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是最好的愛國主義教育
2018年02月12日06:22

“我工作所在的外國語學院,常被人稱作是離資本主義最近的地方。”來自首都師範大學外國語學院的輔導員張勇說。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對於當代大學生來說,“出國看看”已經不是什麼難事,而當大學生的眼界開闊到海外時,如何對他們進行思想引領和愛國主義教育成為輔導員們的棘手問題。

對此,張勇表示:“我們每屆學生都有一到兩次出國的機會,尤其是小語種學生,大學本科4年有一年都在國外,他們的思想受西方意識形態的衝擊是很大的。”

張勇介紹道,這兩年他們在每個黨支部成立“信仰・馬列經典原著學習小組”,主要面對本科生黨員和積極分子。學習小組以理論學習為主。為了更符合這一代年輕人的特點,他們運用了各支部多種語系學生黨員多種語言接力朗讀《共產黨宣言》等形式。

此外,小組強調以服務彰顯信仰。張勇表示,誌願服務是外院學生工作的好傳統,“學習小組成員積極參加APEC峰會、國際田聯世界世錦賽、宋慶齡國際青少年交流營、北京冬奧組委會招聘考試等國際高水平的誌願服務。其中,外院10名誌願者參與2017年‘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誌願服務,他們在一次次誌願服務中勵誌苦練,提升自己的能力。”

張勇表示:“我們研究生80%的黨員都要出國。因此,我們做了一個‘海外學習小組’,讓學生每年每批出去的學生帶著課題走。例如,我讓他們去調研一下歐美國家有沒有針對貧困生的幫扶政策,有沒有針對貧困學生貸款的優惠政策,在國外與國內生活有哪些不同。”

張勇發現,這兩年學生回來普遍感覺“還是社會主義好”。

“我們的學生拿到了很多外國學校的資料,發現很多發達國家沒有大學生學費減免政策”,張勇表示:“如果不進行調研,就沒有對國外國內的深入比對。學生除了學到知識,可以更深入地瞭解我們國家的好處。”

同學們告訴張勇,在日本的大學,日本學生一般都溫文爾雅的,平常大家相處沒有什麼問題。“但當試著談論日本侵華問題的時候,我們的學生就會發現這種話題不是那麼好的開頭,日本人常常避而不談。這樣學生們就會瞭解表面的禮貌、和氣背後的本質”。

於是,張勇發現,出國學習和調研訪談課題讓學生對外國的看法和出國前有所改變,他們可以把簡單的憧憬轉化為更加深刻的思考。

“出國就是最好的愛國主義教育。”張勇說。

2017年暑假,張勇的學生們又一次踏上國際舞台,參加在俄羅斯巴爾瑙爾市舉辦的金磚五國夏季青年論壇,在這短短的會議期間,學生們體會到了滿滿的自豪感。

“我們俄語系黨支部去了3個同學,他們說,外國的青年代表一看到中國學生都讚不絕口,都圍著中國代表問這問那,從高鐵到移動支付,他們希望從中國學生身上得到各種信息,我們的學生也非常為祖國驕傲。”張勇說。

北京林業大學林學院輔導員劉偉告訴記者,過去的學生都覺得外國比中國好,現在通過學生的反饋我瞭解到,很多學生出去後反饋信息都覺得還是國內好。

劉偉說:“比如我們有去歐洲實習的機會,前一兩天朋友圈里都是漂亮的風景,過兩天就開始想家,懷念國內的衣食住行,他們就會說不想吃這裏的飯了,不想住這樣的酒店了。事實上我們給學生安排的已經是很好的條件了,但是不論多好他們都覺得不如國內好。但事實上,2009年我們剛開始有歐洲實習的時候,學生們還是很嚮往很喜歡外國的生活的,2012年之後的實習反饋就是從興奮變成想家。”

“通過出國的體驗,他們會自發感到我們國家的變化。事實上,這幾年國家發展很快,然而95後的孩子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國內各種便利生活的‘設定’。通過出國,他們才明白,原來這些自然而然的便利生活是需要國家政策、社會治理等多方面的努力才能得來的。”劉偉說。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葉雨婷 樊未晨 實習生 常江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8年02月12日 1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