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water, Sherman 鍾舒漫
2018年02月13日12:22

李小龍曾如是說:「Don't get set into one form,

adapt it and build up your own, and let it grow, be like water... Now,

water can flow or it can crash. Be water, my friend.」

意思大概是?大家要活得像水一般,既不失自有特質,又能融入在不同的環境下。

鍾舒漫(Sherman)以此為鑑,引伸到新歌〈Be Water, My Friend〉,以過來人身份,來分享自己出道這十年的體會。

「無論我把聲定係形象,我都曾經因為人?說話?影響而迷失過。

「我初初入行,明明有意見都唔敢講,公司畀我?訊息係:『Sherman係有?硬頸,好有自己?一套,唔係咁聽人講?……』OK!咁我咪盡量open?囉!聽?人??意見囉!鍾舒漫唔係?晒?嘛!」

然後,她一直為迎合?別人努力求變求進步,得到了很多很多,卻愈來愈不知自己在做甚麼。直至今年年頭,她重看初入行時的演出片段,驀然回首,才醒覺原來早已忘記了自己。

「成個過程係好痛苦?,但可以搵得番真正?Sherman,都係值得?!」這是一個關於「Be water」的故事。

撰文☆周彩霞 攝影☆Julio Miguel 化妝☆小鬼@ Imp Makeup Artistry 髮型☆SGreen Cheung@ Fifth Salon 設計☆美術組

老土黑人

鍾舒漫仍然很記得,十多年前她從英國回港參加「英皇新秀歌唱大賽」時的look。「我由細到大都好鍾意聽黑人?歌,鍾意佢??衫?style同文化。我初初返到香港時,成日戴金色耳環同鼻環,?頭髮all back,去見公司(英皇)?人,佢?一見到我咁就話:『戴金色耳環,真係好老土呀!』我當時惟有答:『哦,係?。』但心諗:??咁樣好潮?喎!」

另一項公司接受不來的,是她的膚色。「我本身?皮膚已經偏黑。出道前,我要去關島做?,帶晒黑鬼油去?邊曬,想再黑?,可能真係曬得太黑,公司唔係好滿意,加埋我?陣好鍾意化smoky eyes,所以我一出道,畀人最深?印象就係:黑??同smoky eyes。結果外面好多好多評語,講到連我自己都會諗:我咁樣真係好肉酸呀?咁我轉啦!之後我就一直冇再曬?!」

唱歌,她本來是最有把握的,但還是惹來一些意見。「我??入行?陣,只係知道自己得一把聲,我冇乜顧慮,聲又唔開、ear-mon又唔戴,就係咁出場就唱。

「後尾有次我出?首慢??情歌,唱完,好多人都話唔?我唱。係,我把聲唔係好soft,但我都有畀感情落去?,乜?事話唔?我唱呢?」

人唔人屋

歌聲被批評,她惟有很努力很努力地作出改進。「我可以好大膽咁同大家講:鍾舒漫係個幾勤力?人,係個好盡力為自己準備好晒?人。」

這八、九年來,她跟過多位老師學習歌唱技巧,又到外國深造,又上網自學,在家不停練習。「搞?一大輪?,我得?好多唱歌?知識,但係有時我臨出場,明明已經準備好晒,但我會突然blank(空白)?:我要用邊把聲好呢?好似physically已經控制唔到我自己咁,結果好多演出,我都好失望。」

就是形象亦如是。「我曾經有一期,?粉底唔知點解會搽白一度,唔係我特登要變白,而係大家話畀我知?係:咁樣出?個人bright少少會好睇?。頭髮,長、中、短我都試過晒,乜?顏色都玩過。?人成日話我個樣又惡又寸,好有態度呀嘛,咁我咪『善良』?囉,有期我就同化妝師講:『堂眉,平、耷!』然後佢就會化到堂眉好平,哈哈!?期我連笑,都要耷晒眉咁笑(邊說邊唧出那種笑容),要和藹可親呀嘛?咁笑係咪同你好近呢?入唔入到屋呢?

「試過出首好『yo』?歌,?人又會話:『上次你明明好文青??做乜&#134513家咁『yo』呀?』其實連我自己都會諗:點解我要文青look??」

戚眉戚眼

十年來,形象、歌路和聲線風格千百變,Sherman形容,只感到愈來愈迷失。「好似裏面?櫃桶裝??好立立亂咁,好痛苦!」她指?腦袋說。

痛定思痛,今年初,她終於鼓起最大勇氣,重看初出道時演出片段。「我以往從來都唔會睇番自己?演出,因為我永遠都唔會滿意!點知到我真係睇番,我竟然會以第三身,去睇一個黑???新人表演咁,睇?睇?,我先發覺,其實呢個女仔把聲都幾特別呀,點解咁多年?,我要自己變成第二個人呢?點解我要咁對自己呢?原來我一直以?,都唔承認自己本身?character!冇錯呀,過程裏面,我係儲?好多嘢,???亦都係好有用?,但最首先?,係我要admit番自己囉!」

然後,她開始整理好內在那個櫃桶。「我識欣賞番自己把聲之後,我每次出場都平靜?好多。」連形象,也重拾個人喜好。「我?眉同眼,本身係有少少戚,個嘴唔笑?時候,係有少少向下。我知咁?樣係唔討好?,但去到今日,我唔理啦!我只係想做番一個最屬於自己?make up囉,我係鍾意戚眉呀,咁點呀?」

精神交錯

而根據非正式統計,外界經常會認為她屬於食煙飲酒講粗口,兼有紋身的人。「前排聽到有朋友跟進緊?邊青話我:『Sherman係黑社會??喎!』你話我仲有乜?好講呀?哈哈哈!」說罷,她反反白眼。

「煙,我係唔食?;蒲呀、飲酒呀?我只係會間唔中出去同朋友chill?,好正常?社交生活,咁算唔算呢?講粗口,咁我有時撞到腳趾尾??,真係頂唔順,都可以講句粗口發洩??」至於紋身,「我真係冇,細個有諗過,但&#134513家唔會諗呢??。就算係耳窿同鼻環,我都只係每邊四個耳窿,鼻環我都只係得一邊,只會戴粒好細?閃石點綴?。」

而真正的鍾舒漫,是這樣的:「我鍾意作歌,我鍾意跳舞同有節奏感??,但又鍾意畫畫同整?食。但原來有好多人會認為:你自彈自唱,就係唱作人;你跳舞,就係唱快歌?;你唱情歌?,就要永遠都唱情歌……呢?定律,係邊個定?呢?點解係咁,就一定要咁呢?

「我知有好多人會覺得,我?套好似有?精神交錯,但我覺得全部?都normal到不得了,我好enjoy同好開心喎!」

Asa Christian

正因為外界經常誤解Sherman是個食煙飲酒講粗口兼有紋身的人,故相對地,對於她的基督徒身份,多少會質疑,她只屬掛名。

實情她六、七歲已開始返教會,五年前已接受洗禮。「我絕對係個好融入自己信仰?人!教會,我有我自己?小組,每個星期日,只要唔使做?,我都會返。但聖經呢,我就每日都必定會睇,係每日!everyday!一定!」她眼神堅定的說。

「我每朝早都會做靈修,我會聽道、睇聖經,跟住默想,對我?講,呢件事一?都唔悶,而且對我?講好有吸引力,我愈睇愈有興趣,裏面有好多嘢都好值得諗,真係一?都唔悶?!」說時她展露出很燦爛的笑容。

邊個話基督徒一定要?長裙、好古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