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同意與金正恩5月底前會面將是美國在任總統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首次會晤
2018年03月10日01:10

3月8日,正在美國訪問的韓國青瓦台國家安保室室長鄭義溶(中)在白宮介紹特朗普的最新決定 新華社發

A08版

  韓國總統文在寅的特使鄭義溶8日晚在美國白宮宣佈,美國總統特朗普同意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5月底以前會面。白宮和特朗普本人稍後予以證實。

  在不少國際媒體看來,這一消息帶有“戲劇性”,“令人震驚”。一名美國政府高級官員說,特朗普善於“做交易”,而金正恩能夠“說了算”。

好消息

“會面正在計劃中! ”

  青瓦台國家安保室室長鄭義溶6日結束對朝鮮的訪問,8日率代表團前往美國,先見特朗普的“軍師”、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赫伯特・麥克馬斯特,隨後面見特朗普。當晚,三名韓方官員出現在白宮西翼樓外,由鄭義溶宣讀一份聲明,向媒體記者介紹與特朗普會面情況。

  鄭義溶向特朗普轉告,金正恩說“他致力於無核化”,承諾朝方“避免進一步核試驗或導彈試驗”,“理解”韓美例行聯合軍事演習會繼續。 鄭義溶說, 金正恩“表示渴望盡快與特朗普總統見面”;特朗普回覆“為了實現永久的無核化,他願意在5月底以前見金正恩”。

  白宮發言人莎拉・桑德斯晚些時候在一份聲明中說,特朗普“非常欣賞”韓國特使團捎來的“好話”,“會接受與金正恩會面的邀請,時間和地點待定”。

  “會面正在計劃中! ”特朗普在社交網站上寫道, 金正恩與韓方代表談了無核化,“不只是凍結(核武器計劃)”,而且同一時期內朝方不會試射導彈。這是“了不起的進展”,但“製裁將繼續,直到達成協議”。

不拉鋸

“幾小時內便同意”

  按照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說法,特朗普“幾小時內便同意” 與金正恩會面。

  韓國青瓦台官員先前說, 鄭義溶一行預計8日先會晤麥克馬斯特等官員,9日才能見到特朗普。 有線電視新聞網報導,8日下午將近2時30分,韓方特使抵達白宮,見到麥克馬斯特後,緊接著就去橢圓形辦公室見特朗普。

  一名不願公開姓名的白宮高級官員當晚在電話吹風會上說, 聽取鄭義溶介紹訪朝情況的美方高官包括國防部長、副國務卿、白宮辦公廳主任、國家情報總監、中央情報局副局長。鄭義溶向特朗普轉達了金正恩的口信。

  當天下午5時剛過幾分鍾,特朗普突然在白宮新聞發佈廳探了下頭, 告訴媒體記者,韓方當晚7時會有“重大宣佈”,事關朝鮮。 一名美國廣播公司記者問是否有關美朝對話,特朗普說:“還有更多。希望你相信我。 ”

  值得一提的是, 按照韓國官員的說法,金正恩5日與鄭義溶率領的特使團會談時十分爽快,沒有“拉鋸戰”就達成了一致。 鄭義溶6日說,特使團原本以為朝方可能會就韓美恢復聯合軍演發難,因而預備盡力說服對方, 但這些準備實際沒有必要。

大突破

不想重複過去的

“長途跋涉”

  如果特朗普與金正恩得以見面,這將是美國在任總統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首次會晤。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說,儘管結果不確定,這是“令人震驚的外交突破”。

  白宮沒有解釋, 為何前兩天還強調朝鮮必須“就無核化採取具體舉措”,現在卻改變主意。不過,白宮高官在電話吹風會上說,特朗普同意接受邀請“合情合理”,是希望朝鮮以實際行動兌現經由韓方轉達的承諾。

  記者問, 會面為什麼不從相對較低級別官員開始。這名高官說,特朗普不想重複過去的“長途跋涉”。“特朗普總統之所以當選, 部分原因是他願意採取與以往路徑、與前任總統們非常、非常不同的方法。對朝政策是再好不過的例子。”他補充說,特朗普“以做交易著稱”,而金正恩是朝鮮能夠真正作決定的人。

  青瓦台發言人金宜謙9日說,鄭義溶向特朗普轉告金正恩的原話, 說如果能與特朗普面對面交談,有望取得“重大成果”。 鄭義溶還告訴特朗普,金正恩說話坦率,富有誠意,希望美國認可韓方對金正恩的判斷,“不要錯過機會”。

在任時沒能訪朝

克林頓後悔不已

  美國前總統曾見過朝鮮最高領導人。 1994年,吉米・卡特訪問朝鮮, 見到朝鮮國家主席金日成, 促成第一次朝核危機化解。 另一名民主黨籍前總統比爾・克林頓2009年赴朝領回兩名因非法入境而遭扣留的美國記者, 見到時任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

  時任美國國務卿馬德琳・奧爾布賴特2000年訪朝時,金正日提出邀請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訪朝。 克林頓最終沒能成行。 奧爾布賴特後來在回憶錄中說,克林頓為此後悔不已。

關注

美強調不準備

“獎勵朝鮮”

  韓聯社說, 作為韓國總統特使,鄭義溶說,韓美雙方“對繼續訴諸外交進程以檢驗(朝鮮半島核問題)和平解決方案的可能性表示樂觀”。 不過, 白宮高官在吹風會上說, 美朝現在還沒到談判的階段,只是朝方向美方發出邀請,希望首腦會面,而美方接受邀請而已。 這名官員強調,對朝製裁和“極限施壓”必須繼續。“如果我們看看先前的談判曆史,那些談判常常導致放棄施壓以及為朝鮮重返談判作出讓步”,而“特朗普總統從開始就明確表示,他不準備為了對話而獎勵朝鮮”。 鄭義溶同樣表示,韓國、美國和其他“夥伴” 立場一致:“我們不會重複過去的錯誤, 施壓將繼續, 直到朝方以切實行動做到言行一致。 ”

安倍下月

要訪美談朝核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9日宣佈,定於下月訪問美國,討論朝鮮半島核問題等議題。

  日方近期並未放出安倍有意訪美的風聲。按照日本外務省的說法,韓國總統特使鄭義溶向美國總統特朗普介紹訪問朝鮮結果後, 特朗普於日本時間9日上午給安倍打來電話,雙方在通話中商定安倍訪美。

  一名外務省官員9日直言“事態發展有點快”,特指當天圍繞朝鮮半島一系列事態發展。 特朗普同意在5月底前舉行美朝首腦會晤的消息似乎讓日本政府“困惑”。 共同社報導,安倍訪美意在確認兩國對朝核問題的共識,鞏固日美同盟。

  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同一天說,如果特朗普與金正恩實現會晤、半島無核化取得進展,日本防衛裝備政策可能隨之改變。近幾年,安倍政府以“應對朝鮮威脅”為由,購買大批高端防衛裝備。

解析

1.會面怎麼就成了?

  美朝領導人有望會面的背後,凸顯朝鮮半島以及美朝國內相關局勢正走向“十字路口”,是雙方順勢而為、各取所需的結果。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刁大明說, 從朝方角度說,它現在希望緩和國際壓力,爭取製裁放鬆,“這種緩和體現為北南關係緩和,以至朝美關係緩和”;從美方角度說,特朗普政府對朝“極限施壓”瀕臨十字路口。這種情形下,“如果有緩和局面的可能, 如果會面有促成對話甚至談判的可能,特朗普樂見其成”。

  在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王俊生看來,就朝核問題,特朗普政府上台以來顯現有別於曆屆美國政府的變化,傳遞出解決這一問題較為強烈的政治意願,而借助外交手段、經由對話解決,無疑“成本最低”。

  “朝鮮這次提出可以對話,可以討論無核化,可以暫停核武器和導彈試驗,其實滿足了美方條件,”王俊生說,因而“美方覺得可以談一談。 如果談成,成本最低。 ”

2.兩人見面會談什麼?

  在刁大明看來,即便美朝領導人會面,可能也僅僅只是“會面”,“也許連‘對話’都談不上”。“對話包含特定議題和議程。從當前各方表態看,這隻是一個雙方領導人面對面的機會。兩人會面將向外界釋放積極信號,但不太可能一蹴而就收穫實際結果。 ”

  王俊生說,美朝領導人如果見面,首先要瞭解對方的意圖、瞭解對方想要什麼,然後才能確定對話形式和目的,最終觸及“實質性議題”。 這個過程需要處理好一系列技術性事務。 一些分析師說,美國希望徹底消除朝鮮能夠威脅美國本土的所有能力, 包括核武器;朝鮮堅信只有擁有核力量才能確保本國安全。兩國至今沒有簽署和平協定。 王俊生說:“只要能談就是好事,如果美朝能達成和平協定更好。”

3.會面能如期舉行嗎?

  關於美朝首腦會面能否最終舉行,目前仍存在變數。 分析人士指出,為實現首腦會面,朝美需要啟動工作層面的磋商。 如果美朝雙方在接觸中,立場“溫差”太大而難以彌合,美朝首腦會晤恐難如期舉行。

  包括複旦大學朝鮮韓國研究中心主任鄭繼永在內的許多專家普遍表示,儘管美朝首腦會面能緩和局勢,但這僅僅是解決朝核問題的第一步。 在棄核這一核心問題上,博弈還將繼續。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研究員瑞恩・哈斯表示,雖然美朝對話前景難料,美國應抓住外交主動權與朝鮮開展對話,採取清晰而直接的外交接觸,減少美朝發生誤判的可能性。他強調,對朝進行有限軍事打擊這一選項不適用於朝鮮半島問題。均據新華社

半島局勢戲劇性變化

中國該怎麼做?

  朝鮮半島局勢又出現新的爆炸性突破。這一突破無論如何都值得歡迎,中國應當為之高興。 面對半島局勢不斷出現的戲劇性變化,中國該如何做,國人很關心,世界也很關注。

  首先,中國人應放平心態,保持定力,不應有“中國被邊緣化”的想法,跳出那樣看問題的角度。 我們應當牢記中國在半島最重要的目標是什麼, 它們是半島的無核化及和平穩定, 這兩點的重要性要高於中國與半島南北兩方雙邊關係的得失以及這種得失對大國博弈的影響。 原因就是中國東北緊挨著朝鮮, 朝鮮的核活動以及半島的動盪都對中國東北構成潛在威脅。

  中國不能和美國比, 第一美國遠離朝鮮半島,因此進退都更有空間。 第二,美國與韓國是盟友關係, 美對韓國的操縱能力是它作為老牌超級大國的遺產。

  中國對朝鮮的影響在抗美援朝之後中斷了,我們在朝鮮既無駐軍,誌願軍談判代表也在上世紀90年代離開了板門店。中朝早就是正常國家關係,只剩下一定的意識形態紐帶。兩國經濟關係也主要是平等互利的合作,中國大量無償援助朝鮮是很多人的誤解。

  中國今天對半島的影響力是基於我們國家實力的增強和地緣位置,中國有決定國際製裁面貌的能力,也是影響半島局勢的關鍵一方。但中國不是如何解決半島問題的領導者,我們也沒有能夠單獨撬動某一方態度的杠杆。 然而中國的發力產生了作用,半島局勢今天的走向恰恰與中國推動的方向相一致。 首先,中國提出的“雙暫停”終於出現了,中國主張的“雙軌並進”也開始形成態勢。這兩年中國一方面參與了聯合國主導的對朝國際製裁,一方面阻止了對朝海上封鎖等可能導致軍事衝突的極端措施,為朝美激烈衝突之後局勢峰迴路轉預留了可能性。

  作為大國, 中國完全不必擔心朝鮮會所謂的“投靠美國”,中國周邊不可能有任何一個國家是完全“投靠美國”的。 中國從朝核問題一開始就積極推動美朝直接對話, 在事實證明美朝直接對話是打破僵局繞不開的途徑時, 我們就更應該支持局勢的這一進展了。 如果金特會有助於通向半島無核化及和平穩定這兩大中國最期待的目標,我們有什麼理由為此而不高興呢?

  目前中朝關係處在低潮,根本原因是核問題,而非一些人誇張的曆史文化原因或者朝鮮領導人個性的影響。只要朝核問題能夠緩解,中朝改善關係就會變得比較容易。

  由於現代科技的發展和國際形勢的變化,朝鮮作為中國地緣政治屏障的意義已大為下降,未來良好的中朝關係對朝鮮的意義比對中國來說更為重要。中國應當坦然支持美朝接觸,對金特會樂見其成。 同時我們也應積極回應局勢的急遽變化,改善與朝鮮的關係,為鞏固局勢的向好發展提供支持。

  我們應當尊重朝鮮,一方面我們要繼續維護安理會決議的權威,一方面要在平壤與華盛頓就無核化條件開展談判時,幫助維護朝鮮的合法權益。朝鮮一旦開始無核化進程,中國要做確保其不被美方欺騙、不繼續受美國擠壓等國際保障體系的堅決推動和維護者。

  半島局勢緩和剛開了個頭,前方還有大量可能的變數。中國需保持定力,堅持原則,不讓眼花繚亂的事態變化擾亂我們的思路。我們不能急功近利,更不應患得患失。 歡迎美朝談判解決核問題,在朝鮮無核化的過程中做它保護自身利益強有力的支持者,中國就這樣一以貫之地做下去,我們自身的利益也一定不會被擠向邊緣。 據《環球時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