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打難拍新意難尋!武俠劇為何還能再翻紅?
2018年03月21日17:12

  武俠劇正在重新回到螢屏。根據電視劇公開備案信息,2018年2月份有6部古代武打題材,備案數量是2017年上半年的總和。武俠風為何再起,武俠劇如何拍攝才能為對各種套路熟稔於心的觀眾帶來新鮮感?新京報記者專訪愛奇藝高級總監、奇星戲劇工作

《新射鵰英雄傳》
《新射鵰英雄傳》

  《新射鵰英雄傳》捧紅了李一彤。新人配合度高是武俠劇導演愛起用新人的原因之一。

《飄香劍雨》里樸實的武打招式獲得觀眾認可。
《飄香劍雨》里樸實的武打招式獲得觀眾認可。
《蜀山戰紀2踏火行歌》的動畫片頭。
《蜀山戰紀2踏火行歌》的動畫片頭。

  武俠劇正在重新回到螢屏。新年伊始,改編自古龍小說的《飄香劍雨》、金庸經典小說改編劇《新笑傲江湖》和神話新武俠“蜀山戰紀”系列的新作《蜀山戰紀2踏火行歌》,接二連三地來到了觀眾面前。武俠劇成批量地出現並不是偶發事件,古龍另一部小說改編的電視劇《絕代雙驕》和大陸新武俠代表作品之一《聽雪樓》都已經開始拍攝。根據電視劇公開備案信息,2018年2月份有6部古代武打題材,備案數量是2017年上半年的總和。武俠風為何再起,武俠劇如何拍攝才能為對各種套路熟稔於心的觀眾帶來新鮮感?新京報記者專訪愛奇藝高級總監、奇星戲劇工作室總經理李蒞櫻,武俠劇導演胡明凱、金琛,探訪武俠劇的變和不變。

  失落

  份額有限、武打難拍

  前幾年武俠劇不紅了,甚至連金庸、古龍的經典IP都無法挽救這種頹勢。2016年,《新蕭十一郎》《五鼠鬧東京》《飛刀又見飛刀》接連播出,並沒有太大水花。武俠劇上一次成為大眾焦點還是5年前,2013年於正出品的《笑傲江湖》和鍾漢良主演的《天龍八部》播出。前者是“東方不敗和令狐衝不得不說的二三事”,後者是“丐幫出身的三兄弟和史上最低顏值的王語嫣”。然而,緊接著的兩個大變化,讓武俠劇連被群嘲的地位都難以保住。

  外

  “八個重要的電視台黃金時段每年能播出古裝劇的時間是有限的,容納不了那麼多武俠劇。”金琛解釋說。另一方面,玄幻大IP劇和大女主劇的迅猛崛起讓武俠劇傷及元氣。2014年夏天,《古劍奇譚》的播出捧紅了出道多年的李易峰、陳偉霆,也讓玄幻大IP成了市場的寵兒。2015年,《武媚娘傳奇》和《羋月傳》又讓大女主劇的概念深入人心,而這兩類劇,偏偏都是古裝劇。多位業內人士均表示,個別玄幻IP劇和大女主劇火了之後,影視公司的核心資源和主力團隊都會向這個領域傾斜。

  內

  “我們以前拍打戲都是實打實地拍,現在演員自我保護意識太強了,接戲的時候就會說‘導演我不會吊威亞,我也不想騎馬’。連資方也不想這麼做,萬一演員拍武打戲時受傷,會耽誤拍攝進程。以前我們是儘量把風險降到最低,演員也願意接受挑戰。但現在的演員,對不起,太容易得到(成功)了。”胡明凱認為,演員給武打戲帶來的眾多限製,讓很多武俠劇在畫面上的衝擊感弱了不少。

  歸來

  從未遠走的俠客和英雄

  雖然遇到題材上的瓶頸期,但對英雄和俠客的嚮往始終存在。聊到這個話題時,胡明凱回憶起了上小學三年級時,聽老師講金庸在《明報》上的連載故事的場景。“每天只有一小節,往往大家正聚精會神地聽著就結束了,‘誒,沒了?’,老師說‘沒了啊’,直到小學畢業都沒聽完那個故事。”“對很多男孩子來說,武俠世界是非常重要的青春期幻想。”金琛如此說,但他也表示,在00後的世界中,對武俠的接觸更多來源於遊戲而非小說,“所以他們會更容易接受仙俠,隨著年齡的增長,才會慢慢懂得兩者的區別,以及為什麼要看武俠,這需要時間。”

  相比於身處創作一線的導演,李蒞櫻會更多從行業的角度來看待武俠劇。對於越來越強調精耕細分受眾的視頻網站來說,武俠劇是非常重要的垂直品類。李蒞櫻表示,“武俠劇一直都有市場,這種題材大家還喜歡,尤其是年輕受眾。年輕人會覺得社會也是江湖,以前可能會用說教的方式去講俠義,現在改變方式了,通過情節的帶動,讓他們自己去體會。”

  變革

  老故事、新講法、新面孔

  在這批正在播出和拍攝的武俠劇中,金溫古梁黃(金庸、溫瑞安、古龍、梁羽生、黃易的簡稱)的作品仍然是主流。2017年,由郭靖宇監製的電視劇《射鵰英雄傳》播出,面對這個已經被演繹了很多遍的故事,新人演員楊旭文和李一桐的演出仍然讓苛刻挑剔的觀眾買了賬,李一桐甚至憑藉對黃蓉的演繹在以毒舌聞名的知名網絡社區虎撲收割了一大撥粉絲。

  1 新視角

  加大對人物成長的塑造

  相比於全新的作品,經曆過多次翻拍的經典,難以避免地會面臨懸念感的缺失,小說中精心營造的一些迷局會因為前作的劇透而喪失魅力,這是所有翻拍者不得不面對的難題。胡明凱曾執導過被不少推理愛好者奉為經典的《少年包青天》,他很謙虛地把這個系列的成功歸因於市場空白造就的天時地利。他坦言,如今再拍探案推理題材,難度遠遠超過當年。“現在拍這類劇只能把戲劇壓力放在角色身上,探尋人物的選擇和行為背後的深層人性。”

  這個道理同樣適用於武俠劇,《倚天屠龍記》有一個經典的迷局,張無忌和三位女主角被困冰火島,殷離被殺,屠龍刀被盜,誰是兇手?2001年吳啟華主演的版本中,製作方按照原著的情節改編,觀眾被放在主角視角,隨著事件發展一步步揭開真相。而到了2003年蘇有朋主演的版本中,觀眾則被賦予了上帝視角,密切關注著兇手的一舉一動,借此體會她內心的掙紮與痛苦。

  視角的改變還體現在主角塑造上,被影視劇所鍾愛的武俠小說往往都會有一條關於少年成長的敘事線,這樣的故事能讓普通觀眾產生共情和代入感。金琛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雖然知道這樣做會招致罵名,但他還是想試試新的視角。“他首先是個人,然後才能變成俠。既然是人,就一定有缺憾和缺點。”

  《新笑傲江湖》選擇了相貌平平的丁冠森飾演主角令狐衝,在劇情上也更試圖去還原令狐衝的“慘”。金琛選擇把更多的筆墨放在令狐衝身上,展示他的內心和成長,“令狐衝在這部劇里,完成了一個做普通人的心願。”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