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代表委員為籌辦冬奧支招:讓2022更“走心”
2018年03月19日07:22
2018平昌冬季殘奧會閉幕式舉行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正在北京進行。1000多公裡外的南韓平昌,冬殘奧會也於香港時間今晚落幕。中國北京作為下屆冬殘奧會舉辦城市,已接過國際殘奧委會會旗,並以《2022我要飛》為主題的文藝表演,再一次向全世界發出“2022相約北京”的邀請。在這屆冬殘奧會上,中國代表團依靠輪椅冰壺項目的金牌,實現了中國代表團在冬殘奧會上金牌零的突破。

  《政府 工作報告》提出“做好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籌辦工作”,因此,“冬奧會”成為兩會期間,代表委員的熱議話題。

   籌辦關鍵詞:頂層設計

  “今年你的壓力小多了。”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剛進行小組會議時,有體育界別委員如此“調侃”姚明。去年兩會,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籃協主席姚明所到之處均被記者圍得水洩不通。可隨著冬奧會進入北京週期,今年兩會期間,被堵在走廊盡頭的人成了全國政協委員、北京2022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運動委員會主席楊揚。

  “冬奧會籌備要從3方面考慮,組織工作、備戰情況、冬奧會的可持續發展。”楊揚把籌辦冬奧會的藍圖拆分成具體框架,在她看來,組織工作像一張複雜的大網,宏觀涉及場館建設、交通規劃,微觀細到吃飯、睡覺,“運行和管理非常講究,運動員體驗是核心。”她引用國際奧委會工作人員的話說:“把運動員的需求滿足了,其他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當前有些棘手的問題是,我國冬季項目基礎薄弱,“申辦時,有1/3的雪上項目沒有開展。”楊揚向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坦言,雖然不少項目已開始起步,但想在4年後爭取所有項目都取得更好成績“任務還很艱巨”。

  在全國政協委員、黑龍江省政協副主席張顯友看來,我國冰雪運動後備人才培養還面臨著一系列困難與問題。除了受製於自然氣候因素的普及度差異,培養模式單一、人才流失嚴重兩個問題較為突出,“我國冰雪後備人才集中在體製內傳統校和基點校、業餘體校,社會體育組織介入青少年後備人才培養的渠道不暢。同時,國外不斷加強人才吸引,導致我國優秀的冰雪運動後備人才流失。”由於“重訓輕教”無法對高端人才的培養形成支撐,與此同時,基層教練還存在水平不足及因待遇問題產生流失等的現狀,張顯友提出要建立健全後備人才培養管理機製、完善後備人才的保障體系、加強教練員隊伍建設等建議。

  這與楊揚的提議不謀而合。楊揚認為競技體育的備戰工作不能局限於教練帶著運動員苦練,還需要系統支撐,包括賽事體系是否合理、人才能否良性循環、跟國際組織溝通交流等方面內容。她以場館建設為例表示,“國內的場館設施很多還在建設中,預計2020年才能完成。目前,國內很多運動員在海外訓練,如果國內場館能更早投入使用,將更有利於備戰。希望相關部門在場地建設、人才引進等方面給予更多支持。”

  籌辦關鍵詞:走心

  此外,“科技研發投入不足”也是張顯友看到的一大問題,他表示當前科技研發投入滯後於冰雪運動的快速發展,“在冰球、冰壺領域的研究不夠深入,研究面窄,在冰雪運動裝備技術領域的研究幾乎處於空白狀態。”因此,他建議增加對速度滑冰、短道速滑、花樣滑冰、滑雪、冰球、冰壺等領域的科研投入,一方面對運動本身的教學、賽事分析、新規則以及運動員的體能和技巧進行調研;另一方面彌補短板,開展與冰雪運動相關的高科技裝備的研究,為我國冰雪運動的發展提供支持和保障。

  今年春節期間,不少中國觀眾都伴隨中國冬奧代表團經曆了遺憾與喜悅。楊揚透露,在平昌冬奧會短道速滑的判罰爭議事件後,正在蒙特利爾舉行的短道速滑世錦賽上,裁判判罰的視頻系統和電視轉播系統就將合二為一,“可以讓觀眾第一時間瞭解判罰的依據。”她希望4年後的北京冬奧會,既能在賽場內為運動員創造公平公正的競賽環境,也能在賽場外收穫更多瞭解冬季項目的觀眾,“成為一屆走心的冬奧會”。

  對於中國代表團在平昌冬奧會上的表現,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苟仲文在兩會期間向媒體坦言:“留有遺憾,但符合預期”,“總體來說,成績符合我國冬季項目開展的實際情況,符合冬季競技隊伍的實際情況。”

  對4年後的北京冬奧會,苟仲文充滿信心地表示:“在平昌,很多國際冰雪運動協會的主席、外國教練員和運動員對中國的人才儲備非常認可。只要經過刻苦的訓練和精心的組織,我們的運動員就能在北京冬奧會上出彩兒。”一個“跨”字就是信心的來源:在跨項、跨季、跨界上下功夫,通過多種方式提高冰雪運動競技水平,補齊運動員參賽經驗短板,彌補隊伍管理水平的不足。

  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高誌丹在兩會期間表示,通過跨界跨項選材,我國實現了冬季奧林匹克項目的全面開展,平昌冬奧會所設的102個項目,中國代表團都已組隊。

  但遺憾仍然存在。在冬奧會備受關注的冰球項目上,中國男、女隊均未能獲得平昌冬奧會的參賽資格。目前,冰球項目正在積極響應跨界選材。全國政協委員、國際冰球聯合會副主席胡文新表示,中國冰球在近年來取得進步,可如果要出現在2022年冬奧會賽場,水平跟現在相比需要有很大的提升,他認為,應該把2022年冬奧會當成契機,從整體上推動冰球運動在中國的發展,“把目光放長遠,2022冬奧會不應該是中國冰球的唯一目標,應該當成長期的計劃。”

  籌辦關鍵詞:可持續發展

  兩會期間,不乏像胡文新一樣,把冬奧會當成發展我國冰雪運動的機會,強調冬奧會後可持續發展的代表委員。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冬奧組委體育部副部長王豔霞表示,要重視冬季運動專業人才培養,力爭在2022年冬奧會上儘量多地使用本地人才。她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介紹,在冬奧會賽時需要數量巨大的冬季運動專業人員,包括競賽組織核心團隊,技術官員,計時計分團隊,專業誌願者等,具體崗位如競賽主任,裁判,競賽長,記分員,製冰師,壓雪機司機等,“以延慶賽區的高山滑雪項目為例,初步估算與競賽組織相關的專業人員需要1300人左右。”但基於我國冬季運動發展現狀,符合奧運會要求的專業人才缺口較大,在賽時聘用大量國際人才,不僅成本高,且無法留下人才,不利於項目的長期發展,因此,“建議抓緊摸清人才底數,做到心中有數。在此基礎上製定相應的人才培養計劃和國際人才聘用計劃,儘量多地使用本地人才,利用舉辦冬奧會契機,為冬季項目的長期發展打下堅實基礎。”

  此外,全國人大代表、北京體育大學副校長陳立人對媒體表示,要高度重視、充分借鑒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經驗,統籌設計、早作準備,進一步提高賽後場館等基礎設施的利用率,做好冬奧會文化遺產的開發和利用工作,他建議賽事籌辦舉辦與場館賽後利用要同步設計,包括冬奧會後的博物館也應提前設計,才能對後續工作提供有力的支撐。

  “北京2022年冬奧會為重建中國冰雪文化自信提供了重要契機。”全國政協委員、北京體育大學校長池建表示,應加強北京2022年冬奧會文化遺產的規劃和保護工作,成立冬奧會文化遺產管理機構,積極創造、保護、傳承奧運文化遺產,服務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積極進行冰雪運動文化理論研究,彰顯我國冰雪運動的“人文”特性;此外,結合冬奧會,講好中國故事和中國體育故事,“冬奧會的影響力不能僅停留在奧運週期,應更加長遠。”

  本報北京3月18日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