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李敖 再無相見
2018年03月19日05:37

台灣著名作家李敖罹患腦瘤不治,於3月18日上午10時59分離世,享年83歲。他的最後一條微博停留在2018年2月1日,是為慶祝《李敖自傳》的出版發行。這本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新書在簡介中寫道“這可能是他最後一部自傳”,現在,“可能”二字被划去。

李敖之子李戡在微博上公開表示,父親是安詳離開的,他和母親都在身旁陪伴,並表示將遵照父親意願及他的一貫作風,不舉行告別式、追思會等任何活動,一切從簡。

李敖1935年出生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時“九一八”事變不到4年,為了不做亡國奴,全家遷至北平,然而不久又是“七七事變”,最終於1949年舉家遷台。80歲的時候,李敖說:“我立誌要活到一百歲;但可以前瞻一百,總結八十……我要用我的八十定性、定位,顯靈給人,使人感到,後世的子孫,很難想像‘這世界上曾經走過這樣一位血肉之軀’。”

說李敖“著作等身”不是誇張,他最有名的語錄之一是“500年來中國白話文作家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我這一輩子,其他的功德都不算,光憑好文章,就足以使我不朽”。《李敖大全集》是他大部分著作的合集,共80冊,約3000萬字。

台灣作家楊渡記得,高中時代,在台中市的街道邊,書店老闆悄悄從櫃子底下拿出一本李敖的書說:“這是禁書哦!”那書是黃皮粗紙印製,極其簡陋,名為《傳統下的獨白》以及《獨白下的傳統》,“那書賣得極好,我的高中同學很多人都讀了”。

和微博名“哈李敖”一樣瀟灑,《李敖自傳》40多萬字,李敖以幽默詼諧的筆調,筆記體的形式,記錄了一生中的點滴片段:在北京上小學,在台灣上中學、上大學,談戀愛,追女生,寫文章,出書,坐牢,被梁實秋拒絕,被錢穆賞識,受胡適幫助……

《李敖自傳》責任編輯付如初說:“李敖是一個太特殊的人物,他與‘五四’時期的人物,比如李濟、梁實秋等都有過直接接觸;與嚴復的孫子嚴僑也關係密切――嚴僑是共產黨,最早在李敖心裡種下了左傾的種子。所以說,李敖是一個銜接,是銜接舊時代和新時代的一代文人,同時又是銜接大陸和台灣的一代文人。”

楊瀾曾於1999、2001、2010年3次在台北採訪李敖,“最佩服他的,不是唇槍舌劍,而是做學問的刻苦”。李敖17歲時一頭紮進中國古典著作中,可以挑出錢穆的錯誤,後來又研究西方的文史哲著作,在沒有電腦的時代,對知識的歸納搜索本領達到令人驚歎的水平。楊瀾在採訪時問過他關於生死的問題,李敖說:“哈哈,我從不傷感。傷感是一種負面情緒,它剛一出現,我就把它消滅掉了!”

去年查出腦癌後,李敖寫下了一封絕筆信,信中透著少見的溫情:“我這一生當中,罵過很多人,傷過很多人;仇敵無數,朋友不多。醫生告訴我:你最多還能活3年,有什麼想做、想幹的,抓緊!我就想,在這最後的時間里,除了把《李敖大全集》加編41~85本的目標之外,就想和我的家人、友人、仇人再見一面作個告別,你們可以理解成這是我們人生中最後一次會面,‘再見李敖’之後,再無相見。或許我們之前有很多殘酷的鬥爭,或許我們之前也有很多美好的回憶;我希望通過這次會面,能讓我們都不留遺憾。不留遺憾,這是我對你的承諾,也是我對你的期盼。”

本報北京3月18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8年03月19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