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達沃斯演講:人類社會正處在相當痛苦曆史階段
2018年01月31日14:07

  索羅斯達沃斯演講全文:人類社會正處在相當痛苦的曆史階段

  索羅斯

  (本文系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1月25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的主旨演講全文。)

  來源:阿爾法工場

  世界經濟論壇現在每年都會邀請我就全球局勢發表看法,這似乎已成為一種慣例。我原本打算用半小時陳述觀點,再用半小時回答各位的問題,但最終我不得不用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來發表演講,因為我知道我們所面對的問題有多麼嚴重。

  01

  目前所處的曆史階段

  在我看來,我們正處在相當痛苦的曆史階段。

  開放的社會面臨危機,而各種獨裁的政權和“黑手黨”國家―以普京治下的俄羅斯為代表――卻正在崛起。特朗普希望把美國建立成一個“黑手黨”國家,但他做不到,因為美國的憲法、各種機構以及充滿活力的民眾不會允許他得逞。

  不管喜不喜歡,我和我的基金會都在為捍衛過去的民主成果而戰。我的基金會過去專注於所謂的發展中世界,但由於美國和歐洲的開放社會也受到威脅,我們選擇將一半以上的預算投入到美國和歐洲,因為這裏發生的事情將對全世界造成負面的影響。

  然而光捍衛過去的民主成果還不夠;我們必須維護開放社會的價值觀,以抵禦未來的侵蝕。開放社會的敵人始終存在,每一代人都應該致力於嗬護開放社會得以存在的環境。

  對此,最好的防禦措施就是有原則地反擊。開放社會的敵人嚐到了勝利的甜頭,因此變得肆無忌憚,而由此引發的不滿情緒,恰恰給我們提供了反擊的機會。匈牙利目前的處境就是這樣。

  我的基金會過去的目標是“保護開放社會免受敵人侵害,樹立政府責任以及培養批判性思維”。但如今的形勢已經惡化。不僅開放社會的生存面臨挑戰,就連我們整個文明的存續都面臨威脅。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以及美國總統特朗普應該對此負責。為了掌控權力,他們願意拿核戰爭做賭注。

  但問題的根結還不在此。人類利用自然來實現建設和毀滅的能力不斷增長,但自我管控的能力卻無法與之匹配。

  我們常常忽視了核戰爭的巨大威脅。確實,美國拒絕接受朝鮮成為核國家,這無形中將美國推向了核戰爭的道路。朝鮮因此有強烈的動機迅速發展自己的核能力,這反過來又刺激美國採取先發製人的手段。用發動核戰爭來預防核戰爭,這明顯是一種自相矛盾的戰略。

  事實就是,朝鮮已成為核國家,任何軍事行動都無法扭轉這個局面。唯一合理的戰略就是接受這個現實。

  這就要求美國與所有相關方進行合作,首先就是中國。在牽製朝鮮的問題上,中國擁有最大的話語權,但不太願意使用。如果對朝鮮施壓太狠,朝鮮政權可能會垮台,大量朝鮮難民將逃往中國。另外,中國對美國、韓國和日本心存芥蒂,不願意在朝鮮問題上對它們有過多幫助。

  人類文明面臨的另一大威脅是氣候變化,這也導致了被動遷徙的發生。關於氣候變化問題的討論已經很多,這裏我就不再贅述。

  我認為,特朗普政府是對世界的威脅,但這應該只是暫時的,到2020年或更早的時間,這種威脅將會消散。特朗普樹敵明顯多於樹友,這就是我認為民主黨為何會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獲勝的原因。

  我個人的目標是要幫助美國重建一個有效的兩黨製。這不僅需要民主黨在2018年中期選舉獲勝,還要求民主黨力爭實現非黨派的選區重劃、任命合格的法官、程序合理的民調等目標。

  02

  IT行業的壟斷地位

  我想多花點時間來討論另一個全球性問題:大型IT平台公司的崛起和壟斷行為。

  這類公司往往扮演著創新和自由化的角色。但隨著臉書和Google的規模越來越大,它們反而成為創新的阻力,我們直到現在才開始意識到它們所造成的一系列問題。

  公司通過搾取環境來賺取利潤。採礦和石油公司搾取自然環境;社交媒體搾取的則是社會環境。後者的行為更加惡劣,因為社交媒體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人們的思想和行為。這已經對民主的運轉產生了深遠的負面影響,特別是選舉的公正性。

  互聯網平台公司的典型特徵是人際網絡和邊際收益,這也解釋了它們迅速成長的原因。網絡的效應確實超乎想像,但並不具有可持續性。臉書花了八年半時間積累了10億用戶,隨後又花了四年多時間再度獲得10億用戶。按照這個速度,不出3年時間臉書的用戶增長將陷入停滯。

  臉書和Google壟斷了一半以上的互聯網廣告收入。為了保持領導地位,它們需要擴大網絡,吸引更多用戶的關注。目前,這兩家公司為用戶提供了便利的平台,用戶在平台上停留的時間越久,給它們創造的價值就越多。

  內容提供商也給社交媒體的盈利做出了貢獻,因為它們不可避免地要使用社交媒體。

  臉書和Google驚人的利潤也主要得益於它們對平台上的內容既不承擔責任,也不支付費用。它們聲稱自己僅僅是內容的傳播者。但是近乎壟斷的地位也使它們成為了公用事業一樣的實體,從而應該接受更加嚴格的監管,以便維護市場競爭、創新以及公平和公開參與性。

  社交媒體的商業模式建立在廣告之上,它們真正的客戶是廣告主。但新的業務模式正在形成,不僅依賴廣告收入,還直接向用戶銷售商品和服務。社交媒體利用掌握的數據,通過差別定價的方式將服務打包出售,以此獲得更多利潤。

  社交媒體公司通過欺騙的手段,故意將用戶的注意力轉移到它們提供的服務上。這種行為十分有害,尤其是對青少年。互聯網平台與博彩公司頗具相似性。賭場開發的技術能將賭徒引導到特定的賭桌,讓他們輸光所有錢。

  社交媒體公司也一樣,他們正在引導人們放棄自主思考的能力。對民眾思維的塑造力正越發集中到少數幾家公司手中。我們需要努力捍衛哲學家約翰.斯圖爾特.密爾所稱的“思想的自由”。而對成長於數字時代的人們來說,一旦失去,就難以重獲這種自由。

  這種狀況也具有深遠的政治影響。失去思想自由的民眾很容易被操縱,這一點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得到了極好的印證。

  不僅如此,更加危險的局面即將出現。

  但面對集權國家規模巨大且成長迅速的市場,美國IT巨頭也不得不選擇低頭。這些巨頭的股東們把自己看作是宇宙的主宰,但事實上,他們只是自己壟斷地位的奴隸。對這些巨頭而言,其全球主導地位被打破也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達沃斯正是宣告這個時點即將來臨的重要場合。政府的監管和稅收措施對這些IT巨頭不利,歐盟競爭委員瑪格麗特・維斯塔格也將對它們當頭棒喝。

  IT巨頭壟斷地位與不平等加劇之間的聯繫也越來越多地被人們認識到。股權集中在少數幾個股東手中只是一方面,更為重要的是這些壟斷巨頭相互之間也展開了競爭。結果就是,壟斷巨頭吞噬了有可能成為競爭對手的初創公司。它們還準備占領由人工智能開啟的新領域,例如無人駕駛汽車。

  創新對失業的影響取決於政府的政策。在社會政策製定方面,歐盟(尤其是北歐國家)比美國更有遠見,它們保護的是工人,而非就業崗位。歐盟願意為失業工人的再培訓或再就業買單,這給予了北歐國家工人更大的安全感,從而使他們比美國的工人更願意擁抱科技創新。

  而互聯網巨頭則沒有意願為自身行為的社會影響承擔責任。在美國,監管機構的威懾力也不足以應對互聯網巨頭的社會影響力。歐盟則不太有這樣的壓力,因為歐洲目前還沒有形成互聯網平台巨頭。

  在對待壟斷的態度上,歐盟和美國存在差異。美國的法律主要針對通過收購行為所產生的壟斷,而歐盟的法律則禁止一切壟斷行為。另外,歐洲法律對隱私和數據的保護力度大於美國。

  美國法律採取了一種奇怪的解釋:對壟斷造成的損害的度量取決於價格上漲的幅度。這幾乎是不可能被證明的,因為互聯網巨頭提供的服務多數是免費的。

  歐盟花了七年時間來蒐集有關Google壟斷的證據,但在歐盟競爭委員瑪格麗特・維斯塔格的努力下,證據蒐集的進程大大加快,甚至影響到了美國民眾對待Google壟斷問題的態度。

  03

  民族主義的興起及應對措施

  三十年前,我在前蘇聯建立了自己的基金會。當時的時代主題是國際治理與合作,那時的歐盟還處在崛起當中,而前蘇聯則不斷衰落。

  今天的國際潮流則是民族主義。俄羅斯正在複興,歐盟則面臨放棄價值觀的威脅。

  正如大家經曆的那樣,隨著前蘇聯解體,俄羅斯成為了推行民主主義意識形態的“黑手黨國家”。

  現在,我們的目標是幫助拯救歐盟。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歐盟失去了昔日的光彩,這主要是因為過時的條約和對緊縮政策的迷信拖累了經濟。原本屬於主權國家之間的自願聯盟變為了債權人和債務人的關係,聯盟的自願和平等性隨之喪失。

  其結果是,目前很多人不認同歐盟。作為歐洲重要國家的英國正在退出歐盟的過程中,而波蘭和匈牙利政府則極其反對歐盟的價值觀。其他一些國家中,反歐洲的政黨正在崛起,這包括了奧地利的執政聯盟。意大利也將在今年3月份舉行決定國家未來走向的大選。

  那麼應該如何防止歐盟放棄原本的價值觀呢?我們需要對歐盟進行徹底的改革。

  從歐盟層面來看,主要的問題是如何對待歐元。是要求所有成員國最終採用歐元,還是永久維持現狀?按照《馬斯特利赫特條約》,答案無疑是第一個選擇。但歐元所表現出的缺陷卻是這個條約所未能預見的。

  我堅決反對放任歐元的問題,讓其威脅到歐盟的未來。擺在面前的事實是,那些不符合資格的國家踴躍申請加入歐盟,而那些符合條件的國家卻反對歐盟,保加利亞是個例外。

  另外,我希望英國留在歐盟內部,或者最終重新加入歐盟,但如果加入歐盟意味著採用歐元,這種設想就不可能實現。

  歐盟面臨的出路可以歸結為在“多速”和“多軌”之間的選擇。按照“多速”的模式,成員國必須事先就最終的結果達成一致;按照“多軌”的模式,成員國可以通過自由結成聯盟來實現特定的目標。很明顯,“多軌”模式更加靈活,但歐盟官員卻青睞“多速”模式,因為這更有助於維持歐盟結構的完整性。

  從成員國層面來看,其政黨整體與時代脫節。以往的左右翼之分已被親歐洲和反歐洲之分所掩蓋。

  在德國,近期的選舉結果使基督教民主聯盟與基督教社會聯盟之間的聯盟關係變得難以維繫。

  在英國,無論是保守黨還是工黨,其內部在是否脫歐的問題上均存在分歧。這加大了脫歐談判的複雜性,也使英國在決定其作為國家對歐洲的態度上面臨相當大的困難。

  其他歐洲國家也可能會面臨類似的處境,但法國是個例外。

  從選民層面來看,由歐盟之父讓・莫內創建的自上而下的過程已失去活力。現在,我們需要把針對歐洲機構的自上而下的程序與針對選民的自下而上的程序結合起來。

  迄今為止,法國總統馬克龍顯示出最為積極的態度。他當初參加競選時就獲得了親歐洲選民的擁護,目前他的戰略重心在2019年的歐洲議會選舉,而這也需要得到選民的支持。

  儘管我花了那麼大篇幅分析歐洲局勢,但從曆史的角度來看,亞洲發揮的作用將重要的多。中國是一個崛起中的大國。將中國納入到全球治理的框架中顯得十分重要,這有助於避免摧毀人類文明的世界大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