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戰略”將何去何從
2018年02月22日07:07

當地時間2017年6月29日,澳州雪梨,美軍與澳軍舉行“護身軍刀”聯合軍事演習。視覺中國供圖(資料圖片)

最近兩個月,特朗普政府緊鑼密鼓地推出三個重磅戰略文件:《國家安全戰略》《國防戰略》和《核態勢評估》報告。三個報告從整體國家安全、國防和核三個視角確立了美國的戰略和政策,它們將對美國正在加緊實施的“印太戰略”提供指導和支持。

2017年11月初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東亞之行,宣示“印太戰略”成為美國新政府的亞太戰略。美國實行“印太戰略”的目標,即在印度洋-太平洋區域,採取包括政治(民主價值觀)、外交(拉幫結派)、軍事(軍演、軍售等)等綜合手段,遏製中國的崛起,削弱中國影響力,以維持、確保和鞏固美國的霸主地位。

在“印太戰略”的美、日、印、澳核心四國中,美國是“盟主”,日、澳在美國亞太同盟體系中被稱作“北錨”和“南錨”,而印度則是美、日正大力拉攏的對象。這一戰略切合了一些區域國家對中國發展的焦慮和不適,從而引發了一系列反應。

美國:要聯盟,也要利益

早在2007年,安倍就提出建立針對中國的美、日、印、澳“四國集團”的倡議,但因故被擱置。2018年1月18日,區域防務論壇“瑞辛納對話”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舉辦,雖然這是一個學術論壇,但也從某種程度上實現了美、日、印、澳“四手聯彈”式對話。

與此同時,美國與區域其他國家的軍事合作,也在全面推進。

印尼在地理上處在印度洋-太平洋的兩洋交彙之處,因其國土分佈包括多個貫通兩洋的海峽,從而得到美國的高度重視。1月23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訪問印尼,表示美國希望印尼在南海及太平洋安全上扮演“關鍵支點”角色。對此,印尼國防部長的回應是一枚“軟釘”:“南海局勢已經降溫,我們致力於保持這一有利勢頭,以維護區域共同利益。”

越南的國土分佈對於監控南海天然有利,是美國“印太戰略”的重要抓手。為此,美國抓緊改善與越南的關係。2017年5月,美國決定把美國海岸警衛隊退役的“漢密爾頓”級遠洋執法艦“摩根索”號贈送越南。今年1月25日,馬蒂斯抵達河內訪問,雙方商定美國航母2018年3月訪問越南。這將是1975年越南戰爭結束後,美國航母首次訪問越南。

新加坡在美國“印太戰略”中是關鍵一環,新加坡樟宜基地是美軍在東南亞的唯一立足點。2017年10月21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美,特朗普在會見李顯龍時表示:“過去幾十年我們保持了良好的關係,但從沒像現在這樣密切。”

通過組建一個聯盟去實現美國利益,這是美國的基本行事模式。無論海灣戰爭還是科索沃戰爭,美國都是這麼幹的。但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謀求利益,表現得更加直接露骨。首訪日本,特朗普不僅批評日本在雙邊貿易中占了美國很大便宜,而且要求日本在安全上承擔更多。在訪問第二站韓國,特朗普同樣要求韓國承擔更多安全支出,甚至威脅要對美韓自貿協議進行重新談判。

2月5日,美國國務院負責軍火銷售的官員、政治軍事事務局代理助理國務卿蒂娜・凱達諾抵達新加坡,參加新加坡航空展。在對中國進行了一番攻擊之後,凱達諾將真實意圖和盤托出:美國武器優勢更強,美國將“竭盡所能”向東南亞國家提供美國武器,比如F-35戰鬥機。這種為了自己賣武器而拉人墊背的做法,過於赤裸裸,也不厚道。

日本:能力有限,多結外援

日本首相安倍是“印太戰略”的最先提出者,也是最為積極的推動者。安倍和日本民眾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憂患意識,來自其民族性格和曆史文化深處。由於朝鮮的核、導試驗等原因,無論是安倍還是日本輿論,都認為日本正面臨急迫和巨大的“國難危險”。美國的保護傘是日本國家安全的基石,為了拉住美國籠絡特朗普,日本必須積極跟進甚至牽引“印太戰略”的實施,這在日本被當成確保國家安全的“救國偉業”。

為此,日本積極推進美國在日本部署先進武器,如F-35隱形戰機。目前,F-35在日本的部署地包括沖繩美軍嘉手納基地、山口縣美軍岩國基地和青森縣三澤基地。到2021年,僅三澤基地部署的F-35A將達80多架。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表示,部署擁有卓越性能的F-35在日本安全保障上具有重大意義。

同時,日本正積極尋求更新現有的導彈防禦系統。2017年12月9日,日本政府確定部署陸基“宙斯盾”反導系統,還積極要求部署“薩德”系統。另外,美日聯合軍演也在不斷加強。2017年11月16日至26日,在名為“2017年度演習”的美日海上軍演中,美方派出約1.4萬名官兵,參演的美國軍艦包括“里根號”航母以及多艘“宙斯盾”驅逐艦,演習在沖繩附近一帶水域舉行。2018年2月5日,日本陸上自衛隊和美國海軍陸戰隊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舉行以“奪回離島”為想定的聯合演習。

在加強美日一體化作戰的同時,日本在軍事合作上瞄準澳州、印度和越南等,多結外援。澳州地處泛洲跨洋的樞紐位置,與其合作將顯著增強日本在南太平洋和東印度洋的軍事活動能力。2018年1月18日,澳州總理特恩布爾訪問日本時表示,澳日兩國將會有更多的聯合演習、信息共享和國防工業合作。

日本和印度的防務關係也在不斷加強。2017年9月13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印度並與印度總理莫迪會晤。安倍和莫迪就高鐵、貿易、防務等多個領域的合作進行了對話。印度計劃購買日本US-2水上飛機,印日核能合作項目也將動工。

印度:己有所短,怨人之長

這些年來,中國成了印度發展核武、開發導彈、引進先進武器的假想敵“專業戶”。中國實行以“一帶一路”倡議為主導的“走出去”戰略,在巴基斯坦建設瓜達爾港和中巴經濟走廊,沒有任何針對印度的含義,但印度卻感到了“威脅”。

為了加重印度的“被中國包圍妄想症”,有的美國媒體別有用心地渲染所謂中國圍堵印度的“海上珍珠鏈戰略”。此類論調拿準了印度的心病,產生了杯弓蛇影的效果。印度海軍參謀長蘇雷什・梅赫塔自願“中招”:“這條串上的每顆珍珠都是中國海軍存在鏈條的一個環節,中國可能控製了世界的能源咽喉。”

2017年9月26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訪問印度。馬蒂斯此行除了提升雙邊防務關係,另一大任務就是推銷武器。為了替代即將退役的“米格”系列戰鬥機,印度計劃購買70架美製F-16?Block?70和F/A-18“大黃蜂”艦載機,耗資高達150億美元。過去10年,印度已經從美國購買了價值150億美元的武器。

新加坡與印度的友好關係超乎想像。1964年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李光耀立刻呼籲印度進行核試驗來“平衡”中國。2015年李光耀去世後,印度政府不僅旋即宣佈莫迪總理將參加李光耀的國葬,還把新加坡舉行國葬的3月29日定為印度的國家哀悼日。

莫迪上台後,將印度的“東向”政策落實為“東進”戰略。新加坡即是印度“東進”戰略最得力的夥伴。2007年,兩國簽署了《空軍雙邊協定》;2008年,印新簽署《陸軍雙邊協議》;兩國海軍自1994年就定期開展聯合演習。2017年11月29日,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訪印,與印度國防部長西塔拉曼女士簽署兩國海軍合作協議,內容包括海洋安全合作、舉行聯合演習、短暫使用對方海軍設施並提供後勤支持等。黃永宏表示:“新加坡歡迎印度海軍常來,樟宜軍事基地對印度隨時開放。”

印度擺開與中國進行地緣政治競爭和軍事競賽的姿態,這完全是對中國戰略意圖的誤解或曲解。毛澤東曾表示:“印度過去、現在和將來,都不是中國的敵人。”這一判斷和表態今天仍然適用。中印都是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是兩國面臨的主要任務。因此,地區和平是雙方最為關鍵的共同利益,中印應該展開務實合作而不是軍備競賽。

澳州:兩面下注,不可持續

澳州將成為“中等強國”作為基本戰略目標,希望在國際政治中佔據一席之地。但由於人口稀少、經濟軍事實力不強,綜合國力有限,在世界地緣政治中扮演的角色並不突出。為了增強在國際社會的話語權和影響力,澳州的對外關係主軸是發展與美國的特殊關係。這一訴求決定了它不會缺席“印太戰略”。

澳州的國家安全長期依賴美國的亞太霸權體系,其自我定位是以民主自由價值觀為基礎的西方國家。國家安全利益和價值觀導向使澳州在軍事和外交上更加靠近美日。其經濟也很依賴美國。據澳州外交與外貿部2016年的數據顯示,美國在澳州的投資存量近萬億澳元,約為中國對澳投資存量的10倍。但中國自2010年以來一直是澳州第一大貿易夥伴。2016年,中澳貿易額達到1078億美元,澳州順差超過335億美元。2016年,中國遊客在澳消費額高達460億元人民幣。

巨大的經濟利益與價值觀和安全感上的南轅北轍,使澳州產生了抉擇上的兩難。2017年11月23日,澳州政府發表14年來第一個外交政策白皮書,一面表示澳方“致力於同中國發展強大和建設性的關係”,一面渲染中國崛起帶來的挑戰,強力呼籲美國維持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存在。對此,澳州國立大學教授休・懷特認為,澳州這種“依靠中國使我們富裕、依靠美國使我們安全”的想法幼稚可笑,也不可持續。

“印太戰略”的理論基礎和行為模式,都是以意識形態、敵我陣營劃界的冷戰思維的反映,這與全球化大潮中經濟一體化、文化包容化、政治多元化、利益共享化等時代訴求背道而馳。在人員交流日趨活躍、經濟活動滲透融合、文化心理日益開放的社會形態里,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難分難捨的利益交織中,已經很難做到你彼我此陣線分明,這恐怕是美國在近期三大戰略文件中將中國的“成分”定得很“高”,但在實際操作層面卻又強調彼此合作的原因所在。

對於緊鑼密鼓展開、弓滿弦張呈現的“印太戰略”,我們不可疏忽大意,但也不必莫名緊張,完全可以從容應對。只要國際局勢錯綜複雜、利益交織盤根錯節的現實不變,各方力量優勝劣汰、此消彼長的博弈規律不變,無論中美、中日,抑或中印、中澳,和則兩利、鬥則俱傷的基本法則就不會改變。因此,在任何一對雙邊關係中,拓展共同利益和尋隙覓仇,孰優孰劣高下立判。那麼,“印太戰略”何去何從?這真的需要當事四國認真考慮。

(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信息通信學院)

吳敏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8年02月22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