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戲好日子——半步人間(岑偉宗)
2018年03月20日03:00
《深夜小狗神秘習題》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岑偉宗,作詞人,音樂劇創作人。曾獲金像獎、金馬獎及香港舞台劇獎等。資深語文教師,為香港公開大學語文及教育學院兼職導師。)

忘了做了多少屆的香港舞台劇獎評審。一直以來,看舞台演出,既是興趣,也是義務和職責。今年退了下來,看演出就變成純粹興趣,兼且觀摩。但不用盤算着到底看戲的數量夠不夠年底評獎時的門檻(大會規定,年中看戲達到三十六齣或以上者,才夠格參與提名活動),碰上這段期間公私兩忙——為香港話劇團創作的Cabaret《祝你女途愉快》趕着脫稿,我在公開大學兼教的課程又進入觀課之旺季,再加上其他正在進行的創作Project,簡直是不期而遇的扭作一團。幸虧不用趕場看戲,總算未至於是奪命三月。

即使如此,三月初某周,還是抵不住「吸引」,一口氣挑了三個演出去看,過了個好「港式」的看戲周末。

先來英國國家劇院的《深夜小狗神秘習題》(《The Curious Incident of The Dog in The Night-Time》)。此戲於二〇一二年在英國國家劇院的科泰斯洛劇院首演,應是四面台的版本,年前拍成影片,由NT Live輸出全球。我在二〇一六年於香港看NT Live的版本,見識到這個戲的舞台技術設計有多迷人炫目。由於是四面台,舞台的地板也設計了投影,主角Christopher腦海里的運算,甚至往倫敦的地鐵路線等等「輔助」戲劇的投影,都在舞台的地板上呈現,NT Live可以高角度拍攝,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這個戲後來搬到百老匯及倫敦西區的劇場上演,我估計應該變成了鏡框舞台的演出。大概基於商業考慮,四面台容納的觀眾應較少,NT Live入面那個版本只能在心中憑弔。所以,即使去年在倫敦旅遊時,寧願重看舞台縮了水的《Les Misérables》,也不去看鏡框舞台的《小狗》。然而,《香港藝術節》今年竟然把鏡框版本的《小狗》帶來,也就看看好了。

我還以為我會不斷比較到底鏡框好還是四面台好。事實上,四面台有多好,具體我都忘記了。總之,《小狗》還是個可以平衡商業和藝術的演出。它的舞台美術,跟戲軌是水乳交融的,你覺得這就是創作團隊互相磨合和烘托,長期實驗之下產生的作品。「設計」也有戲,歐美劇場都在做這事,亞洲劇場,又或者至少香港劇場,我們都渴望做到。但我們缺乏的,就是時間。《小狗》投影,既精準亦有內容,至少要在舞台實地多番測試才成。而我們(不論香港還是台灣)只有幾天的時間在舞台實地裝嵌,就要開幕見人,看着《小狗》,除了欷歔,就是期望有改變的一天。

話說回來,《小狗》的主角是個患有自閉症的十五歲少年。是數學天才,卻難以理解日常生活,害怕給人觸碰,一碰着就大吵大嚷。除了父母或者特殊教育工作者可以忍耐,其他角色「買佢怕」也是很正常的。這個少年的確屬於「不討好」的角色。近年在百老匯大紅的那齣音樂劇《Dear Evan Hansen》,主角是個有「社交障礙」的少年,同樣不算「討好」。到結尾時,卻一樣博得觀眾如雷掌聲。把「不討好」的人寫得「討好」是否近年風潮?我這次看,一直都覺得Christopher的偏執會為旁人帶來麻煩,實在傷腦筋。可是結尾,我竟也覺得這角色有可愛的一面。想起多年前,粵譯音樂劇《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主角George由頭到尾我都覺得他討厭。到底「不討好」的人物,如何寫法,實在值得一再思考。

另一個看的戲,是香港戲劇協會的《礦井下的彩虹》,原著是英國劇本,編劇是Lee Hall。此次粵譯保留原著的時空——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紐卡素煤礦小鎮阿星頓,卻出現了不少近年才出現的詞語,如「廢青」。有些翻譯戲劇的朋友會說,誰人敢保證那個戲中的年代的「英文」里的某些字詞,換成粵語之後的「真正」面貌?三十年代的英國礦工,講「廢青」二字,也許還可以吧?對於這說法,我還是比較相信自己聆聽的直覺,我真係「停一停,諗一諗」,然後個戲就飄走了。另外,台上所見,礦工都「身光頸靚」,含英咀華,我一度以為這齣戲是否起錯了譯名。是否該叫作《第一個半天的工作》?還是《編輯室手記》?

最後一齣是香港話劇團的《好日子》。鄭國偉編劇,方俊杰導演。鄭和方,在二〇一一至一二年間,憑《最後晚餐》聲名鵲起。那個短小精悍的戲,我愛到不得了。鄭國偉之後的《最後作孽》,不寫窮人寫富人,好些朋友都覺得沒有前作的機鋒。我則猜測,他是憑想像寫出?還是真的見過劇中富人的糜爛?無論哪一樣,他都沒有把戲名改錯。我只奢望「社會」爛到那個戲的地步就停了。到《好日子》,斧鑿痕迹介乎《最後晚餐》和《最後作孽》之間,但戲中家庭的處境,卻又寫來有血有肉,合情合理。母親對「壞人」視而不見,這「個性」特質更帶給觀眾無限聯想,《好日子》這戲名剛好是反諷。如果有所謂「傷痕」文學、「傷痕」電影,我覺得鄭國偉寫的,應該自是「傷口」戲劇。他甚至是那種把蓋着傷口的消毒紗布翻開,給你看看含膿傷勢的那種編劇。

還能夠看到好戲的日子,對我來說,也算是「好日子」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