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誌】童話般的結尾!邁阿密的王回歸
2018年02月09日16:15
韋迪回來了!
韋迪回來了!

  在離開幾近兩年後,德維恩-韋迪重返邁阿密熱火了。

  昨夜,當大多數球迷還沉浸在夢鄉的時候,大洋彼岸的克利夫蘭騎士隊已經展開瘋狂的操作。短短幾個小時之內,半支球隊被拆散,面目全非。送走的球員里,德維恩-韋迪正是其中之一。

  交易的內容是這樣的――克利夫蘭騎士與邁阿密熱火達成協議,他們將後衛德維恩-韋迪送往熱火,換來一個2024年受保護的次輪選秀權。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人們的設想中也許韋迪終究會重返熱火,卻不應在賽季中倉促離去。但事實上,韋迪的離去已經有跡可循。

  一週之前,與熱火比賽後德維恩-韋迪在接受採訪時坦露心聲:“我不能撒謊,並且說我沒有想過重返熱火隊。當機會出現的時候,希望我可以重新穿上邁阿密熱火的球衣。我不知道屆時的情況會怎樣,但我希望能夠這樣。”德維恩-韋迪早已心生去意,這一次他主動提出歸家的申請,騎士順水推舟做了人情。

  關於韋迪重返邁阿密,許多人送來祝賀。勒邦-占士祝福自己的好友:“真為我的兄弟高興!!本來就應該落葉歸根。愛你,我的兄弟!!”;得知這一消息,與韋迪並肩多年的哈斯勒姆激動不已:“好吧,如果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事,那就開干吧,我的兄弟!!!歡迎回來!!!”;甚至冷酷的熱火老闆米基-阿里森也在推特上向韋迪表示了歡迎:“歡迎回家,D。”

  德維恩-韋迪放下了傲氣,曾經被傷害的是他,如今心心唸唸渴望回去的也是他。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際遇的變換,一言難盡。

  2016年的夏天對於德維恩-韋迪,是畢生難忘的煎熬。在各大球隊紛紛留住核心的時候,帕特-萊利卻從容的不緊不慢。他先以4年9800萬續約了韋西迪,緊接著對奇雲-杜蘭特展開了狂熱的追求。

  在帕特萊利眼中,34歲的韋迪已經算不上核心。他用1年1000萬的報價把韋迪晾在一旁,他吃定了韋迪,確信他看著成長的孩子不會走的。

  德維恩-韋迪心在滴血,他的付出在萊利心中原來不值一提。當熱火竹籃打水,萊利緊張的提出2年4000萬的時候,韋迪已經去意決絕。在沒人想過韋迪會離開熱火情況下,他們失去了韋迪。

  理性的帕特-萊利化身一條魚,記憶也隨之相應縮短。他似乎忘記了很多事情。

  2006年,德維恩-韋迪24歲。神蹟天降,他貢獻了猶如米高佐敦般瘋狂的表現帶領熱火逆轉達拉斯軍團,屹立聯盟之巔。

  2008年,德維恩-韋迪26歲。鯊魚遠赴鳳凰城,把爛攤子甩給了膝蓋重傷的韋迪。球隊跌進穀底,他陪著實力平平的隊友墮入無盡的黑暗。

  2010年,德維恩-韋迪28歲。年複一年的失利,痛苦的折磨著憎恨失敗的韋迪,他的巔峰被平庸的陣容葬送。韋迪有無數個理由抽身離去,但他卻在球隊最困難的時候堅守在這裏等待與球隊一同走出泥潭。

  2012年,德維恩-韋迪30歲。去年總決賽失利讓他率先做出改變。在巨星隊友身邊,韋迪生涯第一次轉型。他交出了球權、犧牲了數據,換取球隊的前進。

  2014年,德維恩-韋迪32歲。占士重返家鄉克里夫蘭,保殊因為肺部出現血凝塊自此告別賽場。球隊失去兩大核心,早已過巔峰的韋迪又一次扛起了球隊踽踽而行。

  2016年,德維恩-韋迪34歲。季後賽首輪第六場的生死時刻,不擅遠投的韋迪挽狂瀾於既倒,命中兩記關鍵三分。他將球隊送進第二輪,在與速龍血戰七場之後倒下……

  難為萊利七秒的短暫記憶,他忘掉的這些韋迪卻忘不了。他燃燒自己的年華,燃盡成――855場比賽、20220分、三座總冠軍獎盃、無數的球迷、巨大的球市以及永恒的信仰。德維恩-韋迪帶給熱火的一切,就這樣書寫進歷史中,自有公斷。

  重提往事的意義,並不只是在無端的懷舊,而是要讓後世感受到這一路走來血與淚的艱辛。德維恩-韋迪淚濕眼眶,驕傲的負氣出走。彼時,他以為這就是訣別。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2016年11月11日,芝加哥公牛對陣邁阿密熱火,韋迪加盟公牛後第一次踏上曾經的主場。他高舉雙手,致敬球迷,卻在響亮的掌聲與歡呼中聽到了零星的噓聲。

  他不願人們噓他,但在聯盟摸爬已久的韋迪也明白:即便是他,也不可能讓所有人都為他起立鼓掌。他與昔日隊友互相擁抱,耳語敘舊;他也望向場邊板著臉的帕特-萊利,內心五味雜陳。

  別恨傷害你的人,過得比他好就夠了。德維恩-韋迪真的渴望證明熱火管理層的錯誤,他拚盡全力錙銖必較。球場的氣氛從溫馨漸漸緊張到令人窒息,最終對他的噓聲響徹球館。

  冥冥中自有天意,韋迪拿到了13分,彷彿對過往13年熱火歲月的祭奠。球迷開始把他當做這座球館的敵人,但他還貪戀這座球場的餘溫,久久不願離去。

  青春的點滴,又怎能輕易割捨?“我還想回來嗎,還有機會嗎?”韋迪的耳畔迴蕩著這樣的聲音。

  在盡心盡力的為公牛征戰一個賽季後,2017年9月25日,韋迪與公牛達成買斷協議,成為完全自由球員。他觀望著聯盟的動向,也看著熱火的操作。在勒邦的招手下,他最終奔向自己的兄弟追逐冠軍。但無數個時刻,他心裡已經動了落葉歸根的念頭。

  早秋驚落葉,飄零似客心。翻飛未肯下,猶言惜故林。

  克利夫蘭的一切並沒有按照韋迪的預期發展,克里夫蘭騎士隊內氛圍的混亂讓他們奪冠之路荊棘密佈。德維恩-韋迪還嘗試著主動攬責,督促球隊警醒,但接連的失利彷彿朝他潑去一盆又一盆冰水。他拿著老將底薪,卻成為了銜接段最重要的點。本身來享受比賽的韋迪感受不到快樂,他心亂如麻。

  2018年1月28日,德維恩-韋迪經紀人亨利-漢克-湯馬士的溘然長逝,讓他遭受了沉痛的打擊。對於韋迪而言,亨利-漢克-湯馬士早已超出一個經紀人本身,他更是一名父親。自從韋迪進入聯盟以來,湯馬士便陪伴在韋迪身邊悉心嗬護,十五年不離不棄。

  剛剛度過自己36歲生日的德維恩-韋迪,深刻的領悟到命運無常的無助。他意識到自己應當把握當下,跟從自己的內心。在隨後湯馬士的葬禮上,韋迪見到了帕特-萊利。師徒兩人徹夜長談,回溯過往的一路,最終摒棄前嫌,握手言和。

  2018年02月01日,騎士91-89戰勝熱火。面對記者的追問,韋迪再次強調自己渴望重回故地,他的目標是在熱火隊退役球衣。大概那時,他在騎士的征程即將結束,敏銳的球迷應該猜到德維恩-韋迪故事的結局。

  就這樣,從耿耿於懷到唸唸不忘,德維恩-韋迪又回來了,正像在2009年那片廢墟中他沒有選擇離開一樣。邁阿密熱火彷彿一艘巨輪,德維恩-韋迪是它的船長。無論巨輪的命運是靠岸還是沉入海底,韋迪都會同它走到最後,堅定地義無反顧。

  這個賽季,德維恩-韋迪代表騎士出戰46場,每場出戰23.1分鐘,場均得到11.1分3.9個籃板3.5次助攻0.91次偷球0.7次封籃。其中出場時間、場均得分、偷球數都是十五年職業生涯的最低點。

  數據說明一切,此時韋迪身體里的能量真的不多了。而在這個節點渴求重回熱火,也似乎在傳遞著一個訊號:德維恩-韋迪的職業生涯即將畫上句號。

  當他再一次走向熟悉的更衣室,看著牆壁上照片中十二年前高舉冠軍獎盃神采飛揚的少年。以往的不快,這一刻都煙消雲散。

  人最難掌握自己的命運,在冰冷的聯盟里,能在生涯最後回到最初的起點,已經是莫大的幸運。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新浪NBA公眾號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