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吹捧美斯是一門藝術 亦是一種享受
2018年03月05日08:39
吹美斯成為現象了
吹美斯成為現象了

  每一天,美斯都在用自己的表現、紀錄驚爆我們的眼球。每一天,美斯吹捧們也都在挑戰著想像力的極限。

美斯訓練圖火了
美斯訓練圖火了

  為什麼會出現吹捧捧美斯?沒有別的,因為美斯就是這樣一個值得用任何詞語讚美的球員。所謂的吹捧,其實都是人們心中所想。美斯吹捧的活動側面反映了美斯的強大,只有說起美斯,人們才會吹捧得天花亂墜,肆無忌憚。吹捧美斯不用收著勁,不用怕被打臉。

  美斯吹捧語錄中有那麼多新意十足的神作,因為美斯本身就在不斷帶給人們超越正常認知的感受。吹捧美斯,用連過N人、連破紀錄等等字眼已經不再能帶來感官刺激了,因為這些對於美斯來說確實是基本操作。所以美斯吹捧們將對其讚揚提升至了更高的維度。

梅吹:美斯是外星人
梅吹:美斯是外星人

  最近美斯的一張訓練照讓人們發問:美斯究竟是不是人類?這是很多人都曾有過的疑問,而且其中有些真的是在認真考慮這個問題。將美斯吹捧出地球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安歷基、伊度奧、馬斯查蘭奴、佩奧爾……以及美斯的許多對手們,都曾說出美斯不是地球人、美斯來自外星、美斯是上帝……這樣的吹捧法,人們已經麻木了,可以說是美斯吹捧的底層。

亨利:誰能取代美斯?你覺得盧浮宮里的蒙娜麗莎會被取代嗎
亨利:誰能取代美斯?你覺得盧浮宮里的蒙娜麗莎會被取代嗎

  有時,他們只是在陳述自己的所見所想,比如伊朗教練基羅斯談到世界盃被美斯絕殺:「通常我不喜歡輸波,但那場比賽我並沒有帶著消極的情緒走出球場,只有這樣的時刻出現,你才知道足球是活著的。」

施蒙尼:美斯一人比BBC加起來都危險
施蒙尼:美斯一人比BBC加起來都危險

  親身與美斯一起踢過球的球員們,無不發自內心地發出讚歎。關於美斯的球壇地位,已經有過無數人說他是有史以來最好的球員。但這樣直白的吹捧法也已經入不了美斯吹捧的眼了。

  美斯吹捧界有幾大巨頭,以拿傑迪錫、連尼加、亨利這三人代表作尤其出眾。比如拿傑迪錫那句「不管誰贏了金球獎,美斯才是最出色的的哪一個——你知道,我知道,甚至連你的鄰居也知道。」

  連尼加則是自黑式美斯吹捧的鼻祖:「美斯讓我意識到自己就是一坨屎」、「那些說我貼美斯屁股的人,我想說,這是多麼美妙的屁股啊!」

  亨利曾誠懇地表示,自己確實懷疑過美斯的人類身份:「我合作過的最佳球員?伯金,因為他是人類。我曾慎重的問過自己,美斯真的是人類嗎?我們無法解釋他的表現。」他還揭秘過,美斯認真起來可以在訓練中單挑巴塞全部主力。

  這些取得了很高成就的球員,在談到美斯時都甘於自降身價,以自己與美斯生在同時代為榮。

  吹捧美斯成了一門藝術,吹捧美斯也是一種享受。讚美美斯,你可以極盡想像,天馬行空,用任何比喻修辭都不顯得誇張。面對美斯的表演,靈感會自動湧現,創意自然而然地產生。描繪美斯,用什麼「直掛死角」、「魔術般的腳法」這類足球詞彙顯然是不夠的。

  有時人們誇讚美斯的句子就像一則微小說,短短幾語蘊含著巨大的信息量和劇情轉折。亨利最近的一番話可以當做範文:「尼馬離開巴塞是要逃離美斯的陰影?真要是想逃出這個陰影,那他應該換一項運動才是。」

  著名足球評論員雷伊-哈德森對美斯的評價還帶有哲學思辨意味:「他們告訴我,在上帝眼中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但美斯讓我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基羅斯和連尼加則運用了欲揚先抑的手法。連尼加:「美斯讓這項運動的名聲受損,應該被罰款。足球才沒這麼簡單!」基羅斯:「美斯應被FIFA禁止參賽——直到有證據證明他是人類!」

  有句話叫情人眼裡出西施,美斯的顏值和外型並不是他的特點,但身懷舉世無雙的實力,他的形像在人們心中無比高大。祖亞昆就另闢蹊徑,連美斯的臉都吹捧了起來:「美斯就是這世上最好的球員,不僅如此,上帝和美斯說‘我除了要給你一雙踢球的腿,還要給你一張帥氣的臉’,這麼多年過去了,我感覺他越來越帥了。」

  對美斯的讚歎永遠不會顯得誇張,這也讓段子手得到了發揮的空間。施蒙尼在比賽中的這一幕被人捕捉到並編成了段子:

  記者:「為什麼托利斯入球後你沒有慶祝?」

  施蒙尼:「因為我看到美斯開始熱身。」

  美斯的影響力向外輻射,使美斯吹捧已經成為了一種現象。如果真的像命題作文一樣在社交媒體上舉辦美斯吹捧大賽,想必球壇大佬們也會欣然參加。吹捧美斯就如比賽文采,美斯吹捧們以美斯為載體,得到了發揮才華的舞台。當創作出巧奪天工的吹捧美斯金句,其享受不亞於攻入一粒精彩入球吧。

  (簡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