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進入“普京4.0”時代 有這三大看點
2018年03月20日05:36

  原標題:俄羅斯進入“普京4.0”時代三大看點

  高投票率、高得票率,一切都不出人意料。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當地時間19日淩晨公佈了對俄總統選舉95%選票的統計結果,現任總統普京以76.56%的得票率遙遙領先其他候選人,實際上已贏得本屆總統選舉。或者說,俄羅斯已順利進入“普京4.0”時代。

  現在,人們最為關注的也許是,“4.0版的普京”有哪些值得人們關注的看點?

  誰來輔佐普京

  莫斯科時間3月18日晚11時許,普京一身輕鬆地現身其競選總部,向工作人員和選民表示感謝。俄羅斯媒體立即抓住了一個細節:梅德韋傑夫並未像2012年總統選舉時那樣隨行陪同。

  普京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巧妙地迴避了是否提名梅德韋傑夫繼續擔任政府總理的這一敏感問題。普京說:“一般來說,總統在進入新任期後都會對政府作出全新的改變。因此,現在我將對此加以考慮。我認為,政府的主要變化、一切變化,將在就職典禮後進行。”

  回顧普京執掌俄羅斯的17年,由聖彼得堡同鄉、聖彼得堡大學同窗、前克格勃同事組成的“普家軍”,一直傾力輔佐普京,確保俄羅斯的政權平衡和政局穩定,其中不少人成了普京的“股肱之臣”。

  但人們也注意到,在普京的第三個任期內,隨著國內外環境的巨大變化,“普家軍”也在悄然發生變化。隨著時間推移,普京身邊的“政壇老炮”開始出現“倚老賣老、為老不尊”的情況,有人不按規定申報個人財產,有的子女涉嫌貪腐……這些人漸漸地成了普京執政的“負資產”。俄列瓦達民調中心不久前公佈的年度民調結果顯示,在被問及“你最不喜歡普京哪一點”時,有17%的受訪者選“他與大資本之間的聯繫”,也有17%的受訪者選“他與腐敗政治人物的聯繫”。

  或許普京也深刻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開始有意識地與一些可能為其繼續執政減分的“老友”在政治上作謹慎、克製的切割。2015年8月,普京撤換了俄羅斯鐵路公司總裁亞庫寧。2016年,普京的“老戰友”聯邦保衛局局長穆洛夫、海關總署署長別利亞尼科夫也相繼離職。2016年8月,俄羅斯總統辦公廳伊萬諾夫被普京解職,接替他的是“名不見經傳”的瓦伊諾。

  隨著普京身邊“政壇老炮”的隱退,俄羅斯總統辦公廳主任瓦伊諾、上院副議長兼統俄黨執行秘書長圖爾恰克、經濟發展部長奧列什金等一批“政壇小鮮肉”相繼登場。這些人的共同特點是,年紀輕、資曆薄、根基淺、經驗少、汙點少、野心小、獨立性差,但具有高忠誠度、高專業性、高執行力。這些人極有可能出現在普京的未來權力架構中。

  普京要改變的,還有整個俄羅斯的“官員老年齡化”問題。

  普京第四個總統任期將如何組閣?俄政治分析家預測,俄羅斯未來政府可能出現“總理不變、副總理變”的情景――梅德韋傑夫繼續留任總理,普里霍季科、羅戈津、穆特科等幾位副總理則都可能離職。俄羅斯政府副總理可能由目前的9位增至12位,而且將出現“項目副總理”,以確保一些國家大項目的盡快落實。還有分析人士認為,前副總理兼財長庫德林有可能重回政府。

  改革,還是停滯

  “改革,還是停滯?”這是俄羅斯政治分析人士談及普京第四任期時的主要話題之一。有人說,俄羅斯已陷入“勃列日涅夫式的停滯”;也有人把俄羅斯近些年遇到的困難直接稱為“普京式停滯”。對今天的俄羅斯而言,“如何實現宏偉目標”顯然比“要實現宏偉目標”更有現實意義。

  儘管普京在3月1日的國情谘文中強調了俄羅斯近17年來在政治穩定、經濟和社會發展中取得的成績,但俄羅斯民眾當下的感覺,似乎與國情谘文的描述還是有差異的。普京在國情谘文中也強調:“問題不在於誰過來占領並破壞我們的土地,不,問題完全不在於此。落後才是主要威脅和主要敵人。”普京此話道出了俄羅斯問題的關鍵――俄羅斯的主要威脅不來自外部,而來自俄羅斯自身的發展。

  耐人尋味的是,對於普京最新一次國情谘文提出的目標,全俄社會意見調查中心3月13日公佈的最新民調結果顯示,有39%的受訪者表示從新聞報導中知悉了這次國情谘文的主要內容;41%的人表示不關注此事;有47%的受訪者認為,“總統提出的任務很具體很現實,但由於腐敗和官僚主義,這些目標不會實現”。

  俄羅斯前財長阿列克謝・庫德林的分析,更多的是從專業角度進行的。他說,若要實現普京總統在今年國情谘文中所提出的目標,即本世紀20年代中期將人均GDP提升50%,俄羅斯經濟每年的增速需達到6%。顯然,對2017年經濟增速僅為1.5%的俄羅斯而言,“這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如果俄羅斯的發展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普京連任的合法性便會受到侵蝕。

  普京在第四個總統任期內,將以什麼方式、通過什麼路徑實現自己在國情谘文中提出的目標?是停滯還是改革,將成為另一個重要看點。

  誰來傾聽俄羅斯

  “沒 有人曾傾聽我們。現在請聽一聽!”在3月1日的國情谘文中,普京苦口婆心地提醒美歐。普京執掌俄羅斯17年來,一直追求的目標是,讓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尊重俄羅斯、傾聽俄羅斯,讓俄羅斯能夠重新與美歐平起平坐。但普京深知,外交平等不是別人對俄羅斯的施捨和贈予,只有自己爭取來的平等才算得上平等。於是,普京在對美歐幾次嚐試“以合作求平等”失敗後,果斷採取了“以鬥爭求平等”的俄式倒逼方式。

  美國無法忽視擁有強大核武庫和先進軍事技術裝備的俄羅斯,在安全問題上不得不與俄羅斯打交道。但是,華盛頓已經不願意再花時間正視俄羅斯,更不要說平等對待俄羅斯了。2017年12月18日,美國公佈了特朗普上任後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中國和俄羅斯並列稱為“修正主義國家”。俄羅斯國際問題專家對此評論稱:“經過30年的努力,(與中國並列)俄羅斯終於重獲美國的主要競爭者和潛在對手地位。”也有分析指出,俄羅斯在那份文件中只是中國的“陪襯”。其實,美國人不可能真正接受任何一個國家與其平等――這就是俄美之爭的核心。

  3月18日,普京在其競選總部對記者表示:“我們對與各大洲各國間關係的積極發展,以及由此積極地建立國際議程感興趣。”在回答因“間諜中毒事件”而起摩擦的俄羅斯與英國及歐洲的關係問題時,普京回應說:“儘管遇到各種困難,但我們準備好共同努力,準備隨時討論任何問題,並加以解決。”

  對於當前“死機”的俄美與俄歐關係,俄杜馬主席沃洛金3月14日預測:“俄羅斯總統大選之後,許多反俄議程就會自動消失。”但更多的國際問題專家卻認為,烏克蘭問題在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中,已從“短痛”變成“長痛”,美歐因此對俄羅斯的製裁已從“不斷延期”變成“事實長期”。“製裁”似乎已成為俄羅斯與美歐關係的底色,雙方很難翻過“烏克蘭這一頁”。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不久前發表報告稱,在可預見的未來,不必期待俄羅斯與西方關繫好轉,俄羅斯對與美國的相互協作已失去希望。2018年,俄羅斯與西方外交的中心任務,只是嚐試“管控矛盾”。

  在俄羅斯與美歐的關係陷入“話不投機半句多”的尷尬境地時,俄羅斯與獨聯體國家的關係,也發生著微妙變化。3月15日,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四國總統和土庫曼斯坦議長,在阿斯塔納舉行了工作會晤。中亞五國領導人自己組織會晤,而不是利用獨聯體峰會和上合峰會等地區組織峰會平台,在近13年來的中亞國家交往史上尚屬首次。俄羅斯媒體對此發出疑問:“為什麼不邀請普京?”這似乎也意味著,被俄羅斯視為“後院”的中亞五國,也在開始探索“聯合自強”的新的可能性。

  與西方的緊張關係和獨聯體國家的微妙關係相比,俄羅斯外交可以說是“西方不亮東方亮”。3月18日,普京在其競選總部指出,中國是俄羅斯的戰略夥伴,莫斯科珍視與這個夥伴的關係,並將不斷擴大兩國關係。

  本報北京3月19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關健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