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礦石期貨國際化“倒計時” 引入國際市場競爭機製
2018年02月06日07:12

  在原油期貨即將“破繭而出”卻遲遲沒有落地之時,鐵礦石期貨一鳴驚人。2月2日,證監會宣佈大連商品交易所鐵礦石期貨作為特定品種,允許引入境外交易者,標誌著我國鐵礦石期貨國際化進入“倒計時”。

  大商所相關負責人表示,鐵礦石期貨國際化意味著國外礦山等機構客戶可以直接參與中國商品期貨市場,我國鐵礦石期貨價格將真正成為全球參與者共同交易產生的、具有國際代表性和公信力的價格,並由此構建公平、公正、透明的國際鐵礦石貿易定價基準。

  記者獲悉,大商所已製定了以人民幣計價、外幣充抵保證金、保稅交割、境外客戶和機構通過境內會員入市的鐵礦石期貨國際化方案,並將很快面向市場徵求意見。同時,技術系統升級改造和各項業務準備已經就緒。其中,原有合約和基礎製度不變,清算和風控模式不變。

  作為鋼鐵產業重要原材料,鐵礦石的定價方式先後經曆了隨采隨買的即期定價、長協定價,並於2010年後形成以普氏指數為主導的定價方式。不過,普氏指數並不是一個由投資者交易出來的價格,而是通過詢價得到的評估值,存在不公開不透明等問題。鐵礦石市場龐大的貿易規模與定價模式不相匹配,亟需建立公認的全球鐵礦石定價基準。

  據瞭解,大商所鐵礦石期貨市場具有成為全球定價基準的先決條件。2017年,我國鐵礦石進口量為10.75億噸,約占全球鐵礦石貿易量的68%。此外,自2013年上市以來,大商所鐵礦石期貨市場交投活躍,逐漸成熟,已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鐵礦石衍生品市場。2017年,我國鐵礦石期貨單邊成交量3.29億手,法人客戶日均持倉量占比37%,期現價格相關性達0.95,發揮了現貨價格“壓艙石”的作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普氏指數“快漲慢跌”“漲幅大跌幅小”的運行規律,逐步使普氏指數與螺紋鋼主力期貨價格實現同漲同跌。目前,大商所鐵礦石期貨價格已成為企業生產貿易、基差定價和指數編製的重要參考,而且我國鐵礦石期貨採取實物交割,確保了期貨價格對現貨的代表性。

  長期以來,由於境外投資者無法直接參與中國鐵礦石期貨交易,因而其價格的國際影響力有限。此次突破瓶頸走國際化之路,吸引全球投資者入場交易,將使我國鐵礦石期貨價格更具全球代表性,也有利於引導全球鐵礦石的開採、貿易及相關資本在全球範圍內流通、配置,提高套期保值的避險效率。同時,這也是我國推動資本市場對外開放、提高期貨市場影響力的里程碑事件。

  北京工商大學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胡俞越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鐵礦石期貨引入境外交易者意義非同尋常。中國期貨市場的國際化應該是“走出去”與“請進來”相結合。“走出去”就是讓“中國價格”走出去,“請進來”就是把國際投資者和競爭機製引進來,二者結合才能推動期貨市場國際化,真正建設成為國際定價中心。鐵礦石期貨引進境外交易者就是這二者結合的大膽有益創新,這將促進我國逐漸成為全球鐵礦石及黑色金屬的定價中心、貿易集散中心和風險管理中心,促進中國從鋼鐵大國升級為鋼鐵強國。

  另外,我國鐵礦石期貨引入境外投資者,以人民幣計價,還有利於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比如,“金磚五國”的鐵礦石產量占全球的42%,我國則是鐵礦石最大的進口國,在鐵礦石期貨國際化基礎上,推動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鐵礦石貿易,能降低相關國家企業貿易成本,是加深我國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間經貿合作、加強國家間聯繫紐帶的重要推手。

  對於中國鐵礦石期貨引入境外投資者,國際市場反應較好。據瞭解,國外眾多鋼鐵企業、貿易商都希望參與我國鐵礦石期貨交易。斯騰貿易公司是境外鐵礦石貿易企業,其母公司是一家玻利維亞礦山企業。該公司首席執行官介紹,公司現有鐵礦石品種符合大商所的交割品質量標準,未來將積極參與大商所鐵礦石期貨交易,並希望成為大商所境外鐵礦石交割倉庫,進一步拓展中國市場。(經濟日報記者 祝惠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