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說什麼|距首次在韓外出觀光的北韓啦啦隊僅18cm
2018年02月14日09:13
北韓啦啦隊
北韓啦啦隊

  這次平昌冬奧會的新浪前方報導團駐地裡,有一位從國內來的李奶奶(身份不便透露)。她與咱們的特別欄目《冬奧年夜飯》里出鏡的廚師(也是從國內來的)一起,每天不辭辛勞為大家做各種好吃的。

小年夜,竟然在異國他鄉吃到了餃子
小年夜,竟然在異國他鄉吃到了餃子

  她是一位每晚睡前看《聖經》做筆記,篤信基督教的姊妹,平時也會很巧妙地向大家“傳福音”。2月13日下午小蝦米偶遇北韓文工團的遭遇,加上前幾天格外順利地專訪到了參與火炬傳遞、68歲的“南韓手工咖啡第一人”等經曆,讓小蝦米忍不住感慨,怎麼能這麼巧、這麼幸運!難道真像她說的那樣,一切都是神最好的安排?

  【計劃改了又改 竟成全如此巧遇】

  “要不下午我們去正東津吧?”幾天下來,我們的美女翻譯早已成了小蝦米的智囊團,稍後空閑就會幫忙想各種選題。據說在那裡,一艘巨大的遊輪(酒店)矗立在懸崖邊,附近還是某韓劇的拍攝地。

正東津著名的景點――太陽郵輪渡假村(圖片來自網絡)
正東津著名的景點――太陽郵輪渡假村(圖片來自網絡)

  面對如此誘人的提議,豈能不心動。飛快向帶隊領導彙報,畢竟只有一台車、一位司機和一位翻譯,他們負責的可是全隊人馬出行和採訪的需求。果然,領導秒回,下午某位參加完比賽的現役運動員可能來前方演播室做客,需要使用車輛;過了一會,變成了“可能需要使用車輛”;過了一會,變成了“無需使用車輛”。

  正要出發時,幾位因嘉賓行程取消而臨時沒有拍攝任務的視頻組同事,決定去市中心逛逛。考慮到萬一運動員最後關頭還是趕來拍攝,所以我們來不及去“遙遠”的正東津海邊,但還是打算不負好時光,去距離不遠的江陵市著名景點烏竹軒轉轉,而出發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竟然在烏竹軒門口,偶遇北韓啦啦隊
竟然在烏竹軒門口,偶遇北韓啦啦隊

  在市中心放下同事之後,車子在即將達到烏竹軒附近時突然行駛緩慢。馬路上放著前方封路的標誌物,停車場里更是有五六輛中巴車大小的警車,差一點就找不到停車位。難道有什麼大人物,也是在這個時間段來參觀嗎?

  還沒走到購票處,門口已經聚集好幾台大巴和一大片的紅與白。定睛一看,這不正是來自北韓的啦啦隊嗎?他們是剛到,還是正準備離開?

  後來,回到駐地寫這篇報導時,看到了一篇韓聯社的報導。原來當天北韓啦啦隊的第一站是鏡浦海邊。他們抵達時是12點20左右,停留了大概半個鍾頭。那裡可是外國遊客和本地市民最愛去的景點之一。被打擾了雅興的他們,沒有進行原計劃的管樂演出,而是直接上了大巴。他們在海邊附近某餐廳吃了午飯,隨後前往北韓王朝時期女畫家申師任堂生下儒學家李珥的烏竹軒――與小蝦米偶遇。

  雖說文中描寫這一趟是“北韓啦啦隊在南韓的首次外出觀光”之旅,但出現在烏竹軒的他們只是聚集在廣場前,在寒風中表情生動地進行了半個鍾頭的表演。除此之外,完全沒有多做停留。

  【免門票 隨便拍 一人引騷動】

  給小蝦米留下深刻印象的有兩點:一是現場的安保既寬鬆又嚴格。當啦啦隊大踏步進入烏竹軒時,兩側拉起了長長的警戒線,還有間隔密集的保安豎起了人牆。但是……對於沒有掛著奧運採訪證件,甚至都沒有買門票的小蝦米,完全沒有受到任何人的阻攔。

看起來戒備森嚴,但完全可以近距離接觸
看起來戒備森嚴,但完全可以近距離接觸

  一開始還有點心虛,但後來發現不論是媒體還是遊客,我們都可以一路跟著他們進行拍攝。最近的時候,北韓啦啦隊從小蝦米身邊魚貫穿行,距離不超過半個肩膀。除了頭戴禮帽、身穿製服,有表演任務的儀仗隊,還有一群是在一旁觀看的其他啦啦隊成員。

  面對人群和鏡頭,他們大多數面無表情。但表演一開始,他們像打了雞血一樣,表情生動地表演起來。但他們並非那支為平昌冬奧會進行演出的北韓三池淵樂隊,因為那一百多位的歌手和音樂家們已經於本週一乘坐大巴離開南韓。

  本月7日抵韓的北韓啦啦隊,每次現身賽場都賺足眼球。外媒是這樣形容的:“他們一打一打地出現,他們齊聲歌唱、齊聲歡呼。他們一起來、一起走,並且從不跟靠近他們的人說上一個字。”不僅為場上的北韓選手加油助威,在南韓選手比賽時啦啦隊會揮舞半島旗高喊“我們是一家人”,還會製造人浪與現場南韓觀眾互動。

  對於這229位女生,你自然是不會得到任何相關的個人信息。越神秘,越讓人想要一探究竟。有媒體猜測,她們很有可能來自北韓的精英家庭,大多數是表演藝術類院校里的學生。英國的《太陽報》還曾介紹過成為北韓啦啦隊,需要符合哪些外型上的標準。比如,身高要在5英呎3英吋以上(大概是1米6),且面貌姣好;同時,她們會受到嚴格的監督和訓練等。

右下角這三位,小蝦米感覺是“便衣”特警
右下角這三位,小蝦米感覺是“便衣”特警

  雖然現場媒體和一般民眾,可以站在圍成一個大圓圈的警戒線外隨意拍攝。但小蝦米發現在北韓代表團成員與自己中間,還站著一圈身穿深色羽絨服的“便衣”特警們。因為他們的注意力不完全在表演上,而是四處觀望。有幾次小蝦米和翻譯說話聲音稍大時,嗖嗖地,很快就會有目光掃射過來。

  北韓啦啦隊的表演,除了兩次聽到濃縮版本的《阿里郎》之外,其他曲目都叫不出名字來。剛開始舉著相機、手機不亦樂乎地拍攝,感覺還挺新鮮的。後來心裡開始嘀咕:“怎麼還不結束啊?!”因為真的太冷了。

  另一個感受是,雖然北韓啦啦隊本來人就多,加上蜂擁而至的媒體記者,還有看熱鬧的遊客們,擔心現場井然有序。大約四點半左右,這邊的表演結束了,另一側突然熱鬧了起來,原來是國際奧委會里唯一一位北韓籍官員張雄出現了。

  自然有南韓媒體詢問他,北韓來南韓參加平昌冬奧會的感受。經過兩位精通韓文的中國人的翻譯後,小蝦米確定張雄說的是:“就那樣唄,還能怎麼說。”後來,這位白頭髮老人,跟其他幾位北韓官員走進“栗穀人性教育館”展開座談。其他人只能在窗外等候,而啦啦隊已經回到了門口的大巴車上,整個活動持續了一小時。

  【烏竹軒逛一圈 只記住了這個】

  跟美女翻譯感歎此行收穫滿滿時,一位胸前別著“中國話”牌子的工作人員主動跟我們聊了起來。原來她是烏竹軒內的中文義務講解員,也是當天上班時才得知北韓啦啦隊會來的消息:“上午就有南韓的記者來了,本來他們說是下午一點多來,但沒來成,變成了三點半來。”

右下角這三位,小蝦米感覺是“便衣”特警
右下角這三位,小蝦米感覺是“便衣”特警

  隨後,她又不懼寒冷,向我們詳細介紹起了這座著名的烏竹軒。

  簡而言之,就是這座房子因為周圍佈滿深色的竹子,被命名為“烏竹軒”,屬於南韓住宅中歷史最悠久的木製房屋。

僅存的有六百年歷史的古物,除烏竹軒外,還有百日紅(紫薇樹)和栗穀梅(樹)。
僅存的有六百年歷史的古物,除烏竹軒外,還有百日紅(紫薇樹)和栗穀梅(樹)。

  在這裏生活的申師任堂,自幼熟讀經文,善於寫作、針工、刺繡,而且在詩文、繪畫方面也頗有造詣。她用愛和嚴格的教育,把4個兒子和3個女兒培養成為十分優秀的人才,被推崇為賢妻良母的典範。

烏竹軒里的烏竹
烏竹軒里的烏竹

  特別是她做了關於龍的胎夢後,生下的三兒子李珥(號“栗穀”)更是成了北韓時代的大學者、儒學家。南韓銀行發行面額5萬和5千韓元的紙鈔上,分別印的就是這對母子。

“夢龍堂”里陳列的申師任堂畫像
“夢龍堂”里陳列的申師任堂畫像
錢幣上的申師任堂和扮演過她的演員李英愛
錢幣上的申師任堂和扮演過她的演員李英愛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年初,韓劇《師任堂:光的日記》就是以他們的故事為藍本。可惜的是,雖然有“氧氣美人”李英愛、神仙姐姐劉亦菲的前男友宋承憲加持,但劇情的空洞使得該劇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就連小蝦米這樣的顏控,追了幾集之後也果斷棄劇了。

  話說,你有留意過“導遊”的職業病嗎?他們常會指著某一處古蹟提問,聽完大家五花八門的猜測後再揭曉答案。這位熱情的講解員也不例外。而逛了烏竹軒一圈,也只有這個典故是小蝦米無需筆記就能牢牢記住的。

保管栗穀的遺物硯台和《擊蒙要決》而建造的御製閣
保管栗穀的遺物硯台和《擊蒙要決》而建造的御製閣

  她問:“那個時候,丈夫若想和妻子同房,需要先由父母定下日子。你們猜是要得到婆婆還是公公的允許呢?”答案是――公公。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你猜對了嗎?

  (文/圖 何霞 翻譯/王倩茹 發自江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