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剖析2018年春晚馮鞏相聲《我愛詩詞》
2018年02月17日23:00

  原標題:深度剖析2018年春晚馮鞏相聲《我愛詩詞》

  原創 2018-02-17 月島主 軲轆島

來源:軲轆島(ID:guludao)
來源:軲轆島(ID:guludao)

  作者:月島主

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我想死你們啦!
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我想死你們啦!

  這開場白和馮鞏老師學的,一招鮮吃遍天,聽了十幾年還是那麼親切。今年的春晚舞台比起往年又更上一層樓,既有王菲那英20年後再重逢,還有周杰倫的魔幻歌舞秀。相聲小品、歌舞魔術、武術雜技各類節目那是百花齊放,讓人目不暇接。

  至於島主個人最喜歡的,那還是要數馮鞏老師帶來的展現中華傳統文化的相聲作品:《我愛詩詞》。

  馮鞏一上來先來了一句:“馮鞏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大家送掌聲啊!”這話看似惡搞,其實是根據詩仙李白的名篇《贈汪倫》改編的。

  唐天寶年間李白前往安徽涇縣旅遊,當時涇縣有個退休老幹部汪倫十分仰慕李白,想要與李白結識。大家知道和李白交朋友並不難,只要有良辰美景配上美酒佳餚足矣。

  汪倫就寫了信給李白,信上大意說我這有十里桃花還有萬家酒店,大兄弟快來。李白一看這還了得,這地方不就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麼?欣然前往。李白到了地方才發現文不符實,並沒有十里桃花,也沒有萬家酒店,便質問汪倫。汪倫便告訴他,十裡外有一水潭,名曰桃花潭,此處有一間酒店,老闆姓萬。

  好個汪倫,竟然用文字遊戲騙過了堂堂詩仙李白,不過李白生性豁達,不以為意。適逢春風桃李花開日,群山無處不飛紅,加之潭水深碧,清澈晶瑩,翠巒倒映。桃花潭水風景確實美,萬家酒樓美酒確實香醇,汪倫盛情招待李白幾日,李白臨走之際還載歌踏舞為其送行,李白有感而發,這首展現難捨難分的赤子情誼的《贈汪倫》便應運而生。

  這最後一句島主也喜歡用,每次得到了他人幫助,島主都會用一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XX送我情。”來表達感激。

  接著說相聲,馮鞏和賈旭明就這個帶“一”字的詩歌鬥了起來。

  賈旭明先來了一句:“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這也是唐代詩人王之渙《涼州詞》中的一首,涼州就是今天的今甘肅武威縣,這首詩是描繪戍邊的士兵的,第一句描繪了悲壯雄渾的塞上風情。當然此詩的後兩句更加經典,後面會提到,我們等會再說。

  馮鞏回了一句:“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白居易的《賦得古原草送別》,後面兩句”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應該小學就要求背誦了吧,太經典了。

  賈旭明回:“倆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複一杯。”這一句看風格大家能不能猜出一二來,沒錯,又是出自我們無酒不成歡的李太白之手,名曰《山中與幽人對酌》,這哥們一喝酒就好作詩,還一杯一杯複一杯,各位可前往別模仿,美酒雖好,可不要貪杯喲。

  馮鞏回:“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這句很高大上,出自《華嚴經》,是佛曰的。畢竟佛法無邊,島主只能粗淺地分析一下,一朵小花里有一整個世界,一片樹葉中也蘊含著智慧,不要拘束於表面,要無中生有以小見大。

  賈旭明回:“一俯一仰一場笑,一江明月一江秋。”這出自清陳沆的《一字詩》,一字詩是一種詩歌類型,在清代比較流行,跟文字遊戲差不多,用一的不同含義來表達各種意境,相輔相成,挺有意思。

  馮鞏回:“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周華健的《朋友》,島主ktv必點歌曲……

  這會兒馮鞏和賈旭明關於“一”字的詩就鬥完了,曹隨風上場,與馮鞏組成沒頭腦於不高興組合,與賈旭明展開了“地名”詩歌大戰。

  賈旭明說西安。“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這是唐代詩人孟郊的《登科後》。這哥們讀了半輩子聖賢書,終於在46歲那年進士及第,當即慷慨高歌:迎著浩蕩春風得意地縱馬奔馳,好像一日之內賞遍京城名花。這情懷,比起範進中舉豪邁多了。

  馮鞏說涼州:“涼州七里十萬家,胡人半解彈琵琶”這是唐代詩人岑參的《涼州館中與諸判官夜集》,這哥們特擅長寫邊塞詩,描繪塞外軍旅生活,傾訴與友人分離之苦。千古名句: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就出自他之手。

  賈旭明說玉門關:“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這一句大家都耳熟能詳了,接上了之前提到的王之渙的《涼州詞》。駐守塞外保家衛國的將士,聽到了那一曲帶著憂愁的《折楊柳》,思緒萬千,悲從中來,何以消愁,只能一杯敬故鄉,一杯敬遠方。

  馮鞏說陽關:”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唐代王維的《送元二使安西》,送朋友,送朋友去邊塞寫下的詩,陽關就是今天今甘肅省敦煌縣那一帶,大唐連接西域的要道。島主發現這些唐朝詩人總是與塞外有著不解之緣,因為下一首又是邊塞詩。

  賈旭明說樓蘭:”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唐代的王昌齡的《從軍行》。很有畫面感的一句詩,盛唐年間,將士們為國開疆拓土,百戰黃沙,血染金甲。將軍以劍指天,樓蘭古城就在眼前,革命尚未成功,同誌仍需努力,衝啊!

  賈旭明又說碎葉城:“胡瓶落膊紫薄汗,碎葉城西秋月團。明敕星馳封寶劍,辭君一夜取樓蘭。”這是王昌齡的《從軍行》,這詩一共有七首,碎葉城都已經到了吉爾吉斯斯坦了。

  賈旭明又說了一首哈薩克斯坦詩人阿拜・庫南巴耶夫的詩,這島主也不熟……不過詩的大意可以總結一下,長江後浪推前浪,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接著侯林林上場,四人玩起了詩詞接龍。他們三英戰呂布,馮鞏接了無數個“生”字,成了新一代接生大王,把島主笑得前仰後合的。實在跟不上他們的節奏了。今天就先這樣吧。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