄羅斯前間諜於英國中毒身亡事件上,蒂勒森於12日表示尚難看清幕後主謀,但隨後即指示國務院發表聲明堅定支持英國政府的判斷,指責俄羅斯無視他國主權和人民安全的行為。而白宮後來的聲明則避免指認俄羅斯為元兇。從時間軸上看,特朗普醞釀解職決定在前,因此更有可能與美 朝對話的分歧表態有關。

  那麼,能否得出朝核問題是壓倒蒂勒森的最後一根稻草的結論呢?一句話回答:是也不是。

  朝 鮮核導能力的發展首次威脅到美國本土安全,一躍而成為特朗普執政首年國內最為關心的外交議題。關於如何處理朝核問題,特朗普與蒂勒森似乎從不在一個頻道上。當蒂勒森去年談及美 朝直接對話的可能性時,特朗普公開發推要求蒂勒森“勿浪費時間”;而當蒂勒森回歸現實強調條件不成熟時,特朗普則火速做出首腦會晤的決定。

  且將雙方的立場分歧放到一邊,其背後反映的實際上是特朗普主導外交議程的強烈慾望。特朗普從來就是生活在聚光燈前的“明星”,對媒體的關注和報導十分敏感。因此,其難以忍受蒂勒森在如此重要的問題上“搶風頭”,一如其對白宮持續不斷的泄密事件的零容忍態度,必須得有人為此負責,蒂勒森唯一的選擇就是離開。

  退一步講,在特朗普的內閣團隊中不乏與其意見不一的官員,但像蒂勒森這樣在幾乎所有主要議題上均與其存在分歧的情況十分少見。對此,特朗普早有換人的想法,任何一項議題或一個時機,都可能成為壓倒蒂勒森的最後一根稻草。過去一年多里,二人在伊核協議去留、是否退出《巴黎協定》、俄羅斯是否干預美國大選、卡塔爾斷交事件、阿富汗戰略、駐以色列使館遷址耶路撒冷、《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存續等問題上存在諸多分歧,其中許多問題均為特朗普努力樹立個人政績的重點議題。但蒂勒森對此並不買賬,反而是將分歧公開化,不斷強化特朗普將其解職的決心。

  特朗普之所以拖了十餘月才做出決定,主要在於保持執政首年內閣穩定性的考慮。國務卿離職茲事體大,內外牽扯廣泛,若管控不好將產生較大反作用力。自去年12月起,蓬佩奧便著手接班準備,中情局日常工作交由副局長海斯佩爾主持。蒂勒森對此心知肚明,只是不願輕易放棄,希望能盡力留下好名聲。

  對特朗普來說,炒了蒂勒森還有一個大的盤算。美 朝對話即將啟動,今年外交議程正在籌劃中,包括對外打貿易牌。蒂勒森若繼續留在國務院,將不利於相關工作的開展。因此,特朗普需要確保新團隊儘早到位,為即將到來的峰會及貿易談判做好準備。

  特朗普與蒂勒森不和的深層次原因,在於特朗普對忠誠度近乎吹毛求疵的要求。如果說執政首年組建不同政策取向的內閣班子是為測試學習曲線的話,那麼經曆一年的內部動盪危機之後,特朗普正將工作重心轉向落實政策需求,他需要的是能無條件聽命於他的人。近日,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科恩辭職,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也將離任,取而代之的將是特朗普的親信保守派評論員庫德羅和博爾頓,這二人與蓬佩奧的共同點,在於對特朗普的絕對忠誠。特朗普正在醞釀新一輪的內閣換血,忠誠度將是唯一重要的考察標準。

  蒂勒森在任國務卿之前與特朗普沒有私交,就職後顯然也未建立良好的工作和私人關係,這使其始終難以融入特朗普的核心圈。去年8月,夏洛茨維爾市發生騷亂,特朗普“一視同仁”地指責暴力衝突雙方均有責任,引發國內批評聲浪,蒂勒森對此回應稱“總統的言論只代表他自己”。這種撇清關係的言論看似保護自身名譽,卻只會加深特朗普對蒂勒森的疑慮和不信任。

  “蒂勒森去哪兒”已經有了定論,但特朗普的大動作可能才剛剛開始。當特朗普政府內部的理性聲音逐漸消失,很難期待其外交政策能走上正常軌道。在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政府的繼續攪局之下,或許2018年的世界形勢不會比2017年更樂觀。為此,我們應當做好最壞的準備。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