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照、寵物或者卡通畫像,明星微博頭像別有深意嗎?
2018年03月20日13:33

  原標題:明星微博頭像別有深意嗎?

微博頭像
微博頭像

  新京報漫畫/陳冬

  [一家之言]

  近來網絡上流行“頭像玄學”,彷彿看到社交平台的頭像,就能對一個人瞭如指掌。實際上,我們看到的頭像或多或少是一個人在有意識地展示給我們看的內容。最明顯的例子是演員,演員的職業就是把自己展現給大眾觀看,因此明星用什麼頭像,除了商業的捆綁,還有“人設”的牽絆。

  明星頭像有明顯“人設”用意

  網絡社交工具發達之前,我們認識一個人是從見到人開始,少數情況從見到字、聽到聲音(通信、打電話)。如今認識人,說不定第一個認識便是對方的頭像。頭像是不是顯示了一個人非常重要的信息呢?是不是像很多人分析的那樣,用風景照的必然是中老年人,而卡通形像是心向童年的風向標?

  我們看到的頭像或多或少是一個人在有意識地展示給我們看的內容。最明顯的例子是演員,演員的職業就是把自己展現給大眾觀看,所以我們看到很多演員在微博上用的都是自己的硬照、代表作的劇照、最新推出的影視劇相關照片等等。楊穎、楊冪、唐嫣……有著長長的名單。我們從頭像看到的就是“展現”和“職業”,不一定能看到太多個人的東西。

  普通人的頭像怎麼換都無所謂,但有著眾多粉絲的明星,因為自帶宣傳效果,經常會用參演的作品劇照做頭像。比如范冰冰,2013年剛開通微博時,用的還是充滿少女感的卡通頭像。從《武媚娘傳奇》開始,范冰冰的頭像就和宣傳密不可分了;到了親弟弟出道,她又果斷把自己頭像換成弟弟的硬照,提攜之心可以說是很坦蕩了。趙麗穎的微博頭像則基本上都是自己影視作品中的形象:Q版“花千骨”、動漫版“胭脂”,現在是手繪版“女兒國國王”,其實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趙麗穎重視角色的事業心。

  而章子怡、孫儷,更希望向公眾傳達自己享受著“母親”的角色,所以頭像一直是自家孩子。章子怡甚至把自己的身份改為“醒醒媽媽”(醒醒是其女兒小名)。也正因為她們在社交平台更多展現的是溫柔的母性,當章子怡在綜藝節目里展現的專業演技、孫儷在大女主戲里叱吒風雲,反而有種“反差萌”的感覺。

  也有女演員遵循戲里戲外如一的法則,比如楊冪。頭像大多是自己的美照,有些甚至還挺“非主流”。聯繫其團隊的宣傳,關鍵詞“少女感十足”、“少女冪”,再聯想到她大部分影視作品,事業心強大、能力一流……但一般是要與婚姻和母親角色做切割的。或許一定程度上表現出她對自己現實生活所扮演的角色的抗拒。

  而90後女演員藍盈瑩,她用的是卡通式頭像,這與她平時在微博上發出的視頻里托腮、嘟嘴的形像一致,都是表示心理年齡比較小,或者想以小示人的心態。特別是藍盈瑩在視頻中常用向下的角度,拍出正面由下向上看的畫面,這正是未成年人看父母、長輩時角度。

  頭像只能反映“部分真實”沒必要對號入座

  所以頭像能否反映一個人的真實呢?首先我們必須承認,與社交工具相關的一切,頭像、屏蔽、點讚、回覆等等,正常情況下都承擔著社交功能,卻並非簡單把人分成幾大類,一類貼個標籤如此簡單。

  普通人在社交工具上雖然也要展現,但是頭像中透露出的個人信息會更為豐富。通過頭像去瞭解一個人,前提之一是使用者自我和諧。通俗地講,這個人大體上認可自己,持肯定態度,內心矛盾較少,言行、表裡基本如一,理想自我和真實自我差距不是特別大。在這種情況下,頭像上透露的信息具有一定的有效性。比如有特別恨嫁的朋友結婚了,她十分滿足於自己做別人太太的身份,從結婚那天起她的頭像就改成了兩個人的結婚照,真實地反映出她看重出嫁(脫離剩女)的態度,以及她想展示已婚(非剩女)的迫切之情。

  貼動物、孩子照片就一定是愛動物、愛孩子的表現嗎?前提是頭像主人貼的動物、孩子是自己的。比如海清的微博頭像是一隻貓頭鷹,那她就是愛這隻貓頭鷹?或者說明她的性格像貓頭鷹?如果頭像是她自己養的,也許。如果不是,也許她只是常拍戲熬夜,用以自嘲罷了。而劉燁的頭像是他的孩子,看過《爸爸去哪兒》的觀眾相信會承認他確實很愛孩子吧?

  社交工具裡頭像的選擇和調整具有一定的共性,但我們要認識到,即使有專業的調查、研究做支撐,頭像選擇、調整和人的性格只是具有相關性,不可能有必然聯繫。而普通人與明星在使用社交工具的心理上又有差異,所以在利用這些研究得出的結果時,可當做是一種可能,不必當成絕對真理。所以,網上流傳所謂“十大XX愛用頭像”、“他到底渣不渣,看一眼頭像就知道了”之類文章根本就不靠譜,女孩們面對這樣的勸告時,權且一笑,切不可當成真理。

  □翠紅(心理諮詢師)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