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構棟篤笑女先鋒——名筆論語(鄧小宇)
2018年03月19日03:00
猶太籍主婦Midge,誤打誤撞走上Gaslight舞台。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鄧小宇,生於香港,《號外》雜誌創辦人之一,並替《號外》撰寫文章至今,除在香港,內地亦有發行其著作《吃羅宋餐的日子》、《穿Kenzo的女人》及《女人就是女人》之簡體字版。個人網站:www.dengxiaoyu.net。)

一直都知道去年底首播的八集美劇《The Marvelous Mrs. Maisel》獲得相當高評價,最近終於找到來看,果然是那種一看就停不了的劇集,講一個紐約市富裕階層主婦,蛻變成Counter-culture非主流的棟篤笑藝人,時為一九五八年。

其實至今女性投入Stand-up Comedy行業依然屬少數,在一九五八年更是絕無僅有,不過Mrs. Maisel只是劇集虛構出來的女性棟篤笑先鋒,美國流行文化史上並無此人存在。

劇中這位稱為Midge的猶太籍主婦,可以說是童話故事的現實版,年輕貌美,住在曼克頓高尚地段,擁有一般女性夢想的幸福婚姻和家庭,與丈夫匹配堪稱金童玉女,育有一子一女湊成個好字,在家中宴客她是稱職的女主人,連平時在廚房做家務時都穿戴靚絕,她跟隨母親教落,要待丈夫熟睡後,在半夜才悄悄做護膚程序,以免給丈夫看到她塗上白面霜的怪樣,Keep Fit更不遺餘力,絕對稱得上是無懈可擊的完美主婦典範。

她丈夫公餘有一特殊嗜好,喜歡登台講笑話,晚上常去光顧當年城中Counter-culture凝聚的格林威治村內一家小酒寮The Gaslight Cafe,在那里沒名氣的藝人或準藝人都有機會上台表演,他亦藉此嘗試在台上發揮搞笑本色,每次丈夫登台,Midge都會在台下做筆記,留意反應,數觀眾笑聲,檢討成績,但原來真正有講笑話天分的不是她丈夫,而是這位Mrs. Maisel。

劇情發展下去,她丈夫有外遇搬離家,她受此打擊醉酒,誤打誤撞走上Gaslight舞台,展開人生第一次棟篤笑。她講的笑話以主婦日常瑣事為素材,自然、新鮮、原創、滑稽,有時甚至大膽過火位,令到全場觀眾捧腹,反應之熱烈出乎任何人的預料,她下一步應怎樣走?繼續一向的「Nice Girl」形象,心無旁騖做她的模範主婦,還是改變做「Cool Chick」闖去一個新領域?

這次意外登台令她遇到了伯樂,一個在Gaslight打工,閱人無數的Suzie看到Midge的潛質,自動請纓做她經理人。這個Suzie角色塑造得很有意思,她是個從未接觸過「高端」社會的「下等人」,和Midge的出身成對比,正好擦出火花,她的Tomboy打扮,叫人一眼就看出是個女同性戀者,在劇中她的性取向從沒宣諸於任何人之口(在那個年代對性取向偏差,大部分人都選擇視而不見唔想知唔要知),這角色反映到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LGBT社群勢力已開始在格林威治村一帶冒起。Suzie本身沒有經理人經驗,在表演行業亦無權無勢,兩人處處碰壁亦唯有硬闖,而Midge從多次失敗的演出吸取經驗,劇終看到她慢慢雕琢成器,準備迎接第二季了。

有趣是這個虛構的Mrs. Maisel,竟遇上真有其人的棟篤笑傳奇人物Lenny Bruce,Bruce可以說是上世紀Stand Up Comics中的壞孩子,他的笑話充滿憤怒和大量污言穢語,當年不容於主流娛樂圈子,但至今仍有很多人視他為反叛、反體制的英雄,Mrs. Maisel在台上亦不忌諱觸動莊重底線,夾雜了不少一般有教養的女性不敢在公開場合講的粗口和露骨的性愛詞彙,後來歷史真正出現過很具典型猶太女性幽默的著名搞笑藝人,如Phyllis Diller和Joan Rivers,前者的粗鄙和後者最拿手的自嘲自貶,都看到她們「先驅」Mrs. Maisel的影子。

八集的劇情其實遠比我上面的簡述多枝葉,像Maisel夫婦雙方父母都屬猶太裔富裕階級,他們的生活方式和流連在格林威治村的波希米亞一族是兩個世界,有時看這些「歷史劇」,考據和視覺細節都是亮點,以前成衣業未移到工資低的國家製造時,曼克頓第七大道曾經製衣工廠林立,劇中就見到女主角Midge的家翁經營的高級製衣廠,我在八十年代從事空運行業時,不時都要去第七大道見客,那時已不覺有工廠運作了,大都成了成衣入口商的辦公室、板房和倉庫,但仍有濃厚時裝行業的氣氛。

又像劇中出現早年的格林威治村也令人開眼界,有一場見到Village Vanguard酒寮的入口,我不禁大叫起來,那可是現場彈奏爵士樂的聖殿啊!即時又再聯想到同名那家以民歌、爵士樂為主打的Vanguard唱片公司,它可與這傳奇Jazz Club有關連嗎?另外Midge在丈夫離家後,為求獨立不依靠父母,去了著名的高級百貨公司Altman化妝品部當銷售員,此公司多年前已停業,這些都是紐約市已消失了的Iconic地標,亦是紐約客,以至上幾代美國人的集體回憶吧,重新目睹它們的全盛期也不無欷歔。

雖然只得八集,它呈現六十年前的曼克頓,那種氛圍之逼真和電視劇《Mad Men》、電影《Carol》不相伯仲,看到當其時一般較有體面的男女出外都戴帽,女主角Midge的服飾更美不勝收,特別是大褸,那些色澤剪裁簡直靚到驚為天人,五十年代真是時裝的黃金期,其他在劇中見到例如街上的各款汽車,不同階層的路人,還有家居、辦公室、食肆的布置,以至百貨公司的聖誕窗櫥皆十分考究,有評論挑剔劇集對白有不少太現代化、露出不符時代的馬腳,不過對美式英語非第一語言的觀眾來說,應該都聽不出來,有時知少些反有着數!

配樂也值得一再讚賞,此劇沒有原創配樂,全部用現成罐頭音樂,都是劇中那個年代經常聽到的旋律吧,但也不是沒作篩選,它撇除了少男少女鍾情的Top 40流行曲,集中選較成熟(例如Peggy Lee)類別,以及百老匯金曲(例如《花鼓歌》的插曲《I Enjoy Being A Girl》)、社交舞音樂等,完全配合到劇情和角色的背景,是好一次聽覺享受。

第一季最後那一集拍得令人動容,Maisel夫婦原本快將復合了,丈夫一晚在Gaslight第一次看到他太太上台表演,看到她將他們的家事、私事、性事化成笑料爆出來,那一刻他呆住了,是震驚?憤怒?或許都有一點吧,其實他是心碎了,他猛然看清楚自己的不足,驚覺原來真正有喜劇才華的不是一直夢想成為Stand Up Comic的他,而是他太太Mrs. Maisel,一下子浮出來的失落、無依和自卑,確叫人感到心痛,這部對白妙語連珠、基調惹笑的喜劇也有其傷感的時刻。

《The Marvelous Mrs. Maisel》的劇名除了和也是以娛樂事業為背景的電影《The Fabulous Baker Boys》互相輝映,也很有上世紀早期短篇小說風行年代那些書名的風格,看字幕此劇的製作公司以Dorothy Parker Drank Here為名,而Dorothy Parker不正是美國短篇小說全盛期的著名女作家嗎?而她也是以妙語連珠為人津津樂道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