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繡郎繡娘拿下刺繡“奧斯卡”
2018年03月05日04:26

獲獎作品《The Queen》
作品《星夜浮世繪》
作品《縷薇傳》
宋亞樵(左)和張曉星
想瞭解更多人物故事,請掃二維碼。   中國的刺繡早已聞名世界,然而在現代時尚界,卻鮮有中國繡娘們的身影。近日,兩位80後年輕人張曉星和宋亞樵參加了英國皇家禦用刺繡坊Hand&Lock舉行的刺繡比賽,在這個堪稱刺繡界“奧斯卡”的比賽中,他們的作品《The?Queen》(皇后)一舉獲得金獎,併成為該屆比賽唯一獲獎的華人組合。完全沒有想到會獲獎的兩人表示,當時的感覺就是很自豪,張曉星說:“中國的設計要想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就是需要大膽的創新,不管是設計構圖還是材料的運用,都應該不停地挑戰自己。”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周裕嫵

  海外遍學頂級技法

  嬌小的溫州女生張曉星和“大隻”的台灣小夥宋亞樵是Lunéville刺繡工作室的創始人。“Lunéville”其實是法國刺繡中“鉤針”的名字,工作室以此為名,張曉星說:因為鉤針是自己賴以生存的工具,所以有特殊的情感,同時也是為了紀念工作室起步於此。

  工作室創立於2015年,兩人下定決心要做這件事情前也是考慮良久。張曉星和宋亞樵相識於倫敦時裝學院,難得的是兩人對刺繡都有同樣的偏好。張曉星說她第一次接觸到法式刺繡是在大學的圖書館,後來又在一部紀錄片中看到,那驚豔的感覺讓她久久不能忘懷,於是課餘她開始學習法式刺繡。

  而宋亞樵則自稱為“繡郎”,他笑稱這其實是來自於朋友們給他取的綽號。宋亞樵9歲就跟著父母從台灣來到蘇州,當時他們一家住在蘇州的十全街,是當地有名的繡品一條街。所以他從小對刺繡就耳濡目染。

  為學習頂級的刺繡技法,張曉星和宋亞樵先後前往英國和法國的知名刺繡坊學習。前者是英國皇家禦用的繡坊,已經有250年的曆史,它們最擅長的一種技法叫做金繡,據張曉星說,英國皇家軍服上的胸章採用的就是這種技法。而後者同樣大名鼎鼎,自1858年創始以來始終和巴黎時裝周保持著密切聯繫。

  張曉星說,自己最高強度的工作紀錄就是在法國當學徒時創下的,“一般從早上七八時開始,一直做到深夜一兩時,基本上就是除了吃飯睡覺,就是不停地在繡。”在這種高強度之下,兩人都掌握了該繡坊最頂級的技法。

  學成回國的張曉星回到溫州,宋亞樵則先去了一家本土設計師的品牌公司做服裝助理,“一起開一個工作室”的念頭在法國時就已經有了,但兩人還是各有顧慮:當時國內還沒有這種法式刺繡工作室,意味著沒有可以參考的對象,是否能被市場接受?風險會否很大?但最終兩人還是下定了決心,於2015年,他們的刺繡工作室在上海成立。

  成立之初遭遇尷尬

  按照兩人最初的想法,是要跟女裝設計師合作去做服飾上的刺繡。不過要在中國做這樣的一個繡坊並不容易,它的尷尬在於:一件衣服上如果運用到手工刺繡,價格必然不菲,而有能力消費的客戶,卻很少在國內購買高級定製服裝。

  “不止於此,國內的部分設計師和本土的刺繡工廠合作較多,所以在跟我們合作時也抱著這種想法,不希望把你抬到台前,就算是合作,但對外依然宣稱是自主設計,我覺得這樣不公平,也不利於行業的發展。”張曉星略顯無奈的說道。

  看過了國外頂級的刺繡工坊,張曉星認為,英國和法國的繡坊出品都會讓人覺得很立體,設計的心思不僅僅只體現在作品上,更深深的植入到了企業的文化氛圍,即使是一桌一椅一杯,都是在追求時尚追求美,這些繡坊雖然都有上百年的曆史,但繡坊裡面很多都是年輕人;而中國的刺繡工廠就少了一些這樣的立體感,“所以,我們的目標就是希望成為一個這樣鮮活的刺繡工作室”。

  慢慢地,兩人又摸索出,可以開辦法式刺繡的課程,“因為國內會法繡的人還不多,我們也希望發現一些有天賦的人才,畢竟一個行業的崛起還是要靠推廣,讓更多的人瞭解和喜歡,才能穩紮穩打地去做。”張曉星如是說。

  眼下,工作室的運行已經比較良好,“起碼不用我們再往外拿錢出來了”,張曉星開玩笑道。據瞭解,工作室合作過的明星有楊冪、邵美琪和鄭秀文等,通過客戶口口相傳,越來越多的人來找他們訂製,前不久剛完成的一件法繡婚紗作品售價達到40多萬元。

  “學貫中西”繡出精品

  對於獲獎作品《The?Queen》,張曉星介紹說,這個作品其實是有一個系列,“都是手機撲克主題,反映的是現在的年輕人都比較撲克臉,什麼感覺都喜歡藏在心裡,內心想法都不願和大家面對面表達,只喜歡通過手機溝通,缺乏情感交流。”

  這幅獲獎作品為該系列的第三幅作品,“這次是英國這家刺繡坊的250週年慶,所以他們希望參賽作品能夠呈現歡悅、慶祝的氛圍,趣味性多一點,我們這個系列和這個比賽主題就不謀而合了,而英國又恰好有英女王”,張曉星解釋道,而且與一般的單面刺繡作品不同,《The?Queen》是雙面的,正反兩面的圖案還不一樣,就像是一張撲克牌有正反面,這也讓這幅作品可以懸空吊掛360度進行欣賞。

  據張曉星介紹,整個團隊16人足足花了七八個月的時間來繡製這幅作品,光材料就用了20多種,包括:綿羊皮、法國進口的棉線、鉤珠線、印度絲、絨線、亮片、米珠和金屬絲,還有日本的編織帶、中國的蠶絲線,奧地利的人造珍珠等,在女王的頭髮下面還填充了毛氈和棉花,這樣女王的頭髮就有立體的效果。

  而在繡法上,雖然是以法式刺繡為主,但也有中國元素,“法繡我們已經學到最高級別了,所以在創作的時候可以淋漓盡致地使用,同時我們還融入了中國蘇繡和湘繡的繡法,這樣在技法上會更豐富,作品內容也更豐滿。”

  法式刺繡和中國的傳統刺繡有什麼區別?在張曉星看來,中國傳統刺繡在材料的選用上相對比較固定,而法式刺繡則會偏重於多材質的綜合運用,除了鉤珠線,還有羽毛、珍珠、塑料片、皮料和陶瓷、乾花等,只要利於表達作品都可以使用,而老師在教授技法時也會鼓勵你採用多種材料,只要和作品內容能夠有關聯;同時在作品主題方面,中國傳統刺繡多以逼真寫實的花卉、動物為主題,而法式刺繡則更抽像,更適合表現細微的精神和情緒。

  不過,張曉星認為,兩者最大的區別還是在於設計內容的更新上,法繡的作品內容很開放,老師也會鼓勵你與時俱進,在法繡工坊都是有專門的設計師去設計作品,去研究怎麼把技法體現得更好更時尚,而國內的刺繡還比較缺乏設計師,“我和宋亞樵的刺繡技法雖然是從法國學到的,但我們回來後就覺得不能只是局限於做法繡,否則就只能成為他們的複刻品和影子;中國無論是刺繡的技法還是上下5000年的傳統文化都是很寶貴的資源,我們希望能夠挖掘更多靈感,在作品中把中國的傳統文化和蘇繡、湘繡等傳統繡法融合進去。”

  對話

  大膽創新才能?得到國際認可

  廣州日報:從內行角度看,是不是技法掌握得越高級就越厲害?

  張曉星:實際上這是因人而異的,一個人如果他的設計能力很強,他可能只會5種技法,但他的作品呈現出來的表現力可能要好過另外一個會10多種技法但在設計方面天賦沒那麼強的人,只能說,兩個人的設計水平如果差不多的話,那麼掌握的技法越多,作品肯定越豐富。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一直說要創新,在作品《縷薇傳》,我們不僅嚐試了中西合璧的刺繡技法,在材料上還大膽運用了陶瓷,就是作品中女性的臉,我們把陶瓷燒製成臉型,然後縫製在作品上,而五官則是手繪上去的。

  廣州日報:你們把技法傾囊相授,不怕學生超越你們嗎?

  張曉星:我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我們對自己的設計很有自信,就算別人的設計也很有故事,但是各有各的風格,自然各有各的受眾群體。我們不怕別人學技法,因為技法就那麼些,遲早大家都會學會,但我們怕別人抄襲設計,抄成一模一樣,整個市場都是一樣的作品,那受害的是整個行業。

  每個人都是有自己的經曆和自己的思想,在掌握了技法之後,你應該做出自己的設計作品,這樣中國的設計才會越來越被認可,惡性的複製作品走向國際只會讓人笑話,對於這種同行我們就不認可,不能只鑽到錢眼裡去了,所以我們一直要更新我們的作品,不能被市場上的東西同化。

  廣州日報:獲獎本身也是一種認可,說明中國的設計力量在崛起,你認為中國設計要得到國際社會認可還需要怎麼做?

  張曉星:比較重要的是要大膽創新,思維不要拘泥,設計的內容一定要跟得上時代潮流的變化,不能一味地只做以前的東西,無論是設計構圖還是對材質的運用,都應該不停地挑戰自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