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雪村:如何繞過野蠻生長的彎路
2018年02月06日19:43

  新華社長春2月6日電 題:東北雪村:如何繞過野蠻生長的彎路

  新華社記者褚曉亮、段續

  一段時間以來,因為個別門店“宰客”,潔白的雪鄉被蒙上了黑影。如何讓火熱的雪村繞過野蠻生長的彎路?如何讓淳樸民風和商業氛圍並存?記者近日走訪了吉林省境內、長白山腳下幾家正在發展中的雪村、雪鄉,探尋健康發展的答案。

  個體經營與規範管理的關係必須“整明白”

  吉林舒蘭市二合屯,遊客從“吉林雪鄉・舒蘭二合”牌匾下魚貫而入;臨江市鬆嶺雪村,遊客扛著“長槍短炮”臥在冰雪裡抓拍美照;與朝鮮隔江相望的坡口村,農戶開起農家樂,100元一晚。

  這幾個雪鄉有著相同的成名路徑:先被攝影愛好者發現,進而成為旅遊景點,農戶開始自發搞接待。每日動輒上千遊客進入,個體農戶往往會出現問題:標準不一、價格不同、投訴無門……不容易監管。發展中,記者走訪的幾個雪鄉已經意識到問題,他們或成立公司,或建立標準,監管景區服務。

  二合雪鄉,村集體成立旅遊公司,統一分配客流。負責人楊鳳豔每天挨家逛一圈,檢查衛生,監督價格。每家都有意見簿和統一價格的菜牌,一盤五花肉燉白菜28元。

  臨江坡口村農戶門前,有的懸掛“千家旅舍”的招牌,屋裡乾淨整潔。建立“千家旅舍”,是臨江市國企鴨綠江旅遊投資公司的主意,統一食宿價格,實施賓館化管理。“被縟一客一換。”負責人孫福龍說。

  農家違規?嚴格處罰!統一管理下,違規者將被納入黑名單,直接影響收入。二合曾發生過客人投訴的案例,旅遊公司嚴厲批評農家,“改正態度良好。”楊鳳豔說。

  採訪中,許多管理者也在探索,通過衛生、物價、旅遊等監管聯席辦公,出台規範,把“宰人”扼殺在萌芽中。

  村集體要獨立 不能讓資本“攆著走”

  雪村火了,收入多了,不知名的小村莊突然迎來巨大商業機遇,雪鄉成了資本窪地,投資者爭相進入,期待分食這塊蛋糕。

  在記者走訪二合、鬆嶺、坡口、邱家崗等長白山下的雪村、雪鄉,已有投資者躍躍欲試。“花十幾萬元年租金包個農家樂,應該能掙錢。”有人說。

  豐厚利益面前,如何讓淳樸的鄉風保留,讓從業者保持良性發展的初心?“不能讓錢攆著走。”二合屯支部書記盧才書說,“招商引資必須以健康發展為前提,不能為了錢什麼都上。”

  二合引進幾家企業,有著自己的考量。建滑雪場,做大冰雪遊,延長遊客停留時間。雪場和村集體形成共同體,一年給集體十萬元收入,往後每年遞增30%,還雇了30來個村民,每月2000元工資。建特色動物體驗園,拉著遠近聞名的“麅子王”王玉華在村里養了幾十隻“傻麅子”,遊客爭相與其合影。

  既要守住農民利益,又要促進鄉村振興,還要避免過分逐利,捋順利益鏈條需要繡花功夫。去年曾有個雪村,村民和打算統一經營的旅遊公司發生糾紛。公司想用大客車來取代村民個體經營的小麵包,但遭到反對,最終企業撤出。

  幾個雪鄉走訪下來,雖然都有外來資本介入,但現階段還比較協調。大家意識到,雪鄉不能被資本和金錢的逐利特性綁架,農村終究要以農民、農業為核心來發展振興,村集體要把握主動權,不能被資本攆著走。

  別讓盲目開發掩蓋了鄉愁

  二合雪鄉,雪花慢慢飄落,雞鴨腳印清晰可見,不時有幾聲犬吠,靜謐安詳;鬆嶺雪村,山穀悠蕩,積雪綿厚,民居錯落山穀兩側,山水畫一樣的美景讓人沉浸其中;邱家崗村,遠遠望去一片林海,白雪映襯下,像世外桃源……

  山西遊客張誌紅正在組織團隊從鬆嶺踏上歸途,大家意猶未盡。“我們為了原生態美景而來,重溫童年,重溫鄉愁。”他說。

  遊客越來越多,景區基礎設施接待能力不足,亟待升級。為了吸引更多人,可能需要新建一些景觀,新修一些遊樂場所。舊與新的轉換中,如何不破壞原生風貌,如何保留鄉愁,是長白山下每一個雪鄉都在思考的問題。在臨江市旅遊局局長龐豔看來,開發的前提必須是保護,絕不能讓鄉村不像鄉村。

  臨江市將鬆嶺村納入傳統村落保護項目,投資為村子修建做了上下水、廁所等許多“看不見”的改造,最大限度保持原有風貌。“動一堵牆都要尋思尋思。”鬆嶺雪村所在的珍珠村村支書張尤樓說。

  在二合,家家戶戶裝上了木質院門,恢復了“老樣子”。新建設的觀景台,也遠離村落主體。盧才書說,一定要避免過度的包裝,“農村到處是鋼筋水泥,那還叫農村嗎?”

  修舊如舊,不追求新奇,雪鄉就能成為許多人魂牽夢繞的家鄉。“不讓白雪變‘黑’,是我們所有工作的關鍵。”張尤樓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