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最火女主播“馮提莫”:傳年薪1600萬,常熬到淩晨
2018年03月07日12:46

近幾年直播業火速發展,捧紅了無數本來籍籍無名的網友、玩家,而其中最知名的怕是要數“馮提莫”了。

馮提莫,2016年在主播行業熱度排行榜泛娛樂榜中排名第二,2017年成為新浪“2017十大影響力遊戲大v”,2017年第六屆搜狐時尚盛典“年度最火主播獎”,2017年第十屆百度沸點年度熱搜“十大網紅”第一名……

作為當紅女主播,馮提莫總是保持著積極樂觀的心態,並希望將它傳遞出去。你不得不承認,網絡直播,正以各種你能想像的渠道擁抱我們的生活。

今年初,某大型移動社交平台發佈《2017主播職業報告》,通過對近萬名網民及主播進行抽樣問卷調查,用數據對這一行業進行了梳理歸納。

高收入?低學曆?很光鮮?也辛酸?圍繞這一行業說法太多,撲朔迷離之間真相如何?

90後重慶美女馮提莫,便是處於行業巔峰的一位寵兒。三年前她還是一位大專老師,如今,已煉成業內公認的最火主播。前不久,她跟重慶晨報記者聊起了自己的生活。

“不少人問過我,為什麼捨得放棄老師工作而去當一名網絡主播?”馮提莫一雙大眼撲閃,認真地說,“因為我從小就愛唱歌,做主播能讓我被更多人聽見,而且這工作更具不確定性,我想趁年輕試試看,自己到底能走多遠。”

春節長假最後一天,馮提莫告別父母踏上回上海的旅途。因為與重慶晨報記者的約定,她特意從老家萬州提前出發來到主城,採訪就在她入住的酒店房間進行。

兒時的夢

想唱歌跟更多人分享

雖然早知道馮提莫外形嬌小,但是看到真人還是吃了一驚,她安靜地站在套房客廳,毛衣搭配長裙,細胳膊細腿兒,眼睛大而有神,甜甜的微笑著,十足一個漫畫里走出的女生。

一份新鮮出爐的網友票選“中國十大金嗓子”榜單上,馮提莫名列第二,超越了楊鈺瑩、張信哲、張學友、張靚穎等,雖然這個票選結果不一定代表實力,但也證明馮提莫的網友基礎相當不錯。

愛唱歌也是馮提莫走上主播之路的初衷。“從小就愛唱,小時候爸爸開了家音像店,會在店裡播放試音光碟,我拿著話筒就開唱。”

愛好只是愛好,她從沒把唱歌列入人生計劃。按部就班的讀書考學,2014年從北師大珠海分校表演專業畢業後,她回到萬州考入重慶幼兒師專,當了一名普通話老師。

“一個女生走到這步是不是差不多了?我一度也這樣覺得。”馮提莫笑著說,這時,一個偶然的機會出現了。

“工作之餘我喜歡玩遊戲,正好大學同學有個直播間,他說你要不要玩玩看,我就試試看咯,起先純屬切磋技藝,久了網友說聊累了唱個歌吧,一唱大家都說不錯。後來就自己創建了房間,主打唱歌,漸漸地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朋友關注我。”

起初“殺”進主播行業時,馮提莫也只是其中普普通通的一個。下班之後趕回家上直播,時間和精力大量消耗讓馮提莫有些吃不消,權衡後她決定辭職。

“家裡爭論很大,因為女生嘛要安穩,老師是多好的職業啊,但我說你們要多站在我的角度考慮,我從小喜歡唱歌,現在直播做得還不錯,人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還能有收穫,為什麼不支持我呢?”最終她說服了家人。

最火主播

光鮮背後也壓力山大

2014年入行至今,馮提莫穩紮穩打成了最火主播。她踩著節奏趕上了好時代,調查顯示,她進入的網絡主播行業,正是近兩年收入最高的新興職業之一:2017年YouTube上年收入最高的主播丹・米德爾頓,其年收入高達1650萬美元(約合1.09億元人民幣)。而國內直播平台上的佼佼者獅大大,曾在一個晚上創造2147萬收入。

自2014年各方資本瘋狂湧入以來,直播行業傳出了一個又一個造富神話。具體到馮提莫,有數據稱,直播平台與她簽下1600萬年薪,真是這樣?

“收入還好,哪有那麼誇張。”這個話題確實太私人化,馮提莫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剛踏入這個行業時,固定工資其實跟當老師差不多,動力還是出於喜歡這行業。”

辭職後,她在老家呆了一年多,擔心深夜直播打擾家人,還專門在外租了房子。2017年,她決定搬去上海,“直播圈子在那邊,更有工作動力,於是就一個人去上海漂了。”

珠海唸書時還算集體生活,現在,馮提莫開始真正意義上的獨立打拚了。“行李都是自己打包郵寄,十幾箱衣服啊,那邊也舉目無親,從租房子開始都要親自打理。”她吐吐舌頭,“偶爾還是想念老家,覺得在家真好,什麼都不操心,但這也是成長呀。”

上海老城區一套一室一廳,小書房做了直播間,另一間是臥室。馮提莫的滬漂生活,基本就在這五六十平方米里。

“上海物價蠻高的,我經常煮粥、泡麵,或者叫外賣,由於工作性質我比較宅,很少出門,生活經常黑白顛倒,直播完要處理郵件回覆留言之類,熬夜到淩晨三四點才睡。”

睡眠不足是網絡主播普遍的痛。隨著從業人數越來越多,主播間的競爭也是日趨激烈。為了保證收入和粉絲數的穩定,多數主播都會在高強度狀態下工作。

調查顯示,由於觀看直播受眾流量高峰集中在晚間,有51%的受訪主播表示直播時段在19:00―24:00,全職主播在該時段直播的占比則高達73%;12.6%的主播直播時段在0:00―8:00。近84%的全職主播一週直播5天以上,30%的兼職主播一週直播5天以上。

“壓力肯定有的,每個工作都跑不掉的。”馮提莫說,除了作息問題,網絡主播更需要學會正向調節心理,“每天要面對那麼多網友,總有人不喜歡你。還好我一直很樂觀,有人喜歡就有人不喜歡,正反兩面沒辦法嘛,無視好了,自己調整,不能管住每個人,對不對?”

一個人漂在上海,馮提莫說自己想起了日本漫畫家高木直子的成名作《一個人上東京》。“她也是一個個子小小的女生,為了夢想一個人到東京,我覺得我們差不多,上海著實提高了我的生活能力,我也從沒想過放棄,因為我不是一個會後悔的人,加上比較樂觀,沒覺得遇到太大的坎,就算遇到什麼事情,哭一場或者吃點東西就好了,其實我還挺沒心沒肺的。”

人生規劃

用直播引領青年人向上

就目前來看,雖然網絡主播越發引起關注,但似乎職業認同感並不算高。報告顯示,52.6%的主播認為這一職業“表面光鮮,背後很辛酸”,20%的主播認為這一職業“社會認可度低於其他職業”。

“我覺得啊,很多人對直播有誤解也不奇怪,畢竟是新生事物。”馮提莫認為,一聽到做直播就覺得不務正業,主要還是瞭解不夠。其實直播也越來越正能量,比如遊戲主播主要教技術,同時也提醒網友注意休息,唱歌主播就純屬是種陪伴啊,大家下班後的一種放鬆,就像看電視唱K一樣。現在行業監管還是很嚴格的,主播們也在朝好的方向努力,以後會越來越好吧。”

入行三年來,她確實越走越好:2016年在主播行業熱度排行榜泛娛樂榜中排名第二,2017年成為新浪“2017十大影響力遊戲大v”,2017年第六屆搜狐時尚盛典“年度最火主播獎”,2017年第十屆百度沸點年度熱搜“十大網紅”第一名……

擔心過這隻是一碗青春飯嗎?“哈哈,很多行業都是吧,要看你的體力、健康等,如果年輕時有幹勁,隨著年齡遞增也會消退吧。”馮提莫笑說,之前她能連唱五六小時不停歇,現在有難度了。

“我覺得不是青春飯的問題,而是你要思考怎樣突破,我不喜歡跟別人比,超越自己就好了,比如多學習多豐富自己,然後出一些好歌曲,用過硬的作品說話。”馮提莫透露,今年爭取開一場演唱會,“除了翻唱歌曲,還有一些自己的單曲,像前兩天上線的《佛系少女》,真是為我量身打造的,佛系三連‘都行、可以、沒關係’,就是我的口頭禪。”

想出作品,並不意味著馮提莫想轉型。“主播是我的工作,也是基礎,我從直播出道,應該不會考慮淡出去專門唱歌演戲。哈哈,除非沒人看我了。”

她說,自己最大的夢想是通過直播引領更多青年人積極向上,“直播是一種陪伴,我很喜歡這樣的相處方式,輕鬆的聊天也能消除很多戾氣。很多網友說,我大大咧咧心直口快,看見我像小太陽一樣。對的,我就是這樣典型的重慶妹子,如果有能力把積極樂觀傳遞出去,為什麼不呢?”

現在,馮提莫的微博粉絲逼近700萬,直播平台則是一千三百多萬,她說很感動,“好像現在的最小粉絲有小學生,最大的應該算我爺爺吧。爺爺奶奶天天看我直播,有時我擔心他們看到有網友說我不好的話,就勸他們少看,他們說沒關係,我們就看你而已,我的孫女能給那麼多陌生人帶去歡樂,我們很驕傲。說真的,我還挺感動的。”

“行業競爭很大,我也沒有太多企圖心,走到哪一步有機會就去做吧,沒想過一定要做到怎樣。我不是偶像明星,就是一個主播而已,這是本職,我不會覺得有點小名氣就怎樣了,心態永遠年輕自信,這就夠了呀。”馮提莫理理頭髮,又笑了。

■數讀“網絡主播”

收入

約35%的全職主播月收入高於8000元,6.6%的全職主播月收入高於3萬元。

主播的收入高低與學曆的高低也成正比,在月收入高於8000元的主播中,本科及研究生以上學曆的主播占到了63%。男性主播中高收入占比略高於女性主播,16%的男性主播月收入高於8000元,這與主播行業男性從業人員相對較少,競爭壓力小有關。

認可度

52.6%的主播認為這一職業“表面光鮮,背後很辛酸”,20%的主播認為這一職業“社會認可度低於其他職業”。看過直播的用戶對主播的正向評價明顯高於未看過直播的用戶,看過直播的用戶中超過50%的人認為“主播有一技之長,靠本事吃飯,工作普遍很辛苦”。

個人規劃

根據2016年國家統計局最新公佈的人口普查數據,我國大學(大專以上)教育人口占比約為12.4%。與整體人口比,主播職業的高學曆占比較多,大學以上學曆的主播占45.6%。

而高學曆主播對職業發展有著清晰的規劃,60%的全職主播對這一職業充滿希望,28.6%想成為平台頂尖主播;15.8%想打造個人IP成立工作室;15.7%想成為專業歌手演員。

男性主播對職業的規劃性更強,51.1%的男性主播期待在這一職業有更長遠的發展;而女性主播更安於現狀,認為“簡簡單單,現在就挺好”的占比較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