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春晚賬本:春宵一刻值千金 企業讚助越多座位越好
2018年02月15日20:40

  王慶凱

  來源:國是直通車

  如果用“春宵一刻值千金”來形容良辰美景的寶貴是寫意,那麼用來形容央視春晚可能就是寫實了。

  再過2小時,2018年央視春晚即將上演,並在4個半小時後伴隨著《難忘今宵》完成第36次落幕。相信還是會有很多人邊看春晚邊吐槽。

  但一個重要的事實是,今年春晚又會讓央視賺的盆滿缽滿。用“春宵一刻值千金”來形容春晚的這4個半小時毫不為過。

央視供圖。圖片來源:中新網
央視供圖。圖片來源:中新網

  每年央視春晚的收入有多少?成本又有多少?什麼樣廣告能上春晚?看完這些,再吐槽今年春晚,水平就不知道會高到哪裡去了。

  吸金盛會

  雖然輿論對央視春晚的滿意度逐年遞減,但央視春晚的廣告收入卻逐年遞增。2002年2億元人民幣,2006年接近4億元,2009年已接近5億元,2010年達到6.5億……

  並且,央視每年在春晚廣告位招標定價中,都會在前一年賣價的基礎上調標底。

  今年春晚,淘寶與央視達成獨家互動合作。據知情人士透露,淘寶拿到的是春晚廣告的“標王”。

  據阿里巴巴投資的AI財經社報導稱,淘寶今年掏了3個億給央視春晚,獲得的權益包括:春晚電視畫面淘寶的互動提示logo露出、主持人口播、屏幕下方提示字幕、多屏互動等廣告資源。

  此外,淘寶還將在春晚播出過程中,設立四個互動環節發放6億份實物獎品,總價值1.7億元。

  不過春晚的詳細收入曆來都是秘密。一直以來,央視春晚始終堅持著神秘的姿態,參與創作的人都會“簽定保密協議”,即使最終退出也都會拒絕透露有關春晚的點滴。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查閱公開資料,目前當屬2010年春晚的營收對外界透露的信息最多。

  以2010年央視春晚為例。當年春晚“零點報時”由美的集團以5201萬元競得,比標底高出800多萬元;春晚的另一檔節目《2010年“我最喜愛的春節晚會節目”評選活動》獨家冠名則被郎酒以1.1億元奪得,比底價高出4000多萬元。

  資料顯示,自2003年至今,幾乎每年春晚的“零點報時權”都被美的競得。2005年美的集團拍得的央視春晚零點倒計時廣告價格為680萬元,到2010年已經達到5201萬元,6年間增長了7.6倍。折算一下,10秒的“零點廣告”每秒達到520萬元,等於每秒送給央視大約2600台美的壁掛空調。

  不止於此,2010年由廣而告之廣告公司代理春晚當天的節目前後廣告都有出售,價格也過億員。

  此外,2010年春晚還頻繁在節目中植入軟廣告。僅趙本山的小品《捐助》就植入了“搜狐視頻”、“搜狗”、“國窖1573”、“三亞旅遊”等廣告,這一小品植入廣告為央視貢獻過千萬。其中,網站貢獻500萬元、酒廠400萬元、城市公關植入約300萬元。

  當年春晚,其他節目還有小品《五十塊錢》演員圍裙上植入“魯花”商標;小品《家有畢業生》植入“洋河藍色經典”的4秒特寫;歌舞《拍拍拍》植入佳能相機特寫;劉謙的魔術植入彙源果汁廣告。據報導,這些植入廣告又為央視帶來了1.2億元收入。

  日本CTR中國市場研究部的數據顯示,2010年央視春晚廣告收入達到6.5億元。

  多次參與春晚創作的電視導演甲丁曾告訴《三聯生活週刊》,《新聞聯播》後到春晚開始前,僅這一時段的廣告,就能夠養活一個小地方台一年。

  “用計劃經濟的方式做晚會,用市場經濟的方式賣晚會,央視春晚的生產和銷售分屬於兩種不同的經濟模式,這種首尾的割裂,產生了巨大的經濟價值。”

央視供圖。圖片來源:中新網
央視供圖。圖片來源:中新網

  低廉成本

  與動輒數億的廣告費相比,辦一場央視春晚的花費就顯得寒酸了。

  春晚的確是一台花費少但費時費力,卻又回報驚人的晚會。

  2008年春晚導演陳臨春曾對《三聯生活週刊》透露,“春晚的直接製作成本只有1000萬左右,不包括外圍製作,比如整個演播廳的改造,不過那部分錢也不是很高,我能調配的不超過1000萬元。”陳臨春說,“錢是台里撥的,台里把預算卡死了,春晚的預算已經很多年沒有變過了,好多年都是維持現狀,和廣告收入的增長沒有關係。”

  據瞭解,央視春晚的成本主要包括兩個方面:舞美演員費用和演播大廳投入費用。

  演播大廳費用方面,有推算認為,每年春晚的花費在3000萬元左右,其中最大的一筆開銷在LED顯示屏。

  媒體報導稱,2009年的央視春晚舞台的LED總計約2000平方米,若以地面屏幕每塊12-14萬元計算,花費1250萬元;2012年則用了8000平方米的LED顯示屏,估算在LED屏幕上花費了1.3-1.5億元。

  但是隨著2014年多部委聯合下發通知,要求節儉辦晚會。當年春晚只改造了舊的舞台設備,央視一號廳改造工程的成交金額僅為969萬元。

  而在舞美演員費用方面,央視春晚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多數演員以上春晚“露臉”為榮,別說不給費用,就是倒貼也能爭的頭破血流。央視春晚從來就不存在“出場費”之說,而是叫“勞務費”,並且在演員勞務費和待遇方面上,央視真正做到了“公平”,大腕和普通演員標準基本相同。

  很多一線明星片酬動輒千萬,出場費也是百萬。出演春晚,勞務費也就象徵性的給幾千塊錢。據報導,劉德華等人的演出費用只有5000元,而趙本山、黃宏等則只有3000元,其它的更不用提。

  而明星和演員服裝的費用一般也由明星自己承擔,春晚“年夜飯”從綵排到演出,從大明星到小演員,據稱統一都是15元的盒飯伺候,印有“中央電視台專供”字樣,還每人僅限一份。

央視供圖。圖片來源:中新網
央視供圖。圖片來源:中新網

  再舉一例子,媒體報導,2015年底,吉林歌舞團擬掛牌新三板。這家公司已經連續18 年參加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元宵晚會的歌舞演出。吉林當地媒體稱,吉林市歌舞團已經成為惟一一個參加春晚不需要審查的免試團隊,經常承擔60%以上的歌舞。

  這個團隊,2014年和2015年1-9月從央視獲得的報酬分別為82萬元和87萬元。在涉及到20萬以上的重大合同中,並沒有出現央視的身影。因此,不管是春晚還是元宵晚會,單個晚會歌舞費用不會超過40萬。

  春晚不僅富了央視,還是一個能硬生生造星的舞台。

  2009年春晚小品《不差錢》讓小瀋陽一炮而紅,年賺到幾個億;還有魔術表演者劉謙,他的“今天”可以說是春晚給的,春晚前劉謙出場費在5000元左右,春晚後有爆料稱其出場費達到60萬。

  “這絕對是一個很優秀的平台,我一直很感激郎昆導演找我上春晚,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人喜歡魔術,喜歡我。”劉謙直言不諱對央視春晚的感激。

  有錢就能上?

  雖然廣告費動輒數億,但對於商家來說,能在央視春晚做個廣告,還是非常划算的。

  “在央視春晚做廣告按投入和產出比來說是最合算的。”蒙牛乳業聯合創始人孫先紅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商家往往看重的是央視春晚的傳播力度和收視率,“在春晚做廣告是塑造品牌,樹立企業形象的好機會”。

  但在央視春晚做廣告,並不是商家有錢就能上的。

  據知情人士透露,互聯網金融產品給再多錢,也不會再春晚“露臉”。除了價格,央視春晚同樣看重讚助商品牌調性是否貼合春晚的主題。

  2018年春晚已經是阿里巴巴三度蟬聯央視春晚標王,在更早之前是騰訊。2016年,支付寶用2.69億元從騰訊手中奪回春晚合作權。AI財經社報導稱,這是微信掉以輕心了,覺得之前有經驗,方案的創新點不足。

  當然,央視也很賣力。

  為了吸引廣告讚助商,央視從每年8月份選導演開始,一直到明年2月份,通過巧妙的議程設置,持續製造熱點,增加曝光度。還開辦了《我要上春晚》等一系列對標春晚的互動類綜藝節目。

  央視索福瑞數據顯示,從2001年到2017年,央視春晚的全國並機總收視率一直在30%以上,這意味著有至少7億人觀看央視春晚。

  前段時間,網上有售賣春晚門票,叫價高達數萬元,對此央視工作人員回應稱,春晚門票和綵排現場從未授權對外出售,希望市民不要上當受騙。

  其實央視春晚觀眾也是有選擇的,據報導,春晚的門票主要分發給廣告讚助商、全國模範人物等代表社會正能量的公益類人物。

  雖說上央視做廣告不管是有錢就可以,但對於這些財神爺,央視也不敢怠慢。媒體報導,企業讚助金額越高,可以拿到的座位票數越多,座位也比較靠前。那些出了些錢,但數額較少的一般坐在後排,而且沒有露臉的機會。

  在2009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上,百度CEO李彥宏曾作為觀眾在播出畫面中出現八次。據《京華時報》報導,百度的廣告也在當年春晚開始前出現三次,甚至在薑昆的相聲中植入“百度一下”的口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