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肯退出沃爾沃是個人行為:吉利入股戴姆勒後怎麼走?
2018年03月06日06:25

  漢肯退出沃爾沃集團是個人行為: 吉利入股戴姆勒下一步怎麼走?

  21世紀經濟報導 王欣 ,韓新奇 北京報導

  沃爾沃集團和沃爾沃汽車與吉利並沒有簽訂限製性條款,無論從法律還是官方決策上來講,都沒有權利反對吉利參股戴姆勒。

  吉利收購戴姆勒股權一事,餘波未了。雖然浙江吉利控股董事長李書福在收購戴姆勒股權後,德國之行從政府到監管機構都沒有遇到阻礙,但北歐的沃爾沃集團內部卻起了波瀾。

  2月26日,沃爾沃卡車選舉委員會發佈聲明稱,現任沃爾沃汽車CEO漢肯?塞繆爾森(H?kan Samuelsson)將從沃爾沃集團董事會退出,原因是由於吉利集團已成為德國汽車製造商戴姆勒的最大股東,而戴姆勒是沃爾沃集團的主要競爭對手之一。

  據公開報導稱,沃爾沃集團瑞典卡車製造巨頭沃爾沃集團已經放棄了沃爾沃汽車CEO漢肯・塞繆爾森再度當選集團董事會成員的可能,表示預先對吉利參股戴姆勒並不知情。

  “就此事而言,沃爾沃集團和沃爾沃汽車與吉利並沒有簽訂限製性條款,無論從法律還是官方決策上來講,都沒有權利反對吉利參股戴姆勒。從據我瞭解,漢肯退出集團董事會,應該是個人行為。現在吉利成為戴姆勒大股東,漢肯可能會擔心,有些信息會造成無意識的披露或影響,為了避嫌,從而退出董事會。”3月1日,一位接近沃爾沃集團的人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

  漢肯退出屬個人行為

  “首先,不是吉利丟掉沃爾沃集團董事席位,漢肯是沃爾沃集團選的,不是吉利派駐的,不能說吉利丟掉了董事會席位。戴姆勒監事會席位也不是一兩個人就說了算的,還是要看德國法律和公司章程,我們要理解瑞典和德國對此的顧慮,但我們所有工作都是依法合規透明開展的,是為了各個公司長遠利益考量。”2月27日,吉利汽車副總裁楊學良表示。

  沃爾沃分為沃爾沃汽車公司(Volvo Cars)和沃爾沃集團(Volvo group)兩家,沃爾沃汽車曾是沃爾沃集團的部分家用轎車業務,2010年,沃爾沃汽車公司已由吉利控股,沃爾沃集團則獨立運營。

  同時,漢肯・塞繆爾森擔任沃爾沃汽車(Volvo Cars)CEO,而鑒於沃爾沃汽車是吉利的全資子公司,漢肯又同時擁有沃爾沃集團董事會成員身份,讓外界普遍認為漢肯・塞繆爾森是吉利在沃爾沃集團的代表。

  事實上,漢肯・塞繆爾森自2016年起擔任沃爾沃集團外部的獨立董事,先於吉利投資沃爾沃集團之前,所以漢肯是否退出,都與吉利無關。

  由於2005年到2009年間,漢肯・塞繆爾森擔任全球著名汽車公司曼集團(MAN AG)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該企業是沃爾沃卡車的直接競爭對手,由於漢肯對卡車行業十分瞭解,也擔任沃爾沃集團的獨立董事。2012年,吉利收購沃爾沃汽車之後,漢肯・塞繆爾森被任命為沃爾沃汽車新一任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而漢肯成為沃爾沃集團獨立董事,是先於吉利投資沃爾沃汽車的。

  “漢肯退出集團董事會,或許還有個原因,沃爾沃還有個品牌公司,品牌公司是沃爾沃集團和沃爾沃汽車股權占比為50∶50,雙方都有董事派駐,在某種程度上,兩個公司存在一定的聯繫。”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除了吉利控股目前是沃爾沃汽車的大股東外,去年12月27日,吉利控股與歐洲基金公司Cevian Capital達成一致,將收購其持有的沃爾沃集團8847萬股的A股股票和7877萬股的B股股票。項目交割後,吉利控股將擁有沃爾沃集團8.2%股權,成為其第一大持股股東,並擁有15.6%的投票權。

  根據協議條款,Cevian Capital將出售其持有的沃爾沃集團8847萬股A股股票及7877萬股B股股票給野村國際和巴克萊證券。野村國際和巴克萊證券承諾在吉利控股完成項目審批後,將所持有的沃爾沃集團股權全部轉售給吉利控股。

  據路透社最新報導,目前,吉利控股集團正在尋求30.5億歐元(約合38億美元)的基金貸款,用於收購沃爾沃集團的8.2%的股權。

  據悉,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和中信銀行已承擔了這筆資金的籌備,並於2月中旬啟動了高級銀團業務。借款分為21億歐元五年任期貸款,9.5億歐元為期 12個月過橋貸款。

  這兩筆資金都獲得了吉利瑞典控股有限公司的擔保,希望加入提供貸款的銀行需要提供至少3億歐元分期償還貸款和2億歐元的過橋貸款,截止日期為3月7日。

  問題是現在吉利是否會出現沃爾沃集團擔心的豪華車同業競爭問題?“我認為,近期不會形成競爭,吉利入股戴姆勒,其實對沃爾沃卡車的影響更小,因為吉利所占的沃爾沃集團股份很少,如果未來戴姆勒和沃爾沃汽車共用同一生產平台,這對沃爾沃乘用車的提升有很大的好處。但我認為,奔馳不會這樣做的。”上述人士告訴記者。

  另外,談論對於如何平衡二者的關係,在上述人士看來為時尚早。“我認為,現在不會對兩個企業造車有多大的影響,吉利對戴姆勒投資,只是財務投資,而從財務投資變成產業投資,還需要適應於一系列的法律條款。而且從財務投資來看,吉利此刻入股戴姆勒,肯定是賺錢,因為近兩年戴姆勒集團的利潤都在增長,股票穩健,財務增長可期。”

  吉利下一步棋怎麼走?

  不過,自2月24日吉利收購戴姆勒9.69%的股權成為大股東的消息塵埃落定之後,該事件的輿論關注度還在持續上升。

  “一週前吉利參股戴姆勒成為第一大股東,這件事不小。無論從經濟還是產業、無論是戰略還是戰術,無論是表象還是深層次的,無論是國內還是國際上,都能夠引起大家的思考。中國汽車企業應該跳出產業企業的格局,吉利參股戴姆勒,應該是中國汽車參與構建世界命運共同體的一次積極嚐試。”3月1日,寰球汽車集團董事長兼CEO吳迎秋表示。

  在德國期間,李書福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稱:“我們遵守德國的法律和戴姆勒公司章程,尊重戴姆勒的公司治理架構、價值和文化,公開、透明地開展各項工作。目前而言,我尚未要求尋求戴姆勒監事會席位,這不是我目前的工作重點。”

  對此,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姚景源認為,李書福不是去當官,而是要融入戴姆勒集團。隨著中國汽車銷量增速放緩,中國汽車工業眼下要做的是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增長轉變,如今,中國汽車是時候走出去了,融入全球汽車行業、融入整個世界經濟是最好的一個出路。

  “吉利參股戴姆勒並不是說李書福要領導戴姆勒,而是借助此次與世界一流汽車集團的合作來學習其核心技術,以此融入全球汽車行業。”姚景源說,此外,隨著國內汽車市場容量趨近飽和,中國汽車產業到了由“量”向“質”的轉變時節,現在需要考慮的是對國內消費者在汽車文化和文明上的普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