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12碼+手球抱摔被無視!AC米蘭輸得冤
2018年03月16日07:17

AC米蘭球員向球證抗議
AC米蘭球員向球證抗議

  阿仙奴主場對陣AC米蘭,由於首回合阿仙奴作客2-0取勝,因此雙方的次回合比賽本來不會有太大的懸念,但瑞典球證艾歷臣的幾次判罰還是讓球場上出現了一些風波。

韋碧克疑似插水
韋碧克疑似插水

  艾歷臣的第一次爭議判罰,出現在比賽第38分鐘,當時,米希達利恩右肋直傳禁區,韋碧克拿球,被洛迪古斯拉倒。球證艾歷臣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手指向了罰球點。從重播的慢鏡頭中看,洛迪古斯並沒有拉拽韋碧克,只是用手輕微擦碰到了韋碧克的手臂,韋碧克就勢倒地,動作有些誇張。這一判罰引起了AC米蘭全隊的不滿,以至於在失球後,AC米蘭的守門員基安盧基當拿隆馬的第一反應不是去撿球,而是向底線球證抗議。

卓賓斯手球
卓賓斯手球

  緊接著,AC米蘭發動攻勢,卡漢路古左側傳中,安達-施華搶點射門,皮球擊中了阿仙奴中堅卓賓斯的手臂,AC米蘭立即示意應該判12碼。從慢鏡頭重播來看,卓賓斯的手臂張開,擴大了防守範圍。不過,這次,艾歷臣卻拒絕判12碼,施華的申訴反倒給自己招來了一張黃牌。連續遭遇兩次爭議判罰,中場休息時,米蘭主教練加度素也在走入球員通道之前向球證組進行抗議。下半場,卡漢路古和古杜尼在被換下場後,仍然在後備席上討論著這次爭議判罰。

查漢奴古和古杜尼討論爭議判罰
查漢奴古和古杜尼討論爭議判罰

  下半場,爭議判罰再次出現。先是比賽開始後不久,安達-施華禁區內拿球,面對比拿連的防守,他右腿一趟,比拿連根本沒有碰到皮球,卻與施華抱在了一起雙雙摔倒,艾歷臣再次視而不見。隨後,蘇索弧頂突破,在與梅斯達菲發生身體接觸後倒地,就在所有人都認為AC米蘭將獲得自由球時,艾歷臣卻向蘇索出示了黃牌,理由是他認為蘇索在插水。

  場上連續出現爭議判罰,而受益者竟然都是阿仙奴。如果這幾次判罰都是正確的,那麼AC米蘭或許早已取得了3-0的領先,比賽的走勢就將是完全相反的方向!或許,一條評論道出了很多rossoneri的心裡話:「說實話,米蘭不是輸不起,米蘭球迷99%也沒想過能贏兵工廠,畢竟實力差距就在那裡。但是球證哪裡能這麼判?阿仙奴自己禁區這麼明顯的手球不判,回頭立馬判給米蘭一個風吹就倒的12碼?好,如果按照這個標準是12碼,那麼請問下半場對a席這麼明顯的衝撞呢?請問球證是統一標準嗎?在這麼激烈的英超混的了這麼多年阿仙奴一碰就倒,一碰就插水,一碰就是米蘭犯規,全場比賽米蘭隊員就沒摔過,米蘭這幫隊員真的太老實了。」

  其實,千言萬語一句話,爭議的起點就是韋碧克的那個12碼。賽後,英格蘭球壇名宿阿倫-舒利亞直言不諱的說,韋碧克是在插水。而主教練雲格的表態同樣是欲遮還羞:「我沒看見。不過在我看錄像之前,我不會責怪韋碧克插水。」BBC則反唇相譏:「好一個‘我沒看見’,這就是經典的阿仙奴式回答。他難道就沒有一個更好的視角嗎?」

  有趣的是,在中場休息時,在英國直播今場比賽的BT體育做了一個調查,只有7%的參與者認為那是一個12碼。更有趣的是,BT體育緊接著重新做了這個調查,只不過他們將4個選項都改成了「No」。一方面,作為英國媒體,他們希望阿仙奴能淘汰AC米蘭,成為歐霸盃中的英格蘭獨苗;而另一方面,實在有太多的人希望阿仙奴被米蘭淘汰,從而讓雲格下台。一個是飲鴆止渴,一個是長痛短痛。到底哪種選擇對阿仙奴更有利呢?這個問題恐怕是見仁見智了吧。

  (比切多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